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唐崇明博士 – 道化生命,教牧天心

“家兄崇平恩赐在宣教,我个人在牧会,崇荣在开布道会和奋兴会,崇怀在神学教育,崇枢是文字事工。我们几个中崇荣是公认比较幽默和活跃,他自己也承认。”

“目前国内大陆教会最大的长处是什么也不懂但懂圣经;很多传道人的问题是什么都熟就是圣经不熟。”

“讲道不是凭着个人情绪,只要尽了本分,讲清楚就可以了。哪怕读圣经,都会有圣灵动工。重要的是神的话。我们要作先知式讲道,这跟祭司工作不同。祭司是守在那里,按着时候来做;但是先知是有了神的话就讲,没有神的话就不讲。讲道是对心说话,所以要知道自己的对象是谁。神在用我,圣灵在带领,我不过是一跟管道而已。神带领人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一般说来,讲道有宣读式,有自由式,也有架构式讲道。提前有腹稿很要紧,就像炒菜一样,该用什么原料当然要心中有数。讲道时最好不要太熟,也不要太生。太熟悉了会依靠自己,太生疏了就表明连自己也不信。”

 

道化生命,教牧天心——近访唐崇明牧师
作者: 小约翰
2002年11月15日

  [小约翰按] 唐崇明博士,福建省闽候县人,一九三八年生于鼓浪屿,入藉厦门。一九四九年随母陈织娘旅居印尼。六一年毕业于玛琅圣道神学院,应聘印尼万隆福音堂,六四年膺任牧职,后复深造美国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归正神学院)获教牧博士。唐牧师在福音堂牧会四十余载,教会成人会友近七千人,热心差传,植堂,兴办教育,开设诊所、圣经夜校等,乃一蒙神大大祝福之教会。唐牧师经常在国内外讲学,证道领会,培灵布道,并写出许多灵恩充沛、深入浅出、旋律优美、感人肺腑的歌曲。他的《合神心意》短歌蒙神使用,已感动超过一千人奉献事主。唐牧师蒙神厚赐先后创办了印尼归正福音协会及万隆福音神学院,并为该院院长,是一位多有属灵恩赐的牧者。主后两千年唐牧师以万隆福音堂终身属灵领袖之身份,协助环球特具属灵潜能之教会,经常坎访菲律宾、纽西兰、美国各地华人教会促进教会合一,在圣善诸工、教牧长执训练及会政协调上独具卓见。他现任美国加州山景迦南台湾基督教会牧职,为该堂主任牧师。

 

传奇式家族

  问:您的家族我们早就通过《陈织娘的一生》看到了,也从唐崇荣牧师和唐崇怀牧师的讲道、讲学中听到过多次,很富有传奇性。很想听听您自己的感受?

  答:我们从小受母亲教诲,是妈妈一手把我们养育大的。我们家早年住在厦门,爸爸不久就去世了。感谢神的是,他老人家在临去世前一年接受了福音,信了主,这样我们全家皆蒙神恩。还记得小时候家景窘迫,老是吃番薯。只有礼拜天礼拜结束之后中午回家吃一顿米饭,算是圣日的庄严“午餐”。1949年妈妈得到主的异象要带我们几个孩子离开大陆到印尼。我们是乘坐“十三港”的“芝字号”最后一班船离陆到印尼,刚巧是在大陆易手前夕。这样一别就是50多年。至于我个人,承母诲颇多,她是一位伟大而又敬虔的女性。

  问:您自己清楚得救、清楚蒙召是在何时?

  答:我个人清楚蒙恩得救是在中学时。当然,从小学六年级我就盼着事奉主。高中毕业之际,在印尼召开第一届青年进修会,计志文、薛玉光等担任主讲。当时大会主题信息是“三个呼声——地狱阴间的呼声、马其顿的呼声和上帝宝座的呼声”。其中,地狱阴间的呼声最为感动我。“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财主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16:19-31)。就是听到这段信息促使我受感动读神学。我们家五个弟兄就在同一年先后在不同场合蒙召奉献给神。这是神迹。

  问:你们几个弟兄各有什么样的恩赐?

  答:家兄崇平恩赐在宣教,我个人在牧会,崇荣在开布道会和奋兴会,崇怀在神学教育,崇枢是文字事工。我们几个中崇荣是公认比较幽默和活跃,他自己也承认。

 

从装备到牧会

  问:您是高中毕业后进入玛琅圣道神学院读书,那里怎么样?据我们所知,那里当时神学水平不是很高。

  答:有的学校因老师出名,有的学校因学生出名。玛琅出了很多出色学生。其实进一所学校不过借一个池子而已,不在于学校如何,而在于我们已得到了生命的活水,有了自己的生命之源,也就不会太受学校限制。我们那个神学院很强调背诵圣经。目前国内大陆教会最大的长处是什么也不懂但懂圣经;很多传道人的问题是什么都熟就是圣经不熟。

  问:我们知道唐崇怀牧师早年比较受敬虔派传统影响。在当时的神学背景下您自己有没有过什么挣扎和迷惘期?

  答:我曾经在梦境中看见很多儿童从悬崖上坠落下去,所以当时很关心儿童事工。那时也曾想放弃奉献,但神的手在我身上有一些沉重管教,使我进了医院。我明白这些想法都是从世上来的情欲,于是重新把自己奉献给神。三年后顺利念完了神学。还有一点就是我曾在梦中得到一句提醒,要我看以弗所书六章六节。我曾经背诵过很多神的话语,像诗篇,甚至连马太福音的家谱都背诵过。但对这一节经文没有细致印象,于是就起来查阅,一看之下很感动:“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这也成为我一生事奉的纲领。不要只在眼前事奉,要严格按照神的教导来做,所以自己待己对人都很严,当然也会得罪一些人。

  问:神学院毕业后,您就到了印尼万隆福音堂,一待就是四十多年。当初去的时候有没有这么想到会待得这么久?

  答:临去之时还记得两个学兄分别对我讲的话。一个说:不要太久待在一个地方,可以一两年换一个地方,这样不必辛苦备讲章,而且去时大家拍手欢迎,走时大家流泪欢送;另一个学兄说:去一个地方就要准备活在那里,死在那里。我听了第二个学兄的话,一待就是四十多年。一般说来一个传道人到一个地方,最少七年才有成效,所以要扎下根去。

  问:听说您刚去的时候长老们很不好,给您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您还是忍住了,待了下来?

  答:没有什么很坏的长老之事。我去时教会刚分裂,一位老牧师走了,教会分成两派。我就只能单靠主,靠着主灵的引导,在一位牧师手下三年,后来他也走了,我在1964年被按立为牧师。刚进去的时候我什么都做,后来就做主任牧师。

  问:您三年之久在主任牧师手下。当时,您心境现在还记得么?

  答:三年来帮助主任牧师在我是尽本分,我就尽心竭力做工,别的事情很少管。让我每天做几个钟头就几个钟头,随时可以应。不去计较个人得失。我刚去教会时很苦。刚去时,教会一位执事带我到附近小餐馆吃饭之后就告诉我说以后你就在这里吃饭。于是以后我就在那里吃饭。当时我的工资刚好够在那样的地方每天吃一餐。所以,节衣缩食,一餐当三餐吃,营养跟不上,不久眼睛就不行了。为了配一副眼镜我忍饥挨饿两月之久。后来结婚时,我只能戴着眼镜。现在你们看我不用戴眼睛,眼睛很好,连小字圣经都看得很清楚!这是神迹,我向神求讲道的时候不戴眼睛,免得和信徒之间有隔膜,结果神垂听了我的祷告。

  问:教会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这样对待传道人?

  答:起初连他们也没想到就是了。我没发过任何牢骚。而且还尽量省吃俭用节约钱来供应家中老母,让她老人家知道传道人不穷。神很怜悯,也感动爱他的人来爱你。没问题,自己有了难处绝不要告诉别人,神知道。不能过就挨着过,没有问题,这条路就是这么走的。没有走过的人不会体贴神的心。现在我就很知道疼爱自己的同工。那个时候,崇怀到美国去读书时,一天搬20吨铁条,大冬天光着膀子,手都磨出血来,不是也过来了么?现在我们也跟学校反映,让他们对学生好一些,多体贴一些,神也眷顾,现在不管传道人还是学生都待遇好多了。

 

关于牧会与教会建制

  问:您所在的万隆福音堂有什么特点?

  答:万隆是西爪哇的省会,人口有三百万,学府云集,又是工业园区,亦为避暑胜地。我们万隆福音堂有很多学者信徒,所以对传道人挑战很大。我们就战战兢兢和弟兄姊妹们搭配服事,尽心合一做主的圣工。教会从当初的二百五十人,发展到今天的七千人。这是主的恩典与我们同在。

  问:四十年如一日,天天面对相同面孔,您怎么能保证自己始终传讲新鲜、活泼的信息呢?

  答:住久了不能搬家,但可以搬家具啊。一方面在事奉中要发展多元化事奉,不要只注重一个层面,比如可以训练自己面多不同的人群讲道,对妇女部,对少年团契,对主日学等,要多多培养新同工起来参与事奉。同时,要立定心志,扎根在教会,这样就会以殿为家,对教会产生感情。当然,在这其中还要自己不断追求,不断学习,不断有变化。对主的道有渴慕,对知识有兴趣。我的中文就是自学的。

  问:您自己难道就从没怀疑过自己的恩赐?

  答:没有怀疑过。读神学时,我全校考试第一,曾两天读完一本圣经。有人问我:毕业后没人请你怎么办?我说:“不怕人不请,只怕艺不精。”念神学时,我严格对待自己。就像一个飞行员,在空中不能出一点差错,不能有一点疏忽。所以,在读书时候,自己就有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心态,处理任何神学问题决不随便和马虎,这样到了牧会的时候就得心应手。

  问:实际牧会中其实有很多实际问题,怎么处理?

  答:很多时候,未雨绸缪很重要。教会问题还没有发生就提前设防。在召开教会会议时也是如此。自己先想好摆出几条几条,开会时问还有没有其他条款,然后从中做出选择和得出决议。我们教会的民主不是大众民主,而是“主导”民主,就是以圣经、以主的引导为主的民主。

  问:“教会问题还没有发生就提前设防”——有没有具体例子?

  答:比如,邻居一个教会分裂,信徒可能会谈论此事。我在讲台上老早就先“设防”——“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不是是非人,不谈是非事。”这样,当别人来问我们教会信徒对此事的看法时,他们马上就会说:牧师早说了,不要我们随便评论此事。通过这样的预防,让信徒养成不随便批评传道人的习惯,别动不动就批斗自己的牧师。这是魔鬼的诡计。

  问:你们教会的开会制度如何规定?

  答:我们一个月每周都会有会议,分别有长老会、长执会、信众会和筹划会、搭配会等,这样既可以充分把下边的意见、建议反映上来,又可把上边的决议执行下去。

  问:你们是不是按照长老会的模式建制?

  答:不完全按照长老会模式,虽然我们认为长老会模式是最合乎圣经的。我们教会的建制是:福音性的中央集权制和长老代议制的管理方式相结合。

  我们教会的运作一切以福音为主,一切事工必须有福音价值方可去做。即使是福利事工也须为了传福音。这就是“以艺载道”,用这个办法带出福音精神。

  问:比如说你们教会的医院是如何围绕您所说的福音精神来开展工作的?

  答:我们首先要成为同类医院中最好的医院,让患者享受到最为现代化和最便宜的医药服务,首先满足患者的需要,以此带出福音精神来。医院名声好,就好做事。我们医院医生给病人开刀前,会先告诉病人说人有灵魂,这一次动手术不一定就绝对可靠,所以要不要先一起来祷告;这样的话,哪怕死了,也有听福音的机会。行善是我们的本分,但传福音是我们的目的。

  问:你们教会如何选长老?

  答:长老代议制目前是最好的一种制度,从神领受的主权,托付有智慧的、有信心的、被圣灵充满的、有好名声的信徒来成为长老代议。基本说来,每个信徒都有选举权,但不一定都有被选举权。我们选举长老一般根据使徒行传第六章和提摩太前书第二章的条件,就是刚才说到的四个条件:有智慧、有信心、被圣灵充满和有好名声。选举出来之后便搭配事奉。其实牧师也是长老,传道人的去留不是执事决定而是长老决定,因为这是比较重大的属灵事情。我们教会没有执事会议,只有长老会议和长执会议。

  问:什么叫中央集权制?

  答:简单说就是“一个脑子、一张桌子、一口袋子”——大家一定要同心合意思,有什么意见桌面上谈,开诚布公,有无相通,钱收了归公。明确了的决定谁也不可以违背,大公无私,这样教会就不会乱,就不会有偏心。

  问:在您的事奉中遇到伤害您的事情您一般如何处理?您有没有在牧会中受过伤?

  答:你不当成伤害不就不是伤害了么?!同桌吃饭的人拿脚踢你这一类事免不了,但一想到主耶稣不就心平气和了么?长执遇到事情要经过我,也拿我是问;同工不对劲,有主任去调节。实在有矛盾了,可以分开,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干呢?保罗和巴拿巴有分开的经历,计志文和宋尚节有分开的例子,神不是也祝福了么?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就是了,那就是要先做伙计后做老板,不要总想当领袖。我们一个同工初进教会一般先交给资深长老来训练,先学习的功课就是谦卑。只有先做大家庭的媳妇才能再做小家庭的主妇。

  问:同工们顺服您的领导么?

  答:有的人有领袖欲没领袖才,有的人有领袖才没领袖欲。所以,只要是神给权柄那就顺服好了,不能做帅运筹帷幄就做将征战沙场。一般说来,还是低调一些、按部就班的好,等着主把权柄给你。我的同工们很是爱护我,大家以父的事为念,也尊重神的仆人。

  问:您怎么可能四十年如一日每周面对同样的听众来讲道呢?他们喜欢你么?

  答:为什么要他们喜欢你呢?会友不需要喜欢我,只要他们热爱主的道就好了。传主的道,自己的生命首先要成为道化的生命,成为道的范本,会友爱道就会爱你。不过传道人不要追求这个,而是追求在主里面生命的成长。对神的道千万别半生不熟。属灵装备太要紧了。很多人只是半路出家就忙着讲来讲去,没有在真理上下功夫,没有真正的属灵素质。若是真理本身藉着你能够道化,单单讲主的道就会从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充足有余,绵延不绝。

 

道与文化

  问:从您的讲道中听得出您对中国文化很精通。如何看待道与中国文化的关系?

  答:从北京祭祀用的天坛可以看出过去中国文化中的祭天跟旧约的祭祀生活比较接近,中国儒家的孝道跟圣经中的孝敬父母诫命差不多,还有中国文化中很多为人之道和圣经中的说法很接近。其实,中国人和犹太人本来都是闪的后裔,有着共同血缘,也有很多共通之处。多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接触时就较易进入他们内心世界。保罗也强调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学习对方的文化。对于中国文化,我个人纯粹是种爱好而已。我也建议传道人要多读、多看、多想、多写,什么书都多读一点,注意多样化,不单偏于一种。神给我们兄弟们有比较特殊的恩赐——就是记性好,吸收快。很多时候过目不忘,运用自如。读多了,就会使用起来使自己的讲章有血有肉。讲到一种东西时,就在它的背景中来谈。在印尼就讲印尼话,在那个文化系统中就听着亲切。

  问:利玛窦早就提出“合儒”、“补儒”和“超儒”的说法,但是在做的过程中很难,不小心就被文化牵过去了。您有没有想过这种危险?

  答:道与文化的关系有两种:有的人用圣经讲中国文化,有的人用中国文化讲圣经,这是不同出发点。我觉得应该以道为本来处理文化问题。万不可反过来,虽然也有其价值,但那不是传道人要干的事。要让文化成为道的工具,一切与福音无关的个人兴趣都要割爱。要“以文载道”,别“道以载文”来炫耀学问的广博和深厚之类。很多传道人在讲道时大谈特谈什么魔鬼不魔鬼的,成了传“鬼道”。不能舍本逐末替魔鬼宣传。

  问:你们教会办了医院、中小学和大学等,有没有舍本逐末?

  答:人有灵魂和身体,除了物质需要之外人还有精神和心灵需要。所以,不妨给教会多开几个门。天主教三项鼎立:医院、学校和教会。结果很多时候,忙着办医院和学校而忘了教会传福音。但也不能因噎废食,我们觉得教会既要开正门传福音,又有开侧门和旁门。当然,要学会关住后门,别让前门进了后门就出才好。开旁门就是要办慈善和福利事情,开展退修营,开墓地等,这些都是次要的、附带的。所罗门的宫殿有三层,但都比圣殿低。这些教会的福利事工不能超过了正工,教会巩固和坚固是最要紧的,其次才可以通过这一些事情来吸引一些人。

  问:你们学校怎么开课?

  答:我们一般是找一个主内的老师来开一门必要的课程。1966年很多华侨的学校关闭了,我们却能够坚持用华文来开宗教课,以圣经为课本,“文以载道”。后来华文开放了,很多人都我们这里学华文。

  问:当局怎会允许你们办学呢?

  答:在印尼办学一般是通过政治部、教育部和宗教部这三个部门。我们当然可以在宗教部的名义下边理直气壮地办学。我们用华语开的宗教课用补习的方式曾办到五百多个人的班级。我们学校不单单收基督徒子弟,也收回教子弟,我们有小学、初中和高中。我们自己可以设立高考点,政府承认我们的学历。当然我们的师资一定是基督徒,是真正师范出来的。教会起初只是办小学,每一个班级的班主任是布道专家,每天留几个学生谈谈,结果很多孩子信主,他们也带他们的家长来教会信主。

 

万隆福音堂教会常规

  问:听说你们万隆福音堂实行刷卡制,每次来聚会的时候就刷卡?

  答:是这样。我们教会每周有二十二场聚会,每天礼拜天的聚会人数很多,这样刷卡的话有很多好处:第一,可以看一看信徒是什么时候来的;第二,卡可以作为资料,看一看谁没有来,不用点名就知道了。现在我们教会还进一步,奉献也实行刷卡制,或者填表,或用信用卡,很方便。当然,人名不用公开,只知道钱进来即可。

  问:听说你们已经刷卡十几年了,当初信徒没有反对者么?

  答:反对什么?我们早就教导信徒相信教牧们的选择是好的。很多时候不反对就是帮助了。别盼着每个人都爱你、赞成你。

  问:你们教会同工有多少?

  答:我们教会每周都有几百人在共同做事。我们的牧师有10个,传道30位,执事24人。这些人又分为10个层面的工作。每个层面又有小组在运作,大概有三十多个小组。只要授权清楚,不会感到疲累。当然,要紧的是传道人要合一,一起祷告一起准备。我们一般有公祷、小组祷告、总堂祷告和各区各处的祷告等。跟神交通,不一定非得跑到教会来不可,何必大家都跑这么远的路到教会才能祷告?坐车时间也可以祷告啊。

  问:你们教会如何处理反对的意见?

  答:反对的意见必须用书面,必须签名。匿名信是废纸一张。公事公办,私事私办。长老会的规则是因为你已经授权了,所以不必什么事情都跟你讨论等你的同意。

  问:你们的主日讲道信息如何安排?

  答:我们有专门安排的小组。一般在年初我们一年的题目早就公布了,有时有些调整。礼拜五我们会有三个小时同工聚在一起讨论、祷告。跟同工搭配一定要很好。好像飞机公司,人家不问谁作飞行员。谁讲都一样,神的信息都好。我们教会一般有三年计划和五年计划,每年大体有个主题,注意讲道时候的理论性和例证性相搭配。比如有差传年,有圣乐主日,有神学主日等。基督是教会的头,有了属灵的生命与属灵的高度,站在高处看平原就是不一样。同工疲惫时,我们会差他去旅游。

 

关于讲道

  问:传道时传道人自己都不感动怎么办?

  答:全然降服神的带领好了,讲道不是凭着个人情绪,只要尽了本分,讲清楚就可以了。哪怕读圣经,都会有圣灵动工。重要的是神的话。我们要作先知式讲道,这跟祭司工作不同。祭司是守在那里,按着时候来做;但是先知是有了神的话就讲,没有神的话就不讲。

  问:你说过和合本圣经主祷文翻译的“不要叫我们遇见试探”很差,又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很好。您到底如何评价和合本?

  答:其实和合本整个翻译非常好。我这样说可以在讲道中保持一个平衡,不至于太偏。是啊,神感动那么多人来翻译,有自己的美意,爱都来不及了,何必跟人家过不去?

  问:您讲道的时候似乎很有驾驭能力,尤其感情上能够自控也能控场。

  答:讲道是对心说话,所以要知道自己的对象是谁。我自己也不懂自己这种驾驭能力从何而来。神在用我,圣灵在带领,我不过是一跟管道而已。神带领人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一般说来,讲道有宣读式,有自由式,也有架构式讲道。提前有腹稿很要紧,就像炒菜一样,该用什么原料当然要心中有数。讲道时最好不要太熟,也不要太生。太熟悉了会依靠自己,太生疏了就表明连自己也不信。

  问:您在讲道时流泪说您的孩子曾问您为什么做一个传道人,很不理解您。那时您自己有没有后悔做一个传道人?

  答:在神面前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我们的神拣选和呼召没有后悔。我只是可惜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懂,为孩子祷告,不用多解释什么,有一天他会明白。现在好多了。只有属灵的人才能理解属灵的事。很多时候和你无关,那是和孩子的灵命有关。

 

结语:劝勉的话

  问:请您给大陆传道人有些劝勉。

  答:大陆传道人对神的呼召很清楚,这很好。他们任劳任怨,很可取。大陆同工应该有搭配事工,属灵方面相信圣灵的引导和主导,相信爱主的人会在圣灵的引导下聚集起来。同工们需要在不同的岗位上服事主。大陆信徒单纯热切,对神的话语充满了渴慕,对圣经很熟悉,将来前途无可限量。教会是根据神道的本质来成长的。在局限中神会给灵巧,在灵巧中我们还要驯良,心里要诚实。不论什么政权都顺服,只是要看清领导是什么人。目前,在中国有好多困难,但是神的恩典够用。要靠着神的恩典克服一切困难。虽然你们金子银子都没有,但却拥有叫瘸子起来行走的能力。千万别金子银子都有了,但是却没有了属灵的权柄。这样的话很可怜。

  问:您对青年同工有何劝勉?

  答:一定要自洁,脱离卑贱的事,清心祷告,言语行为上活得更美更好。同时认识到神的主权具体如何在自己的生命中引导。凡是受过加尔文体系影响的传道人一般都会比较积极。把一切带到神的面前,成就神伟大的工作。一个真正道化的生命一定不懒惰、不懈怠。

  问:目前我们大陆教会现状有很多难处,没有组织没有榜样没有传统,牧师的素质特别低。您有什么建议?

  答:没有组织没有榜样没有传统,就没有好了,不必理他。我们相信神在大陆会兴起传道人来做牧养的工作。我要提醒你们牧师:一定要有探访。中国很奇怪,世界上没有你们这样的。不必建立什么传统,圣灵说不必就不必。重要的是切实牧养和教导。别太用人的想法。到什么地步就照什么地步行。教会是神的,让神的能力来引导。We just do our best, let God do the rest(我们尽力而为,然后放手给神)。神有自己的时候和方法。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