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8,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钟马田(Martyn Lloyd Jones)妥协浪潮中分别为圣的忠良

转摘自:陈鸽的博客
http://larryltpan.lofter.com/tag/钟马田

       英国的钟马田(Martyn Lloyd Jones, 1899–1981)与中国的王明道(1900-1991)是同时代的人。二人虽生长在不同的环境,但都同有一颗专一跟随主的心志(民 14:24)

唯独我的仆人迦勒,因他另有一个心志,专一跟从我,我就把他领进他所去过的那地。他的后裔也必得那地为业。(民数记 14:24)

       英国的基督教,大致分为两大主流:一是从国教的圣公会(Anglican Church),二是独立的各宗派(Free Churches)。这两方的信徒与牧者皆鱼龙混杂、真真假假、良莠不齐。其中属主的百姓,在20世纪中叶,很自然的,从各大宗派中团结到一起,组成了超宗派的【福音派联盟】(Evangelical Alliance)为要 “彼此相顾,激发爱心,勉励行善”(来 10:24)。表面看来,当时英国的宗教气氛是一团和气、欣欣向荣。似乎,福音派的势力正在渐渐抬头。

       然而,1966年10月18日,在这大联盟的开幕式致辞中,钟马田(独立教会的应邀讲员)竟发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呼吁,导致了这大联盟的大砸锅。钟马田说:“持合一心态的人士,把团契置于教义真理之上,而我们福音派人士却要把教义真理置于团契之上……。”大致上,钟马田接着说:“这样的联合运动,会令到参与的福音派教会左右为难,因圣公会不但容让而且提倡自由主义的异端,所以,他宣告:基督徒不该满足于成为这表面正统的大杂烩当中的保守派而已。不!我们不能同流合污,我们应该分别为圣。

       一石激起千层浪!立时,大会主席,圣公会的斯托得(John Stott)站起来抵挡钟马田,说:“我希望,在这慷慨陈词之后,没有人冲动做出决策;我们要慎思明辨。我相信,历史会反对钟马田医师的主张。针对“余数”的问题,圣经也会反对他所说的……。余数是在教会里,而不是教会外的。” 于是,这两个大牧师针锋相对的杠上了!

       当时,一位著名的神学家巴克(J. I. Packer)也坐在台下。他回家后,立刻接到一个在场姊妹的电话,不等巴克开口,她就迫不及待的说:“斯托得发疯了吗?”

       第二天,巴克参加另一个伦敦会议,主席对他说,“你知道吗?昨晚你的朋友钟马田神经错乱了!” 到底是谁失常了呢?巴克处于取舍之间。

信仰的选择

       这三个人:钟马田(Martyn Lloyd Jones)斯托得(John Stott)巴克(J. I. Packer)本都是主里的好友,也是近代英国教会中的三大神学泰斗。然而,在1966的分歧当中,巴克却选择与斯托得站在一边,共同反对钟马田第二年(1967)他们开始了第一次【圣公会国家福音大会】National Evangelical Anglican Congress (NEAC),由巴克策划,斯托得主持,并邀请了拉姆齐(Michael Ramsey:一个反福音派、亲天主教的、坎特伯雷大主教)主讲开幕式,以表明大会的包容性。他们决定不从混合的宗派中出来,反要在其中进行改革。这是斯托得巴克共同的教会立场,恰恰与钟马田的背道而驰。于是,这三个朋友各奔东西了,英国福音派也一分为二了:大多数都选择跟从斯托得巴克,留守在圣公会中作内部斗争,只有少数听从了钟马田的呼吁分别出来,组成了另一个独立的福音团契。

       在这场历史性的大分裂中,到底谁是谁非?谁胜谁败?

       表面看来,斯托得巴克占了绝对的优势。不论世界舆论或教会学者,大多支持他们的“混合派”立场,反对钟马田的“分别派”观点。他们指责钟马田:“疯狂、偏激、小题大做、制造分裂、给教会带来后患无穷。”更为他惋惜:“哀哉!这样一个属灵伟人,竟然卷入一场无谓的纷争当中。” 渐渐,钟马田成了旷野的呼声,越来越被众人排挤、孤立。尽管如此,钟马田仍持守正道,忠贞不渝,直到1981年安息主怀,享年82岁。

三人与葛培理(Billy Graham)的关系

       斯托得(1921-2011)较为年轻。1954年,当美国布道家葛培理来伦敦时,二人头次见面。除了钟马田之外,其它伦敦的众教会都接待他,尤其斯托得,更是毫无保留的支持他的布道大会。从此,二人建立了一生深厚的友谊。斯托得的声誉也青云直上。2005年,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将他列在全世界100位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钟马田似乎错失良机了!1963年,葛培理亲自登门拜访他,并邀请他主领全球福音大会。钟马田说:“我和他谈合作条件:如果他肯停止让自由派与天主教一同在讲台上赞助他,并停止布道会的圣坛呼召,我就愿全心全意支持他,并且主领大会。我们谈了三个钟头之久,但他没接受我提的条件。钟马田葛培理就彻底分道扬镳了。

       至于巴克(J. I. Packer),他的混合道路也似乎一帆风顺,直到 2002年,圣公会、加拿大分会,表决通过祝福同性恋婚姻时,巴克才不得已离开圣公会,加入了另一个较保守的宗派。尽管如此,巴克的声誉仍然不减。时代杂志把他与葛培理(Billy Graham)并列在全美25 位最有影响力的福音派人士当中,并称他为“新教徒当中、如所罗门一般精通教义的人”。

混合导致妥协

       本来,这三个属灵巨人都有同一目标、同一心志。他们都想看见教会复兴、教会合一,然而,他们采取的方法却截然不同。巴克斯托得选择了“混合道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钟马田却选择 “分别为圣”(林后 6:14-18)。结果:混合派似乎得逞了,斯托得巴克,跟着大布道家葛培理,在这宽路上,确实左右逢源、春风满面、无往不利。然而,他们在在信仰上,却不得不作出一些妥协。让我列举几个例子:

       斯托得,1988年在与 David Edwards(一位知名自由派、圣公会教徒)对话当中,虽 David Edwards 否定人性的堕落、救恩的必要、基督的复活、等等基要的信仰,但斯托得却说:他很欣赏 David Edwards “真诚的信仰宣告”(‘sincere Christian profession’)。他又说:这样的人“不失去自称基督徒的权力”(‘forfeit the right to be called Christians’)。显然,斯托得公然否定了历史性的基要信仰。

       再举一例,斯托得公开承认“死后灭绝论”(Annihilationism),即不信者的审判,不是地狱的永火与痛苦,乃是完全的消灭掉。虽然他个人不是十分确定,但却坚持这是可包容的福音派立场。然而,圣经的教导却是显而易见的(但 12:2;太 3:12;25:41, 46;帖后 1:9;启 14:10-11,20:10;路 16:24)。

       至于巴克,他信仰的妥协也令人震惊。例如,他推荐 Peter Kreeft 所写、提倡普救论的“普世圣战”。这书上说,回教徒与基督徒信奉的是同一位神(30-31页);天主教与新教徒也相信同一个福音(35-36页);不论孔子释迦摩尼默罕默德苏格拉底都在同一条属灵的道路上追求,各有各的亮光,条条大路通罗马,最终都会进入天国(6章)。因此,Peter Kreeft 呼吁福音派基督徒与天主教、道教、犹太教、东方宗教和所有宗教联合,共同对抗社会上的邪恶。本来,这样的书,基督徒根本不屑一顾,不会在意,但神学泰斗巴克(J. I. Packer)竟然公然推荐,说:“这本生动的小册子,开启了一个意义深远的主题……不论天主教徒、基督教徒或东正教徒,都需要好好思量,更要一起讨论作者(Peter Kreeft)所看见的异象。或许他说的没错!?” 令人惊叹!这位如所罗门一般的“神学家”,竟然失去了基本的圣经常识。

       还有,1994年,巴克与40位知名的宗教领袖,共同签署了一个叫“福音派与天主教联合”合约(Evangelicals and Catholics Together)强调双方在【使徒信经】上的共识,都是“本乎恩,因着信,并借着基督”。然而,很明显的,合约上省略了“唯独”:唯独恩典、唯独信心、唯独基督。其实,这“唯独”是罗马天主教、天特会议(Council of Trent)所咒诅的,也基督徒必须坚持的,废掉了这个“唯独”,福音就更改了,基督教就与天主教无异了。然而,巴克,这位伟大的神学家竟然无视福音的独一性、绝对性、排他性,贸然签名与天主教合一了。

       总结:我们有美好的动机,很好,但不够,还要加上合乎圣经的方法。虽然巴克斯托得都有美好的心愿(盼望教会的复兴与合一),然而他们所选择的混合路线,却违背了圣经(林后 6:14-18),结果导致自己信仰的妥协,更绊倒了许多无知的善男信女。虽然在人眼里,他们成功了,但在神眼中,他们却要蒙羞(林前 3:15)。相反的,钟马田持守圣经分别为圣的原则(约二 1:7-11),坚决不与妥协者“同负一轭”,(林后 6:14)。虽然他遭到一时的排挤与挫败,但最终必得蒙主的悦纳与称赞。

       弟兄姊妹们,让我们凡事回归圣经:不仅动机要纯正,方法也要正确(撒下 6:5-8;利 10:1-3)。神的原则不是混合路线,乃是分别为圣。

 

因为世上有许多迷惑人的出来,他们不认耶稣基督是成了肉身来的;这就是那迷惑人、敌基督的。你们要小心,不要失去你们所做的工,乃要得著满足的赏赐。凡越过基督的教训、不常守著的,就没有神;常守这教训的,就有父又有子。若有人到你们那里,不是传这教训,不要接他到家里,也不要问他的安;因为问他安的,就在他的恶行上有分。(约翰二书 1:7-11)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麽相交呢?光明和黑暗有什麽相通呢?基督和彼列(彼列就是撒但的别名)有什麽相和呢?信主的和不信主的有什麽相干呢?神的殿和偶像有什麽相同呢?因为我们是永生神的殿,就如神曾
说:我要在他们中间居住,在他们中间来往;我要作他们的神;他们要作的子民。又说:你们务要从他们中间出来,与他们分别;不要沾不洁净的物,我就收纳你们。” “我要做你们的父,你们要做我的儿女。” 这是全能的主说的。(哥林多后书 6:14-17)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