Apr 18, 2014 - Notes    No Comments

唐崇榮:青年傳福音的第一步

       上帝的道是永遠的道,上帝的道是至聖的道,上帝的道是真理的道。上帝的道是使人眼目可以清醒,使人的思想可以更新,使人的生命建立信仰的道。上帝的道使你的眼睛清楚看見世人所沒有看見的。世界上的人看見的就是物質世界,看見的就是金錢世界。我如果是為物質、是為金錢,我是不會作傳道的。我十七歲的時候,我所賺的錢已經是當時最大教會的牧師薪水的兩倍。但是我把賺的錢50%以上,我就拿去買單張,在路上分傳單勸人信耶穌。

       那個時候我對上帝說:「主啊!我今年要分五千張單張,要對五千個人傳福音。我一直傳,到了十月份的時候,發現還有兩千多張、將近三千張還沒有分。那怎麼辦呢?只剩下大概七個禮拜就年終了。我對上帝立約我一定要去做。我儘量努力傳但是沒有辦法,因為時間不夠。結果怎麼辦呢?我就說:「主啊!給我智慧怎樣把這些單張分完,告訴人家你是救主。結果我就用一個辦法:坐火車,特意到別的城市,再坐火車特意從別的城市回來。

       這樣不是為了到哪裡,不是為了要做事情,不是為了要賺錢,而是火車上很多人,我就一直分、一直分,一直傳、一直傳,他跑不掉嘛!對不對呢?用這個辦法就把福音傳給他們。當我拿了幾百張福音單張,上火車要傳福音的時候,那個時候正是排華的時候,有一個人對我說:「你發的是中文的單張,昨天有兩個神學院的同學被政府抓走了。」我對主說:「被抓去就被抓去,我要傳福音,我做的沒有犯罪,我是不能改的。所以我就上火車了。

       我就坐下來禱告,禱告完了,剛剛要開始分的時候,突然一個人坐在我前面。這個人是誰呢?這個人是一個四星的將軍。我心裡想:「死了,我要分單張,將軍跑來抓我。而且最高的警官抓的時候,一定罰的很重。那怎麼辦呢?我就禱告主:「主啊!你給我勇敢,給我不懼怕。」我愛人的靈魂,聖經說:「愛裡面沒有懼怕。」所以我站起來,就先分給他。這個警官眉毛濃濃的,鬍鬚大大的,很威嚴的樣子,我就把福音單張先分給他。

       我說:「警察將軍,我把單張分給你,這裡記載上帝的愛、耶穌的救恩。我們是罪人,請你信主。」我分給他的時候,我想不到我站著分,他不敢坐著拿,他就站起來拿。你知道那個時候我幾歲?才十七歲。這個將軍就站起拿我的單張,然後說:「謝謝」,就笑起來了。我心裡想:「連將軍的都接受,我還要怕發給其他的人嗎?」所以為主工作,信心、膽量都是訓練出來的。我們不要空談,不要心裡一大堆夢想,要真正去做,真正愛主,真心事奉,不要虛假。


我得到了很大的力量,我就一張一張分,從這個車廂到那個車廂,我那天分了大概四百張的傳單,叫他們信耶穌。以後回就到自己的位子,等到到了,買另一張票,從92公里以外的城市再坐車回來。那天回來我感謝主,我今天差不多分了六、七百張的單張。就這樣一次再一次地傳。後來我想:不要單單在火車上傳,今天我可以抽兩個鐘頭在別的城市傳道,我在路上傳福音。一間一間的店我進去,勸人信耶穌。
十七歲的青年人,很誠懇地,很勇敢,又感到有一點危險,有一點懼怕,就一步一步傳。

       傳的時候,有一個人拿到:「啊!什麼東西?耶穌,帝國主義的走狗!」他就罵了。罵了以後,因為這邊已經傳過了,我就跑到對面去。我一路走,他就在對面一路跟,他說:「小心那個年輕人!帝國主義的走狗,文化的侵略者!這是那些外國信教的派來侵略我們文化的。」我心裡當然很難過,因為我被辱罵。他在那邊罵,我就心裡禱告:「主啊!給我力量,給我勇敢忍耐下去。」一路一直罵、一直罵,一路我一直傳、一直傳。那天回去的晚上,我比普通的日子更好睡。感謝上帝,我是這樣做起來的。

       現在很多青年人很想學我講道,聽我的錄音帶就學我的樣子,講話像我一樣大聲,很快地就把我的講章拿去背了,拿去講了。我告訴你,你要被上帝用嗎?不是照樣學樣、畫葫蘆就可以了,你要自己付代價,你要自己真正付代價。你年輕的時候,不要因為你年輕而看輕自己。你也不要以為慢慢到老的時候,上帝就會重用你。這些都是迷信。年輕人不可以自己看自己年輕,就看輕自己。我十七歲奉獻作傳道人到今天,沒有一分鐘懷疑我是上帝的僕人或者不是。我奉獻做傳道人,每一分鐘我就是知道我是神的僕人。

       那麼,唐牧師有的時候會有懷疑、會有動搖的時候嗎?有!懷疑什麼?懷疑我是不是已經做到最好,懷疑我是不是有什麼缺點,攔阻聖靈的工作,我自己沒有覺悟到的?這種懷疑、這種動搖是有的。但,是不是懷疑上帝呼召我呢?沒有!是不是懷疑我是不是上帝的僕人?沒有!我還沒有進神學院以前,我就清楚明白我是上帝的僕人。所以你說:「唐牧師,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事奉主?」我不會對你說:「我神學畢業後才事奉主」,我事奉主是從我十七歲那一天奉獻就開始。

       到了我二十歲念神學的時候,我放棄了我的工作,我去念神學。我十七歲奉獻的時候是高中二年級,我一方面早上讀書,下午、晚上我教書,晚上十點回到家以後才開始改卷、預備功課,還有讀自己要預備考書的內容直到半夜兩、三點。我很辛苦地過我少年的時期。那個時候,我一天上課大約五、六個鐘頭,教書有八、九個鐘頭,以後又預備課、改卷等等,又用了另外好幾個鐘頭。不過,上帝把我鍛鍊到一個累到怎樣苦都不叫苦的人。我怎麼辛苦,我都不表露。

       親愛的弟兄姊妹,很多的年輕人喜歡找捷徑,過愉快的生活,最好是什麼都不必奮鬥,坐享其成,很簡單的生活。我不是如此。到現在,我還可以吃最簡單的東西,我總是買最便宜的機票,我總是住最簡單的旅館,然後錢用在聖工上,用在各大的事情上,可以買更多的書、做更多的工,把神的工作做好。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