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4,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陈鸽:基督人性受造论正确吗?

       近来,刘志雄长老与康来昌牧师(注1)所提倡的【基督人性受造论】,给华人教会带来了一场极大的风波与争论。首先,我要表明对这两位主内弟兄的尊重,然而,我更要表明对他们所认同的【基督人性受造论】的坚决反对。原因如下:

一、圣经从来没提及基督的人性是‘受造的’。

二、基督是完全的人,又是完全的神,但他只有一个位格。他不能既是创造主,又是受造者;他独一的位格是不能分割的。

三、基督是神(创造主),取了人(受造者)的形象(腓2:7),但他仍然是创造万有的(西1:15-17)。

四、基督是圣洁的,“成为罪身的形状”(罗8:3),但他仍然是无罪的(林后5:21)。

五、基督是永恒的,“亲自成了血肉之体”(来2:14)“为人人尝了死味” (来2:9),但他仍然是永活的(太16:16)。

 

永生的神能死吗?圣洁的神能“成为罪身的形状”吗?创造的神能穿上人(受造者)的形象吗

       这实在是莫大的奥秘,正如(提前3:16)说的,“大哉,敬虔的奥秘!无人不以为然:就是神在肉身显现……。”

       让我们都谦卑的相信,更俯伏敬拜这位甘心从天而降,为我们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又从死里复活、升上高天、如今坐在父神宝座右边的“神的羔羊”(约1:29):我们的救主耶稣基督。惟他是配!阿门!阿门!

腓 2:5-8 你们当以基督耶稣的心为心: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与神同等为强夺的;反倒虚己,取了奴仆的形像,成为人的样式;既有人的样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顺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

西 1:15 爱子是那不能看见之神的像,是首生的,在一切被造的以先。因为万有都是靠他造的,无论是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概都是藉著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之先;万有也靠他而立。

罗 8:3 律法既因肉体软弱,有所不能行的,神就差遣自己的儿子,成为罪身的形状,作了赎罪祭,在肉体中定了罪案。

来 2:14-15 儿女既同有血肉之体,他也照样亲自成了血肉之体,特要藉著死败坏那掌死权的,就是魔鬼,并要释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为奴仆的人。

来 2:9 惟独见那成为比天使小一点的耶稣;因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贵荣耀为冠冕,叫他因著神的恩,为人人尝了死味。

太 16:16 西门彼得回答说:「你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儿子。」

林后 5:21 神使那无罪(无罪:原文作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他里面成为神的义。

 

附:唐崇荣牧师驳【基督人性受造论】

问:主耶稣既是完全的神,又是完全的人;道成肉身,神性穿上人性。可见主耶稣有分于受造的人性,甚至他复活的肉身也是会朽坏的。若因此下结论;主耶稣不但是创造者,也是受造的,有分于受造的,这样的结论有没有问题?

       答:大有问题!耶稣是创造者。如果他的身体是被造的,那么他整个身体是自己造的,他进去他自己造的里面;那他到底有分于受造的部份,或是受造的部份有分于他呢?你把它颠倒过来了!是 道成肉身,不是道进到被造肉身之中,是道成肉身;换句话说,道经过一个过程以后,就在肉身中间显现。圣经从来没有提到,耶稣有受造的一部份,这个是亚流的异端、是诺斯底主义的异端、是李常受的异端来毒害教会。

       耶稣基督里面没有受造的一部份,他是创造者,他是配受敬拜和永恒歌颂的。罗马书九章5节:『列祖就是他们的祖宗,按肉体说,基督也是从他们出来的;他是在万有之上,永远可称颂的上帝。阿门。』他是永远被歌颂、领受敬拜的创造者,他不是被造的。

       至于《启示录三章 14节》所提到的:[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个阿门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上帝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那一位在创造界中为元首的,有的人用希腊文把它翻译为 “在创造中间最先的”,或 “The first created one”,或 “The first born of the creatures”。我们应当怎样翻译才合乎全本圣经的思想呢?在被造中间成为阿拉法的、最原先的、做领导的、做领袖的、首先的那一位,他是阿拉法、俄梅戛。所以耶稣基督不是受造的,在基督的位格里面,没有受造的成分;连他的人性、肉身中间,还是神自已以他无穷的大能在肉身的范围中间向人显现,他才是我们的救主。

 

【注1】康来昌:“基督的人性是被造的吗?” 

Sep 4,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唐崇荣:倪柝声 的错误

110、在追求知识论的中间,灵性站在什么地位? (出处:【唐崇荣文集】问题解答圣经.神学.护教)

很简单就是这个地位。当你的知识归向真理时候,那就是灵性。所以,你不可以说,属灵人不管知识的事情。不是的。属灵人先把知识向着真理。照柏拉图的思想,你能用理性来控制你的情感,再用情感控制意志,这是他人论的三分法。而意志在那里,在其中,最重要是性的行为,这是柏拉图的哲学。所以性和意志的行动被感情控制着,感情再被理性控制。这样,你就是个哲人。

基督教的真理超过此太多了。基督教的真理是:你的整个行动是由你的心思发出来。而心思是由观念发出来,你的理性要服服神。所以当圣灵的启示真理管治了你的理性的时候,理性再管治情感、意志,你整个行为都在神当中。所以属灵的人,不是属人里面的那个灵,有人把人分成身体、灵、魂,那么也有人属灵人、属魂人、属体人。早在Nocisim就把人分成属灵人、属魂人、属体人。根据他们的哲学,谁是属体的人呢?就是犹太人,那是一定死、一定灭亡的;属魂的人是谁呢?是基督徒,所以其中有一些大概能得救,有些大概不能得救;属灵的人一定得救,那是谁呢?就是属他们那一派的人。这真胡说八道。

今天中国人里面也有这种看法。特别是在《属灵的人》那本书就是这样分得清清楚楚,把理智、情感完全放在魂里面,这是完全没有圣经根据的,你们要非常小心。如果你的理性能归向真理,你就是属灵人。属灵人不是只属你生命中那个灵,属灵乃表示是你整个人的理智、情感都完全被圣灵所管理、支配、引导。

 

67、有人说灵魂是不可分的,有人说灵与魂是有分别的,到底那一方讲得对?到底有没有灵? (出处:圣经·神学·护教 )

「气」这个字希伯来文的意思「生魂」或者「一个整个的人」,到了希腊文的时候「灵」(pneuma)与「魂」(Psyches)则是两个不同的字。圣经提到灵魂体得蒙保守,似乎是有三个部份,有一些人就大作文章,发挥成三重的组合的人论,变成三元论。另外一种说灵魂是看不见的——部分,而身体是看的见的一部份,但是圣经告诉我们「身体没有灵魂是死的」。另有人认为灵魂应该是分开的,意思是动物有魂没有灵,人类有魂也有灵,所以有身体有魂的动物,而有身体有魂又有灵的叫「人」,这样的说法有没有圣经的根据呢?他们就引用一些好象是圣经,其实是希腊的思想来解决这个问题,包括倪柝声这个属灵人也犯上这个大错误。

在整个地方教会及倪柝声的思想中,他们把理智情感意志归人「魂」,我请问那一个人可以找到一节圣经来证明这个是上帝的启示?没有一节圣经支持这样的神学理论。说理智情感意志在“魂”里面的,灵与魂不一样,完全不是圣经的教训。上帝是个灵,上帝有没有理智情感意志?上帝有魂吗?如果理智情感意志是在魂里面的话,那么上帝是灵,上帝只有灵的功用,有没有理智情感意志?上帝不但有理智情感意志,他的意志是决定他的旨意的,神的旨意出于他的意志,神的爱从他的感情出来的.神的启示的真理从他的理智出来的,所以神是理智的源头、是感情的源头、是意志的源头,神不是魂是灵。

有人说:「上帝的道如同两刃的利剑,甚至灵与魂,骨节与骨髓都剖开来」,有些人专讲这篇道理,讲得头头是道,我听了觉得是胡说八道,听道怎么会听到灵与魂是分开呢,上帝的道使你的灵与魂分开?使你的骨节与骨髓都脱掉?其实那节圣经是指上帝的能力大到一个地步,根本不可能的事也会发生,而不是真正发生骨节与骨髓分开的事情。

还有人不赞成上述的三元论,他们提出另外的看法.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这样分成四部分,人有身体,有性,有心,还有意;人意、人性、人心、人体。圣经给我们看见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的身体,那是物质的一部份,再吹进灵气,是看不见的另一部份,看不见的部份叫灵魂,看得见的部份叫身体,在活的时候是一元,在死的时候是分开的,所谓「灵魂离开他了」,「没有灵魂的身体是死的」。

倪柝声有一个理沦,他说上帝没有造魂,上帝造了身体,再加上灵,当灵与身体一接触时就产生魂,当灵一离开身体时,魂就消灭掉了。他比喻说好象电灯,电灯是一盏灯,当电与灯一接触时,就产生了光,当电一离开时,光就不见了,那个光就是魂,这不是圣经的意思。

 

13、请问,你对“聚会所”或者说倪柝声弟兄所产生的聚会所运动有什么看法? (出处:唐崇荣神学讲座-圣灵与福音【四】)

倪柝声是头脑精明、思想丰富、分析力很强,是中国教会里面很难得的一个教会领袖、传道人,是神在他的时代兴起的一个很特殊很特殊的记号。一九00年,中国受了义和拳的影响,所以内地会在华北发动了愿意为主殉道的签名运动,有八千多人签名愿意为主死来为耶稣基督作见证,这是个很大的运动,不久以后我们就看到了义和团在庚子年间真的把很多的基督徒杀死了,很多的传道人被杀。

你知道吗?赵中辉牧师讲一句话很感动我,他说:“那一年一大堆神的仆人被杀,第二年神就在中国生出更有能力的大仆人,表示神是历史的主宰。”你杀掉那一批,我就生出更伟大的一批来。所以王明道(1900)、计志文(1901)。宋尚节(1902)、倪柝声(1903)都在庚子年那两三年相继出世,表示神是历史的主宰,很少人看到这一点。赵中辉牧师相信神在历史中的主权,他从那个正统的神学思想发挥看到中国历史——你杀,神就让更大的生出来。所以两三年里面,这里生一个,那里生一个,而且很多是生在非基督徒家庭的,你看上帝奇妙不奇妙呢?

计志文牧师就在上海最反对基督教的地区生出来,上帝从那里叫一个人出来,叫他到全世界去作华人的传道人,到世界各地去传福音。宣教士开汽车到计志文的故乡去讲道,讲完了「耶稣爱你」,然后就把图画挂出来了,讲讲……讲完了以后,回头一看,四个轮胎漏气了,虽然打气打个半死,下个礼拜还是再来,回去轮胎又要再打气,就在这样的一个地方,上帝叫计志文信耶稣。而聚会所的倪拆声也是同一辈的,倪柝声的才干很大,他的影响很大我们不能否认。但是他写的《人的破碎与灵的出来》,这名称本身就是错的,却卖了一百多万本。今天很多传道人出书能卖三千本已经很不错了.他卖了一百多万本!他的听众不算很多,但是他印的书多得不得了。我们有时候,「唉呀!我讲道只有几个人来。」不要紧的,如果你的道真的有份量,可能两百年以后人家还在注意听你的录音带,不要只注意跟前的。但是倪柝声虽然很聪明,他花了很大的心血去分析圣经、研究圣经,却缺乏正统神学的训练,以至于他没有办法除掉许多错误的解经原则。所以你如果认为倪柝声既然是神的仆人,他讲的就都是对的,你就上当了,因为他也不过是一个人。例如他说:「使徒每时每代都有!」「先知每时每代都有!」这也是错的,因为这样表示圣经还没有结束,可能继续有其它的启示加入。所以我们应当慎思明辨,像昨天我讲的,奥古斯丁说:「你不要跟我,你要跟着圣经走,每一个人都有错的可能。」

倪柝声还有一个思想很不对的,他说什么呢? 「上帝赐下律法就是要人去犯罪!」【倪柝声全集】{福音真理2集第1部4章}哇!这句话是很严重很严重的,是得罪上帝的事情,因为他把上帝赐下律法的动机都曲解了,「你犯了罪才知道你是没有办法行善的,你是需要救赎的」 。这句话的后面一半是对的,前面一半却已经干犯了神论的正统性。所以我们每一个传道人都要很清楚的知道,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有弱点。我把聚会所的毛病归纳成两句话:他们讲的道理有绝对的口气,而绝对口气中间常常讲的是非绝对的事情。像一个地方只能有一个教会!叫做「地方教会」。真的吗?他说是真的!但是到被考验的时候,他们就站不住脚。在福州有他的教会也有王载的数会,有两个教会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处理这个问题。

中国教会的危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中国教会面临一个大灾祸–理性是魂、感情是魂、意志是魂、我们要属灵不要属魂!所以你们用思想的都是魂!自从那个大灾祸来了以后,知识份子离开教会,教会充满一大堆傻瓜,越属灵的人越反知识、越属灵的人越反文化,越不站在领导文化的地步。

五四运动以前,基督教是站在文化的前锋,五四运动以前基督教是最先提出把世界最伟大的书、天下的大经翻成白话文的,不必等胡适来大喊用白话文来建立我们的文化,基督教早就走了这条路。最先把西方的科学、伟大的逻辑、伟大的思想架构、民主等带到东方来的,也是基督教。自从[不要属魂、要属灵],后来就[零]了!请你们思想:谁说理智、情感、意志是属于魂的,让他找出一节圣经来支持,而这个思想在倪柝声的运动中是很重要的,倪柝声被认为是领受上帝特别启示的,但在这一方面完全没有圣经根据。这方面使中国基督教在领导文化、影响知识份子的这一重大课题中间,落后了几十年。使人归回信仰,使人归回理性,这是动性的灵性,当你的理性归回真理的时候,你就表现了信仰,当你对主说:主啊!我把我的理性,放在你的真理的下面的时候,你就有了信仰。
聚会所传讲的教义是否有偏差?聚会所的教徒是否得救? (出处:神与人之间-问题解答(5))

聚会所中得救的人数,可能比一般教会的多。但是聚会所仍有其偏差,这是追求属灵与合一的副作用–造成信徒自以为义,排他性,不能与一般教会合一。他们把相对的追求之道,当作绝对的,用在批判其他教会。若仅止于相对性的偏差,并无多大妨碍,我们仍可视他们为主内弟兄姊妹。

严重的是绝对的偏差。例如李常受等人,认为耶稣是被造的–这是异端,我们不能苟同。

 
十三、依我个人的经验,思想的操练使我心里明亮更认识他,因此,加添对上帝的渴慕,而亲近主的操练可以培养你曾提过的「属灵的看见」产生事奉行动的信心,不靠理由的信心,与以后所听的道相调和。然而由于前者操练思想上对神的认识,后者操练不靠思想的认识,两种操练会互相抵触吗?或者两种的偏重是因人而异?你的教会教导「亲近主」的操练吗? (出处:希伯来书31讲)

我相信你是受了聚会所的影响。所以聚会所曾经有一句话「盖恩夫人的属灵经验超过了使徒们。」这是亵渎,这句话不可以讲。只有使徒们是耶稣亲自呼召,亲自教导,亲自启示写下圣经,怎么可以把一个法国人,跟亲自领受写做圣经的使徒相比的时候认为那个法国人比使徒彼得、保罗更亲近耶稣?这是很错误的看法。这是一种叫作radical reformation,这个叫作「极端改教运动」,或者是一种inner light 的movement 就是「内里的光」。人以为与神亲近到一个地步,他自己得到的光是直接从神而来的。那么,就像保罗一样「我直接领受的,不是从人来,是从基督而来」(参:加拉太书:1章12节)。倪柝声就犯上这个大毛病,他以为所得的启示是从神直接来的。那很多人跟倪柝声走就以为他们自己就可以直接从神领受,那么,如果这样的话,你对圣经当然不会尊重到那个地步了。所以到最后倪柝声不到第二代,李常受的偏差就偏邪到那个地步。为什么呢?因为人既然可以直接领受,那「直接的」,我就和保罗同等了,我和彼得同等了。既然同等,我得到的你也要听我,因为这是上帝的道嘛!我如果听保罗的道,又你听的道,你们两个相矛盾我走哪里?我当然听保罗,不会听你的,对不对?但是如果你说「盖恩夫人超过他们」,那怎么办呢?我可能听盖恩夫人的,那教会还有前途吗?所以使徒、先知是教会的根基,有基督耶稣为房角石,没有人可以超过。这个如果你没有争回这个原则,你一生一世掉在很大的坑里面,自己骗自己,而把整个教会放在很大的危机里面。求主帮助我们,我今天就解释到这个地方。

 
133、你所谈的启示神学,我有以下几个问题:对一个非全职而有心学习的信徒而言。应当怎样装备自己?请你给我和大家一些具体的建议。比较有那些途径或者领域? (出处:圣经.神学.护教)

我盼望你们以“神本”与“启示的真理”作为整个知识论的架构,去判断、衡量,去定位其它所有的受造界、生理界、历史界、时空界里面结晶出来的知识总和。本着神的道高过人的道的眼光,去处理人间一切的知识,这是很重要的。当你领受知识的时候,就在理性与灵性之间作了一个关连,灵性的要理性化,使你真的了解什么是“意义”;而理性的应当灵性化,因为给人理性的上帝,也是给人灵性的上帝。这样,在你个人中间,不单外界的知识不会支离破碎的割裂,在你的性格里也不会支离破碎。

过去中国教会犯了一个很大的毛病:“凡是思想的东西都是属魂的,属灵的人就不要去想。”那如果这句话是对的,所有的猪都是属灵的,因为它都不想;牛也是属灵的,因为它也不想。那么上帝造你的脑作什么?你思想些什么呢?圣经清楚说:“你们要思念天上的事”(西三:2) “……昼夜思想,这人便为有福”(诗一:2)。圣灵来了,不是要抹杀你的思想——“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名所要差来的圣灵,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幷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十四:26)看到没有?这个思想功能不能抹杀;思想功用不能独立的。但是思想功用绝对不能代替神;思想功用也不能绝对化,思想功用的终极目标就是伏在启示真理的圣灵与神的主权之下,这个叫作理性灵性化。这条路很稳当的,这条路很重要的,你真正走上这条路,你会成为许多知识分子的帮助,也可以成为许多属灵人的帮助。知识分子你给他灵性的供应;属灵人你给他理性的供应。

1970年我在台中解答进化论问题,解答完了,有一位弟兄对我说:“这几年我一直祷告却不明白,你一讲,我明白了。”我一听,他大概是某一种体系,或者是某宗派出来的,因为他祷告时有那一派的记号显明出来(不是我证明,是他显明出来的。)他每次祷告,最后一句话特别重,我想如果他最后一句声音放小了,他会感觉能力少很多。其实复兴和圣灵的工作,不需要用某一种人为固定的形式,而是自然的流露。如果你今天学我讲道的方法,可能学得很像,但有点不自然,因为我是唐崇荣自然流露的讲道法,而你不是。毛病就在这里对不对?所以各人有各人表达的方式,要好好做你自己,追求神要怎样把你带回他自己荣耀里面的每个过程。

Aug 30,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Chose by Grace, and Grace by Love

God sees everyone either “in Christ” or “in Adam”. In Adam, we were the “children of wrath”. God chose us because He loved us, yet it is not the same as He loved His Son. It is only in Christ, God loves us as He loves His Son.

There is a kind of love that moves God to come and die for sinners in order that we can become the apple of His eyes. In other words, because God loved us, He chose us, so He can love us as His Son.

Did God Choose Me Because He Loved Me or Love Me Because He Chose Me? (Desiring God)

Aug 25,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Paul Washer on Homiletics

Notes taken by Jesse Johnson (2011-08-09)

During his brief stay, he (Paul Washer) made time to head down to The Master’s Seminary, where he shared some thoughts on preaching to one of the homiletics classes there. I snuck in the back, took notes, and thought I’d share some of the highlights. Here are some of his more memorable quotes from that impromptu class:

“There are very few people who are known for evangelism, and yet who fall into the trap of liberal theology. It is very hard to get influenced by liberalism when you are out trying to win souls for Jesus.”

“I believe in the sovereignty of God over salvation, because I know that the conversion of a man is an absolute impossibility.”

“The doctrine of the sovereignty of God affects preaching in this way: every time, before you get into the pulpit, you ask yourself, ‘Lord, can these bones live?’ The answer: ‘only if you make them alive.’”

“Many seminaries turn out good preachers who do not lead godly lives. There are so many people out there who are concerned about the preparation of the sermon that they leave behind the preparation of the man.

“To help yourself in your devotional life, ask this question over and over again, ‘how does the death of the son of God lead to my forgiveness, and how is that seen here in this passage?‘”

Pastors need to recover the lost practice of staying up late and getting up early for the purpose of prayer. There is a sense that in the evangelical culture we have let the charismatics steal our heritage. We get to those powerful passages on prayer and go into defense mode against the wrong teachings of the charismatics, rather than into extolling the virtues of all-night prayer.”

“A structured sermon is good, but don’t ever turn God into a propositional statement. Someone should write a book on the idolatry of expository preaching.

[On the role of parents vs. the youth pastor in training children]: “God did not give you a child to turn his spiritual development over to a 21-year-old with mousse in his hair who thinks he is cool.”

“As a pastor, always do theology in the context of the local church.”

“Preaching should never grow dull. There is never a time where truths have already been explained, so the pastor runs out of things to say. Semper reformanda (always reforming), so the truths need to be rediscovered every generation.”

If a pastor studies a passage to figure out how to preach it, it will be a powerless sermon. If you labor over something to be preached, all that will happen is it will be heard. Instead, you have to ask: ‘What has this passage done to me?

“Charismatics repeat the errors of the mystics. The problem with the mystics is that they were looking for the word of God in every place but the Bible.”

“Evangelism is why I exist. If everyone in the world was saved, you would never see me again. I’d move out to the mountains and be with my family.” — Paul Washer

 

Jun 17, 2017 - Notes    No Comments

神与人对人性的分法

“神与人对人性的分法完全不同。神的分法是垂直的,而人的分法是水平的。让我把我的意思再讲明一点。垂直线是用来分清左右的,这是神分法。人是要讲阶级的,分上级中级和下级三层,这是人的分法。” — John Henry Jowett

Pages:«123456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