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唐崇明牧師 – 教會健康增長八大步驟

在印尼萬隆牧養逾1萬5千會眾的唐崇明牧師日前在紐約分享教會復興的八大步驟,這些是他多年在教會、神學院事奉的結晶。

教會如何走蒙福的道路,不斷迎來質與量的增長?唐牧師依據使徒行傳三章彼得與約翰在聖殿門口醫治瘸腿的乞丐的經文,並結合自身牧會經驗總結出教會健康增長八個步驟。

首先是重整禱告的祭壇。唐牧師表示推動教會復興的根本能力源自禱告,禱告是屬靈力量的源泉,能發出巨大的能力、破碎魔鬼的工作。在他看來,禱告會的冷熱可以查驗教會的興衰走向。

第二,同心事主。唐牧師表示,教會要發展絕不能靠單槍匹馬,而是要找屬靈的夥伴一起同工,例如家人、朋友,大家要同心合意的禱告、服事。

第三,全人關懷。一個健全的教會不僅提供人靈魂的需要,也要關心他們的各個層面。唐牧師的教會就是注重全人關懷的教會,透過全人關懷的服事從神得到更多的祝福,也讓人更加委身於教會。

第四,耐得人看。唐牧師表示,真正的基督徒應活出獨有的生命特質,叫世人看見自己的與眾不同,吸引他們走進教會認識上帝。

第五,不靠金錢。教會應依據神的感動和帶領發展聖工,且憑信心仰賴神的供應。唐牧師見證神是信實的,跟從主呼召事奉這麼多年來,他沒有缺乏,而且神也一直供應教會事工發展所需的金錢。

第六,傳全能的福音。唐牧師表示,神的心意是讓蒙恩得救的人去傳揚福音,而一個傳福音的教會必定會迎來復興。他勉勵所有基督徒都盡好自己傳福音的本分,努力搶救靈魂。

第七,栽培信徒成門徒。領人歸主不是結束,所有基督徒也應是門徒,栽培的工作同樣重要。

最後,同心興旺神家的合一精神。

Jan 2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唐崇明博士 – 道化生命,教牧天心

“家兄崇平恩赐在宣教,我个人在牧会,崇荣在开布道会和奋兴会,崇怀在神学教育,崇枢是文字事工。我们几个中崇荣是公认比较幽默和活跃,他自己也承认。”

“目前国内大陆教会最大的长处是什么也不懂但懂圣经;很多传道人的问题是什么都熟就是圣经不熟。”

“讲道不是凭着个人情绪,只要尽了本分,讲清楚就可以了。哪怕读圣经,都会有圣灵动工。重要的是神的话。我们要作先知式讲道,这跟祭司工作不同。祭司是守在那里,按着时候来做;但是先知是有了神的话就讲,没有神的话就不讲。讲道是对心说话,所以要知道自己的对象是谁。神在用我,圣灵在带领,我不过是一跟管道而已。神带领人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一般说来,讲道有宣读式,有自由式,也有架构式讲道。提前有腹稿很要紧,就像炒菜一样,该用什么原料当然要心中有数。讲道时最好不要太熟,也不要太生。太熟悉了会依靠自己,太生疏了就表明连自己也不信。”

 

道化生命,教牧天心——近访唐崇明牧师
作者: 小约翰
2002年11月15日

  [小约翰按] 唐崇明博士,福建省闽候县人,一九三八年生于鼓浪屿,入藉厦门。一九四九年随母陈织娘旅居印尼。六一年毕业于玛琅圣道神学院,应聘印尼万隆福音堂,六四年膺任牧职,后复深造美国Reformed Theological Seminary(归正神学院)获教牧博士。唐牧师在福音堂牧会四十余载,教会成人会友近七千人,热心差传,植堂,兴办教育,开设诊所、圣经夜校等,乃一蒙神大大祝福之教会。唐牧师经常在国内外讲学,证道领会,培灵布道,并写出许多灵恩充沛、深入浅出、旋律优美、感人肺腑的歌曲。他的《合神心意》短歌蒙神使用,已感动超过一千人奉献事主。唐牧师蒙神厚赐先后创办了印尼归正福音协会及万隆福音神学院,并为该院院长,是一位多有属灵恩赐的牧者。主后两千年唐牧师以万隆福音堂终身属灵领袖之身份,协助环球特具属灵潜能之教会,经常坎访菲律宾、纽西兰、美国各地华人教会促进教会合一,在圣善诸工、教牧长执训练及会政协调上独具卓见。他现任美国加州山景迦南台湾基督教会牧职,为该堂主任牧师。

 

传奇式家族

  问:您的家族我们早就通过《陈织娘的一生》看到了,也从唐崇荣牧师和唐崇怀牧师的讲道、讲学中听到过多次,很富有传奇性。很想听听您自己的感受?

  答:我们从小受母亲教诲,是妈妈一手把我们养育大的。我们家早年住在厦门,爸爸不久就去世了。感谢神的是,他老人家在临去世前一年接受了福音,信了主,这样我们全家皆蒙神恩。还记得小时候家景窘迫,老是吃番薯。只有礼拜天礼拜结束之后中午回家吃一顿米饭,算是圣日的庄严“午餐”。1949年妈妈得到主的异象要带我们几个孩子离开大陆到印尼。我们是乘坐“十三港”的“芝字号”最后一班船离陆到印尼,刚巧是在大陆易手前夕。这样一别就是50多年。至于我个人,承母诲颇多,她是一位伟大而又敬虔的女性。

  问:您自己清楚得救、清楚蒙召是在何时?

  答:我个人清楚蒙恩得救是在中学时。当然,从小学六年级我就盼着事奉主。高中毕业之际,在印尼召开第一届青年进修会,计志文、薛玉光等担任主讲。当时大会主题信息是“三个呼声——地狱阴间的呼声、马其顿的呼声和上帝宝座的呼声”。其中,地狱阴间的呼声最为感动我。“有一个财主,穿着紫色袍和细麻布衣服,天天奢华宴乐。又有一个讨饭的,名叫拉撒路,浑身生疮,被人放在财主门口,要得财主桌子上掉下来的零碎充饥,并且狗来舔他的疮。后来那讨饭的死了,被天使带去放在亚伯拉罕的怀里。财主也死了,并且埋葬了。他在阴间受痛苦,举目远远地望见亚伯拉罕,又望见拉撒路在他怀里,就喊着说:‘我祖亚伯拉罕哪,可怜我吧!打发拉撒路来,用指头尖蘸点水,凉凉我的舌头,因为我在这火焰里,极其痛苦。’亚伯拉罕说:‘儿啊,你该回想你生前享过福,拉撒路也受过苦;如今他在这里得安慰,你倒受痛苦。不但这样,并且在你我之间,有深渊限定,以致人要从这边过到你们那边是不能的;要从那边过到我们这边也是不能的。’财主说:‘我祖啊!既是这样,求你打发拉撒路到我父家去,因为我还有五个弟兄,他可以对他们作见证,免得他们也来到这痛苦的地方。’亚伯拉罕说:‘他们有摩西和先知的话可以听从。’他说:‘我祖亚伯拉罕哪,不是的,若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到他们那里去的,他们必要悔改。’亚伯拉罕说:‘若不听从摩西和先知的话,就是有一个从死里复活的,他们也是不听劝’”(路16:19-31)。就是听到这段信息促使我受感动读神学。我们家五个弟兄就在同一年先后在不同场合蒙召奉献给神。这是神迹。

  问:你们几个弟兄各有什么样的恩赐?

  答:家兄崇平恩赐在宣教,我个人在牧会,崇荣在开布道会和奋兴会,崇怀在神学教育,崇枢是文字事工。我们几个中崇荣是公认比较幽默和活跃,他自己也承认。

 

从装备到牧会

  问:您是高中毕业后进入玛琅圣道神学院读书,那里怎么样?据我们所知,那里当时神学水平不是很高。

  答:有的学校因老师出名,有的学校因学生出名。玛琅出了很多出色学生。其实进一所学校不过借一个池子而已,不在于学校如何,而在于我们已得到了生命的活水,有了自己的生命之源,也就不会太受学校限制。我们那个神学院很强调背诵圣经。目前国内大陆教会最大的长处是什么也不懂但懂圣经;很多传道人的问题是什么都熟就是圣经不熟。

  问:我们知道唐崇怀牧师早年比较受敬虔派传统影响。在当时的神学背景下您自己有没有过什么挣扎和迷惘期?

  答:我曾经在梦境中看见很多儿童从悬崖上坠落下去,所以当时很关心儿童事工。那时也曾想放弃奉献,但神的手在我身上有一些沉重管教,使我进了医院。我明白这些想法都是从世上来的情欲,于是重新把自己奉献给神。三年后顺利念完了神学。还有一点就是我曾在梦中得到一句提醒,要我看以弗所书六章六节。我曾经背诵过很多神的话语,像诗篇,甚至连马太福音的家谱都背诵过。但对这一节经文没有细致印象,于是就起来查阅,一看之下很感动:“不要只在眼前侍奉,像是讨人喜欢的,要像基督的仆人,从心里遵行神的旨意”。这也成为我一生事奉的纲领。不要只在眼前事奉,要严格按照神的教导来做,所以自己待己对人都很严,当然也会得罪一些人。

  问:神学院毕业后,您就到了印尼万隆福音堂,一待就是四十多年。当初去的时候有没有这么想到会待得这么久?

  答:临去之时还记得两个学兄分别对我讲的话。一个说:不要太久待在一个地方,可以一两年换一个地方,这样不必辛苦备讲章,而且去时大家拍手欢迎,走时大家流泪欢送;另一个学兄说:去一个地方就要准备活在那里,死在那里。我听了第二个学兄的话,一待就是四十多年。一般说来一个传道人到一个地方,最少七年才有成效,所以要扎下根去。

  问:听说您刚去的时候长老们很不好,给您吃了不少的苦头;但您还是忍住了,待了下来?

  答:没有什么很坏的长老之事。我去时教会刚分裂,一位老牧师走了,教会分成两派。我就只能单靠主,靠着主灵的引导,在一位牧师手下三年,后来他也走了,我在1964年被按立为牧师。刚进去的时候我什么都做,后来就做主任牧师。

  问:您三年之久在主任牧师手下。当时,您心境现在还记得么?

  答:三年来帮助主任牧师在我是尽本分,我就尽心竭力做工,别的事情很少管。让我每天做几个钟头就几个钟头,随时可以应。不去计较个人得失。我刚去教会时很苦。刚去时,教会一位执事带我到附近小餐馆吃饭之后就告诉我说以后你就在这里吃饭。于是以后我就在那里吃饭。当时我的工资刚好够在那样的地方每天吃一餐。所以,节衣缩食,一餐当三餐吃,营养跟不上,不久眼睛就不行了。为了配一副眼镜我忍饥挨饿两月之久。后来结婚时,我只能戴着眼镜。现在你们看我不用戴眼睛,眼睛很好,连小字圣经都看得很清楚!这是神迹,我向神求讲道的时候不戴眼睛,免得和信徒之间有隔膜,结果神垂听了我的祷告。

  问:教会那个时候为什么会这样对待传道人?

  答:起初连他们也没想到就是了。我没发过任何牢骚。而且还尽量省吃俭用节约钱来供应家中老母,让她老人家知道传道人不穷。神很怜悯,也感动爱他的人来爱你。没问题,自己有了难处绝不要告诉别人,神知道。不能过就挨着过,没有问题,这条路就是这么走的。没有走过的人不会体贴神的心。现在我就很知道疼爱自己的同工。那个时候,崇怀到美国去读书时,一天搬20吨铁条,大冬天光着膀子,手都磨出血来,不是也过来了么?现在我们也跟学校反映,让他们对学生好一些,多体贴一些,神也眷顾,现在不管传道人还是学生都待遇好多了。

 

关于牧会与教会建制

  问:您所在的万隆福音堂有什么特点?

  答:万隆是西爪哇的省会,人口有三百万,学府云集,又是工业园区,亦为避暑胜地。我们万隆福音堂有很多学者信徒,所以对传道人挑战很大。我们就战战兢兢和弟兄姊妹们搭配服事,尽心合一做主的圣工。教会从当初的二百五十人,发展到今天的七千人。这是主的恩典与我们同在。

  问:四十年如一日,天天面对相同面孔,您怎么能保证自己始终传讲新鲜、活泼的信息呢?

  答:住久了不能搬家,但可以搬家具啊。一方面在事奉中要发展多元化事奉,不要只注重一个层面,比如可以训练自己面多不同的人群讲道,对妇女部,对少年团契,对主日学等,要多多培养新同工起来参与事奉。同时,要立定心志,扎根在教会,这样就会以殿为家,对教会产生感情。当然,在这其中还要自己不断追求,不断学习,不断有变化。对主的道有渴慕,对知识有兴趣。我的中文就是自学的。

  问:您自己难道就从没怀疑过自己的恩赐?

  答:没有怀疑过。读神学时,我全校考试第一,曾两天读完一本圣经。有人问我:毕业后没人请你怎么办?我说:“不怕人不请,只怕艺不精。”念神学时,我严格对待自己。就像一个飞行员,在空中不能出一点差错,不能有一点疏忽。所以,在读书时候,自己就有种“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心态,处理任何神学问题决不随便和马虎,这样到了牧会的时候就得心应手。

  问:实际牧会中其实有很多实际问题,怎么处理?

  答:很多时候,未雨绸缪很重要。教会问题还没有发生就提前设防。在召开教会会议时也是如此。自己先想好摆出几条几条,开会时问还有没有其他条款,然后从中做出选择和得出决议。我们教会的民主不是大众民主,而是“主导”民主,就是以圣经、以主的引导为主的民主。

  问:“教会问题还没有发生就提前设防”——有没有具体例子?

  答:比如,邻居一个教会分裂,信徒可能会谈论此事。我在讲台上老早就先“设防”——“来说是非者,就是是非人;不是是非人,不谈是非事。”这样,当别人来问我们教会信徒对此事的看法时,他们马上就会说:牧师早说了,不要我们随便评论此事。通过这样的预防,让信徒养成不随便批评传道人的习惯,别动不动就批斗自己的牧师。这是魔鬼的诡计。

  问:你们教会的开会制度如何规定?

  答:我们一个月每周都会有会议,分别有长老会、长执会、信众会和筹划会、搭配会等,这样既可以充分把下边的意见、建议反映上来,又可把上边的决议执行下去。

  问:你们是不是按照长老会的模式建制?

  答:不完全按照长老会模式,虽然我们认为长老会模式是最合乎圣经的。我们教会的建制是:福音性的中央集权制和长老代议制的管理方式相结合。

  我们教会的运作一切以福音为主,一切事工必须有福音价值方可去做。即使是福利事工也须为了传福音。这就是“以艺载道”,用这个办法带出福音精神。

  问:比如说你们教会的医院是如何围绕您所说的福音精神来开展工作的?

  答:我们首先要成为同类医院中最好的医院,让患者享受到最为现代化和最便宜的医药服务,首先满足患者的需要,以此带出福音精神来。医院名声好,就好做事。我们医院医生给病人开刀前,会先告诉病人说人有灵魂,这一次动手术不一定就绝对可靠,所以要不要先一起来祷告;这样的话,哪怕死了,也有听福音的机会。行善是我们的本分,但传福音是我们的目的。

  问:你们教会如何选长老?

  答:长老代议制目前是最好的一种制度,从神领受的主权,托付有智慧的、有信心的、被圣灵充满的、有好名声的信徒来成为长老代议。基本说来,每个信徒都有选举权,但不一定都有被选举权。我们选举长老一般根据使徒行传第六章和提摩太前书第二章的条件,就是刚才说到的四个条件:有智慧、有信心、被圣灵充满和有好名声。选举出来之后便搭配事奉。其实牧师也是长老,传道人的去留不是执事决定而是长老决定,因为这是比较重大的属灵事情。我们教会没有执事会议,只有长老会议和长执会议。

  问:什么叫中央集权制?

  答:简单说就是“一个脑子、一张桌子、一口袋子”——大家一定要同心合意思,有什么意见桌面上谈,开诚布公,有无相通,钱收了归公。明确了的决定谁也不可以违背,大公无私,这样教会就不会乱,就不会有偏心。

  问:在您的事奉中遇到伤害您的事情您一般如何处理?您有没有在牧会中受过伤?

  答:你不当成伤害不就不是伤害了么?!同桌吃饭的人拿脚踢你这一类事免不了,但一想到主耶稣不就心平气和了么?长执遇到事情要经过我,也拿我是问;同工不对劲,有主任去调节。实在有矛盾了,可以分开,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干呢?保罗和巴拿巴有分开的经历,计志文和宋尚节有分开的例子,神不是也祝福了么?不过有一点要注意就是了,那就是要先做伙计后做老板,不要总想当领袖。我们一个同工初进教会一般先交给资深长老来训练,先学习的功课就是谦卑。只有先做大家庭的媳妇才能再做小家庭的主妇。

  问:同工们顺服您的领导么?

  答:有的人有领袖欲没领袖才,有的人有领袖才没领袖欲。所以,只要是神给权柄那就顺服好了,不能做帅运筹帷幄就做将征战沙场。一般说来,还是低调一些、按部就班的好,等着主把权柄给你。我的同工们很是爱护我,大家以父的事为念,也尊重神的仆人。

  问:您怎么可能四十年如一日每周面对同样的听众来讲道呢?他们喜欢你么?

  答:为什么要他们喜欢你呢?会友不需要喜欢我,只要他们热爱主的道就好了。传主的道,自己的生命首先要成为道化的生命,成为道的范本,会友爱道就会爱你。不过传道人不要追求这个,而是追求在主里面生命的成长。对神的道千万别半生不熟。属灵装备太要紧了。很多人只是半路出家就忙着讲来讲去,没有在真理上下功夫,没有真正的属灵素质。若是真理本身藉着你能够道化,单单讲主的道就会从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充足有余,绵延不绝。

 

道与文化

  问:从您的讲道中听得出您对中国文化很精通。如何看待道与中国文化的关系?

  答:从北京祭祀用的天坛可以看出过去中国文化中的祭天跟旧约的祭祀生活比较接近,中国儒家的孝道跟圣经中的孝敬父母诫命差不多,还有中国文化中很多为人之道和圣经中的说法很接近。其实,中国人和犹太人本来都是闪的后裔,有着共同血缘,也有很多共通之处。多了解中国文化,和中国人接触时就较易进入他们内心世界。保罗也强调向什么人就做什么人,学习对方的文化。对于中国文化,我个人纯粹是种爱好而已。我也建议传道人要多读、多看、多想、多写,什么书都多读一点,注意多样化,不单偏于一种。神给我们兄弟们有比较特殊的恩赐——就是记性好,吸收快。很多时候过目不忘,运用自如。读多了,就会使用起来使自己的讲章有血有肉。讲到一种东西时,就在它的背景中来谈。在印尼就讲印尼话,在那个文化系统中就听着亲切。

  问:利玛窦早就提出“合儒”、“补儒”和“超儒”的说法,但是在做的过程中很难,不小心就被文化牵过去了。您有没有想过这种危险?

  答:道与文化的关系有两种:有的人用圣经讲中国文化,有的人用中国文化讲圣经,这是不同出发点。我觉得应该以道为本来处理文化问题。万不可反过来,虽然也有其价值,但那不是传道人要干的事。要让文化成为道的工具,一切与福音无关的个人兴趣都要割爱。要“以文载道”,别“道以载文”来炫耀学问的广博和深厚之类。很多传道人在讲道时大谈特谈什么魔鬼不魔鬼的,成了传“鬼道”。不能舍本逐末替魔鬼宣传。

  问:你们教会办了医院、中小学和大学等,有没有舍本逐末?

  答:人有灵魂和身体,除了物质需要之外人还有精神和心灵需要。所以,不妨给教会多开几个门。天主教三项鼎立:医院、学校和教会。结果很多时候,忙着办医院和学校而忘了教会传福音。但也不能因噎废食,我们觉得教会既要开正门传福音,又有开侧门和旁门。当然,要学会关住后门,别让前门进了后门就出才好。开旁门就是要办慈善和福利事情,开展退修营,开墓地等,这些都是次要的、附带的。所罗门的宫殿有三层,但都比圣殿低。这些教会的福利事工不能超过了正工,教会巩固和坚固是最要紧的,其次才可以通过这一些事情来吸引一些人。

  问:你们学校怎么开课?

  答:我们一般是找一个主内的老师来开一门必要的课程。1966年很多华侨的学校关闭了,我们却能够坚持用华文来开宗教课,以圣经为课本,“文以载道”。后来华文开放了,很多人都我们这里学华文。

  问:当局怎会允许你们办学呢?

  答:在印尼办学一般是通过政治部、教育部和宗教部这三个部门。我们当然可以在宗教部的名义下边理直气壮地办学。我们用华语开的宗教课用补习的方式曾办到五百多个人的班级。我们学校不单单收基督徒子弟,也收回教子弟,我们有小学、初中和高中。我们自己可以设立高考点,政府承认我们的学历。当然我们的师资一定是基督徒,是真正师范出来的。教会起初只是办小学,每一个班级的班主任是布道专家,每天留几个学生谈谈,结果很多孩子信主,他们也带他们的家长来教会信主。

 

万隆福音堂教会常规

  问:听说你们万隆福音堂实行刷卡制,每次来聚会的时候就刷卡?

  答:是这样。我们教会每周有二十二场聚会,每天礼拜天的聚会人数很多,这样刷卡的话有很多好处:第一,可以看一看信徒是什么时候来的;第二,卡可以作为资料,看一看谁没有来,不用点名就知道了。现在我们教会还进一步,奉献也实行刷卡制,或者填表,或用信用卡,很方便。当然,人名不用公开,只知道钱进来即可。

  问:听说你们已经刷卡十几年了,当初信徒没有反对者么?

  答:反对什么?我们早就教导信徒相信教牧们的选择是好的。很多时候不反对就是帮助了。别盼着每个人都爱你、赞成你。

  问:你们教会同工有多少?

  答:我们教会每周都有几百人在共同做事。我们的牧师有10个,传道30位,执事24人。这些人又分为10个层面的工作。每个层面又有小组在运作,大概有三十多个小组。只要授权清楚,不会感到疲累。当然,要紧的是传道人要合一,一起祷告一起准备。我们一般有公祷、小组祷告、总堂祷告和各区各处的祷告等。跟神交通,不一定非得跑到教会来不可,何必大家都跑这么远的路到教会才能祷告?坐车时间也可以祷告啊。

  问:你们教会如何处理反对的意见?

  答:反对的意见必须用书面,必须签名。匿名信是废纸一张。公事公办,私事私办。长老会的规则是因为你已经授权了,所以不必什么事情都跟你讨论等你的同意。

  问:你们的主日讲道信息如何安排?

  答:我们有专门安排的小组。一般在年初我们一年的题目早就公布了,有时有些调整。礼拜五我们会有三个小时同工聚在一起讨论、祷告。跟同工搭配一定要很好。好像飞机公司,人家不问谁作飞行员。谁讲都一样,神的信息都好。我们教会一般有三年计划和五年计划,每年大体有个主题,注意讲道时候的理论性和例证性相搭配。比如有差传年,有圣乐主日,有神学主日等。基督是教会的头,有了属灵的生命与属灵的高度,站在高处看平原就是不一样。同工疲惫时,我们会差他去旅游。

 

关于讲道

  问:传道时传道人自己都不感动怎么办?

  答:全然降服神的带领好了,讲道不是凭着个人情绪,只要尽了本分,讲清楚就可以了。哪怕读圣经,都会有圣灵动工。重要的是神的话。我们要作先知式讲道,这跟祭司工作不同。祭司是守在那里,按着时候来做;但是先知是有了神的话就讲,没有神的话就不讲。

  问:你说过和合本圣经主祷文翻译的“不要叫我们遇见试探”很差,又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很好。您到底如何评价和合本?

  答:其实和合本整个翻译非常好。我这样说可以在讲道中保持一个平衡,不至于太偏。是啊,神感动那么多人来翻译,有自己的美意,爱都来不及了,何必跟人家过不去?

  问:您讲道的时候似乎很有驾驭能力,尤其感情上能够自控也能控场。

  答:讲道是对心说话,所以要知道自己的对象是谁。我自己也不懂自己这种驾驭能力从何而来。神在用我,圣灵在带领,我不过是一跟管道而已。神带领人怎么样就会怎么样。一般说来,讲道有宣读式,有自由式,也有架构式讲道。提前有腹稿很要紧,就像炒菜一样,该用什么原料当然要心中有数。讲道时最好不要太熟,也不要太生。太熟悉了会依靠自己,太生疏了就表明连自己也不信。

  问:您在讲道时流泪说您的孩子曾问您为什么做一个传道人,很不理解您。那时您自己有没有后悔做一个传道人?

  答:在神面前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我们的神拣选和呼召没有后悔。我只是可惜自己的孩子为什么不懂,为孩子祷告,不用多解释什么,有一天他会明白。现在好多了。只有属灵的人才能理解属灵的事。很多时候和你无关,那是和孩子的灵命有关。

 

结语:劝勉的话

  问:请您给大陆传道人有些劝勉。

  答:大陆传道人对神的呼召很清楚,这很好。他们任劳任怨,很可取。大陆同工应该有搭配事工,属灵方面相信圣灵的引导和主导,相信爱主的人会在圣灵的引导下聚集起来。同工们需要在不同的岗位上服事主。大陆信徒单纯热切,对神的话语充满了渴慕,对圣经很熟悉,将来前途无可限量。教会是根据神道的本质来成长的。在局限中神会给灵巧,在灵巧中我们还要驯良,心里要诚实。不论什么政权都顺服,只是要看清领导是什么人。目前,在中国有好多困难,但是神的恩典够用。要靠着神的恩典克服一切困难。虽然你们金子银子都没有,但却拥有叫瘸子起来行走的能力。千万别金子银子都有了,但是却没有了属灵的权柄。这样的话很可怜。

  问:您对青年同工有何劝勉?

  答:一定要自洁,脱离卑贱的事,清心祷告,言语行为上活得更美更好。同时认识到神的主权具体如何在自己的生命中引导。凡是受过加尔文体系影响的传道人一般都会比较积极。把一切带到神的面前,成就神伟大的工作。一个真正道化的生命一定不懒惰、不懈怠。

  问:目前我们大陆教会现状有很多难处,没有组织没有榜样没有传统,牧师的素质特别低。您有什么建议?

  答:没有组织没有榜样没有传统,就没有好了,不必理他。我们相信神在大陆会兴起传道人来做牧养的工作。我要提醒你们牧师:一定要有探访。中国很奇怪,世界上没有你们这样的。不必建立什么传统,圣灵说不必就不必。重要的是切实牧养和教导。别太用人的想法。到什么地步就照什么地步行。教会是神的,让神的能力来引导。We just do our best, let God do the rest(我们尽力而为,然后放手给神)。神有自己的时候和方法。

Jan 8,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神何以用慕迪

by R. A. Torrey 叨雷

       在八十六年前(一八三七年二月五日),美國北田一個窮苦的農家裏,生了一個小孩;這個小孩子長大的時候,卻成了那個世紀中最偉大的人物;他的名字,就是「慕迪」 (Dwight L.Moody)!

我們很多有名的大將軍、政治家、文學家,以及一切的科學家;但他們的工作,與他們的生命一同止息;我們再不能得著他們的幫助。惟獨慕迪的工作是沒有止息;他的影響仍舊留在人間;近來自美洲擴大至全世界;各國的人都因著他得著屬靈的供應。我相信他的工作,還將繼續存到永遠。

現在我要說:「神何以用慕迪。」因我想這是值得我們注意的。我不是要誇獎「慕迪」,乃是那榮耀的神怎樣愛他、用他;主耶穌怎樣為他死、為他復活,來救贖他;聖靈怎樣在他裏面運行,使他得著屬靈的能力。我深信當日用慕迪的神,今日也能用我們,若我們肯照慕迪所行的去行!

慕迪所以被主大用,最基本的秘訣,是在於詩篇第六十二篇11節:「神說了一次、兩次,我都聽見,就是「能力都屬乎神」。」按我所知道的,他得力的秘訣,是在於此。能力的源頭不是出於慕迪;也不是出於芬尼(C.G.Finney),或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其他為主所大用的基督徒。感謝神!我很喜樂,因為能力是出乎神;慕迪所有的力量,也是從祂而來的。

神將能力賜給人,不是隨便的。雖然祂能照著祂所歡喜的去作,祂歡喜誰,就賜給誰;但祂也必看接受的人,能否遵行祂的條件。而這些條件都明明記在聖經裏。感謝神!慕迪遵行了,神就把能力賜給他,使他成為那世代中,最有能力的傳道人。

慕迪所遵行的條件是甚麼呢?按我所認識的,在他的生命中,有七個特點,所以他配被神大大的使用。


一.是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

慕迪為神所用的第一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他的身體共有二百八十磅,每磅他都獻給神!他所有的,和他所行的,也都是屬乎主。這不是說,慕迪是一個完全人。我若認真的察看他的生命,至少也能找出不少的罪來。世上實在沒有一個是完全人,我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但完全屬神的人,就是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神的旨意;完全順服祂,並且為祂的緣故,不顧一切的人;我卻已經看見了。然而,他們也有不純全的地方。
在慕迪晚年的時候,與我是最接近,我想他心裏的事,差不多全都告訴了我。我相信有些事,他只告訴我而不向第二個人說的。我知道他的短處;然而,我曉得他是一個完全屬神的人。

我在芝加哥城第一個月的時候,與慕迪交通一件事,意見不合。慕迪便頂溫和、頂坦白的,對我說:「叨雷!即便神若要我從一這窗口跳下,我也要順服祂!」我相信,他是會跳下去的。無論神要他作甚麼,他所曉得的,他都會作。他實在是完全屬主的,沒有為自己再保留一點!

亨利(Henry Varley)是慕迪早年最親密的弟兄。他常引慕迪的話語:「我們知道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神要如何用他! 」亨利說這話的時候,慕迪便說:「我要作那一個人!」我想,我們現在不用等著看神如何用那完全順服祂的人,我們在慕迪身上,就可以看見了。若你和我要給神用,就要像慕迪一樣;我們必須要把我們自己,和一切屬自己的,都要完全交在神的手裏,任憑祂怎樣使用我們,獨一遵行祂一切的吩咐。

現今在主的工廠中,有許多僕人和使女;聰明的、有學問的、離棄罪惡的,和甘心棄絕一切的,這實在不少。只因對於主沒有「完全的降服」,就沒有得著「完全的能力」!我們要作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麼?


二.是一個真正禱告的人

慕迪得能力的第二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真正禱告的人。我常聽見人說:「我曾走了數十里的路,為著去看慕迪和聽他講道;他實在是一個有能力的傳道人。」我也承認這句話,因他實在是我所曉得的,一個大有能力的傳道人。

我們有機會能聽他講道,實在是有福的。我和他配搭事奉多時,我能作見證,他的禱告比他的講道更有能力!多少的時候,當他遇見難處,好像是無法解決的,但他曉得如何勝過難處;他靈裏深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他相信禱告,可以成就一切神所能成的!

每次他要出去為神作工的時候,他常寫信給我說:「我要到某處作工,由某日起,請你和你的學生,為我禁食禱告一天。」我接到了他的信,就在課堂裏報告說:「慕迪請我為他禁食禱告一天;使我們自己和他的工作,都可蒙著主的恩典。」有時因著他的請求,我們禱告直至深夜三、四點,或一直到天亮不止。我認識了許多的人,都是因著那幾次的禱告而悔改的,他們生命大大改變,且到處為主作工了!

有一日,慕迪特到我家裏,請我和他一同出外跑馬車。我們是向拉不爾地方跑去。在車上,我們交通到許多重大的和艱難的事,就是關於主工的事;那些難處,是我們所想不到的。我們正在交通的時候,忽然下起大雨來,慕迪就把馬車驅到可避雨的地方,使馬躲避風雨;既安頓好了,他就對我說:「叨雷!我們一同來禱告。」我就先禱告,我禱告完了,他仍不住地禱告。

弟兄阿,我巴不得你們能聽見他的禱告!那樣的簡單,有信心的、有能力的,和直接向主的禱告,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雨停了,我們就回家去。我們所交通的難處,都已一一的被我們勝過了!我們學校的工作,以及其他的工作都得著順利的進行,並沒有甚麼難處,一直到今天。

我們還在路上的時候,慕迪對我說:「叨雷!任別人來譏笑議論我們,我們只要持定神所託付我們的工作,至死忠心,把一切難處交托神。」

有一次在芝加哥,慕迪對我說:「我今日計畫在北田並這裏的工作,應需款兩萬元,沒有兩萬元我們不能繼續進行。我定意靠著禱告,仰望神,求神供給。」他沒有將他的需要告訴別人;就是無錢付這數目的人,他也不告訴。惟獨的仰望神說:「我的工作上需款兩萬元,求主把這款給我;還要求主,使我曉得這款是從你那裏來的呢!」

感謝主!神到底聽了他的禱告,那錢的來歷,使他明白真是神所預備的。我可以說,慕迪真是一個相信禱告的人。他不但在知識上是這樣相信,在經歷上他同樣是有實際的經歷的。他是凡事藉著禱告,來應付每一種難處;凡事藉著禱告來擔當每一件工作;除神以外,他無別的倚靠!


三.是一個勤讀聖經且切實遵行的人

慕迪得能力的第三個秘訣,因為他是勤讀聖經且切實遵行的人。現在各處地方的人,多說慕迪不是一個讀書的人;但我說,他實在是一個讀書的人。他沒有讀過「心理學」,也沒有讀過「人類學」,就是「人類學」這名詞,他也不曉得;至於「生理學」、「哲學」、以及各種的科學,他也都不懂得的;甚至現今所謂的「神學」,他也沒有讀過。但他卻讀過一本書,就是「聖經」!那本的聖書,比全世界的書還要寶貴。我相信他平生必清早起來虔讀聖經,至死也沒有改變!他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是約在四點鐘的前後,一起床不作別的事,就讀聖經。

有一次,他對我說:「我必須在人還沒有起床的時候,先起床;然後我所讀的,才能精透。」他讀聖經的地方,在於家中安靜的房子裏。在那裏他關上門,獨與他的主和他的聖經相對。

有一次,我任萬國工人靈修會主席的時候,接到慕迪的信,叫我在聚會後到北田去。那時,我已負責辦理聖經學院院長的事。我去北田的那一天,慕迪就請了許多黑門學院的教員,和北田聖經學院的教員,到他家裏與我交通各學院的事。一直講到深夜,待各人散去以後,慕迪還和我解決幾個問題。當夜我就睡在他家裏,那是我第一次在他家裏過夜。

到睡的時候,當然不止是深夜了!第二天清早五點鐘,我聽見房門外有叩門的聲音,說:「叨雷!你起床否?我要與你出去。」我通常是沒有那麼早起來的,但不過那日我起得特別早。後來我才曉得,慕迪在兩個鐘頭前,已經起來在他的房子裏讀經禱告了!這事真的深深感動我,使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現今的傳道人,想要得著講道的能力,卻把神的聖書忽略了,如何能得著能力呢?就是讀了許多屬靈的書,參加了許多名人的聚會,或禱告終夜,以求屬靈的能力,卻沒有常常虔讀聖經,你就不能得著那能力!就是得著了,若不讀經,也不能長久的。因為聖經是神傳遞屬靈能力的器皿;祂的能力,是因著祂的話來賜給人的。

可惜現今一百個基督徒當中,有九十九個沒有天天真實的讀經。他們乃是把讀經的事,當作兒戲!所以一百個的基督徒當中,九十九個在生命和工作上,本當可以剛強的,卻變成軟弱的了!
慕迪每次傳道,能使許多人來聽,大半也是因為他對於聖經有徹底的認識,且有實際的經歷。

一八九三年十月,芝加哥有一大紀念日,叫做「芝加哥日」,那日所有芝加哥的戲院,都停演一天。因為所有芝加哥人,都要到世界公賣場去。但慕迪吩咐我說:「叨雷!為我租了中央音樂院,並通告各處,那天上午九時直至下午六時,我們要在那裏聚會。」我便驚疑的回答說:「那天我們從哪裏得人呢?因為全城的人,都要到世界公賣場去,戲院都不敢開門,沒有人要到城這裏來的!」慕迪說:「你照我所說的去作吧!」因此,我就租定了那個音樂院,並遍發聚會的通告;但是,我的心還是掛慮有沒有人來。

「芝加哥日」到了,按著秩序單,我要在午時的佈道會裏講道,只因許多手續還沒有辦妥,遲至快要到午刻的時候,才赴會。我想人數是不會多的,進入會場時必然十分方便,哪知會場的前廊以及廊階,都滿了人;會場裏面更不必說了!我那時無門可入,若不是從窗口進去,他們將坐到午刻還是沒有講員!這無他,因為他們曉得,慕迪雖然沒有讀過科學以及一切人的學理,然而卻對於聖經十分熟識,所以他們都喜歡聽他講道。

一次,芝加哥所有的傳道人,派我去請慕迪來芝加哥聚會,那是慕迪一生最後一次到芝加哥。慕迪對我說:「你若能把芝加哥城的演講廳租來為聚會的地方,並通告從禮拜一起,一直到禮拜六,每天上午十時至下午三時,為聚會時間,我就應許你去。」我說:「慕迪!你曉得芝加哥是一大商埠,除禮拜日以外,沒有人能於上午十時至下午三時出來的;你能不能改在晚上,並且是禮拜日聚會麼?」他說:「不行,我若改在晚上及禮拜日聚會,對於城裏各禮拜堂平常的聚會,是有妨礙的!」

於是我回到芝加哥,把大演講廳租來,那是城中最大的會場,可容納七千餘人,併發通告給各處的人,按時來赴會。通告一發,反對的函件便陸續寄來;那大商家姓薛的來信說:「叨雷先生!你曉得那些商人都是喜歡聽慕迪講道的,但我們在上午十時至下午三時,哪裏走得開呢?請你改在晚上好麼?」同樣的信,我收到了許多!不得已又和慕迪交通一下,但慕迪說:「你還是照著我所說的去作吧!」

聚會的頭一天上午,我提早半點鐘赴會;但我還是擔憂有沒有人來;哪知道演講廳的門口,以及附近的馬路上,已有許多人站著等候開門了,除電車路外,均都被人塞住。我走到後門,後門口也為人所塞滿,幾乎無路可通。

等到聚會的時候,場外人數與場內是相等的。我們就請了二十個的警員來維持門口秩序,因為人數實在很多,警員幾乎也站立不穩。我想世上再沒有第二個人,在那樣的時間內,能吸引這麼多的人來聚會!這是因為慕迪只認識聖經。這個滅亡的世界所饑渴的,就是神自己的話;所以那些熟練聖經的人,是為世人所喜愛的!

當世界公賣場在芝加哥開幕的時候,也沒有人能吸引人來聚會,如像慕迪那樣多。照著報紙上所記的,當時的人說:「這次的聚會,可算為一次最大的聚會。」

有一才學兼有的人,被請為講員,那個機會,是他一生中最難得的;於是,就先期預備一個動人的講題,叫作「舊道學的新講解」。他預備的時候,必十分小心;預備好了,就送給他最知己、最有學問的弟兄看。弟兄為他修改一點;於是他照弟兄所改的,重新抄過,又送給他人看;前後更改共三次之多;在他看來是完全了。日期到了,他就上芝加哥去;他講道的時候,是禮拜六上午十一時,他預先站在門口,等候人入場。等到鐘鳴十一時,他的會場中,只有十一位婦女和兩個男人!

但慕迪的聚會,無論何時,芝加哥沒有一個聚會的地方,能容得下他的會眾!所以,弟兄姊妹們!你們若要多人來聽道,並使他們因所聽的道得著益處,你們務要虔讀聖經、傳聖經、和教聖經;因為惟獨聖經是神所默示的;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是帶著能力的!


四.是一個謙卑的人

神多年用慕迪的第四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謙卑的人。我想在我生平所認識的人中間,他是謙卑的!他常引別人的話說:「有信心的人,是得福最多的人;有愛心的人,是施福最多的人;但謙卑的人,是蒙神保守最多的人!」他自己是一個謙卑的人,所以,他能保守他所得著的人!

我記得,他常常看別人比自己強。每逢聚會,他常請我們這些年青的人,坐在講臺上,他自己在台前講道,並用他的指頭,指著我們說:「在我後頭來的,有比我更有用的人!」我不曉得他怎能相信這事,但他確實的相信了,他的後輩要比他自己有用,沒有一點的虛假。他心裏實在輕看自己,重看別人!他實在相信,神要用別人,過於用他自己!

他常喜歡隱藏自己,讓別人前進。每次在北田聚會,他總要請他的同工:如慕安得烈、麥顧烈高、摩根等講道;他自己在後頭幫忙。我們若要請他講道,只得在大會中報告說:「下次我們請慕迪講道。」這樣,使他難於推辭。他自己實在願意作隱藏的事奉!

現今有多少的人,就學問才幹而論,實是教會的盼望;神也曾大大使用他;後來卻因他自高自大,墜入魔鬼的網羅,變成無用的人了!四十餘年以來,我已經見過許多這樣的人了。當初人們都看他們為不可多得的人才,如今已寂寞無聲,被神棄絕了!你們應當曉得,當他們自高自大,以不可多得的人才自居的時候,神就不能不棄絕他們!

我記得有一個人,從前在一大會裏與我同工,工作的結果頂好,人都看重他。一日我與他同行,他就對我說:「叨雷!我們兩個人,都是教會中不可少的人!」我回答說:「約翰!你這樣說,使我心裏十分憂愁難過,因我在聖經裏,見過多少人,被神重用以後,因以自己為要緊的人物,便被神棄絕了!」自從那個時候開始,神再沒有用這個人了,我想他還在世上,但世人沒有聽見他的名字!

神何以用慕迪,過於其他與慕迪同時的人;但他沒有一點「不與人同」的態度!有一天,他對我說:「紐約有一個傳道人,現在死了;他作了一件頂愚拙的事。我想像他那樣聰明,是不應當這樣作事的;就是一次我聚會完了,他來對我說:「少年人阿!你今天晚上所講的道,十分超絕!」他的話幾乎使我的頭,從前面轉到背後去!」

但感謝主!慕迪的心絕不動搖;就是當英格蘭、愛爾蘭,及蘇格蘭所有的會督、牧師,都要跟隨他的時候,他仍然絲毫無所動。他常俯伏在神的腳前,承認自己不過是一個無用的人,且求神使他謙卑,不叫他自滿!神實在是聽了他的禱告。

所以,我所親愛的弟兄姊妹!特別是年青的人,要注意你們的前頭,有一個魔鬼最惡毒的網羅。現時神才用你們,人都指著你們說:「這個青年所得的恩賜,是何等寶貴呢!他的能力,又是何等的大呢!」你們切要俯伏在神面前自卑;因為魔鬼若不能使你們灰心,就要用牠更厲害的詭計,在你們的耳邊說:「你是現今世代最難得的傳道人,可比當時的慕迪。」你們若接受了牠的話,你們就墮落了!

在基督工人的歷史上,都充滿了失敗的故事;起初的時候,個個都是得勝有餘的健將,但後來卻上了魔鬼的當,就一敗塗地了!因此,我們不可不認識仇敵的詭計!


五.是一個不愛錢財的人

慕迪所以得著能力,且長久為神所用的第五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不愛錢財的人。若是他要作一個財主,這是很容易的事;但錢財在他身上,是沒有力量的;他曾為主的工作積聚鉅款,但為自己的緣故,他卻不願積財。

萬國公賣場開幕的時候,他售佈道詩所得之款,約有一百萬元。但他未曾收入一文;這詩是他負責出版的,印詩歌費用完全是他自己付的。起初是孫蓋有幾首詩歌,慕迪就帶到英國去印,但英國印書公司卻不肯承印,是因為有一個名叫「腓力」的,才出版一本詩歌,不甚暢銷。慕迪就把自己的錢貼上,使詩本的價目格外便宜,詩歌就此印好了,出售極多,得利甚厚。照理所得的利,他是可以接受的;但他不肯接受,所以許多人就對他說:「這些錢實在是屬你的。」

他始終推辭,當時芝加哥的禮拜堂(就是慕迪會幕)才立好根基,因款不夠,還未竣工。那會計福倫弟兄(Fleming H.Revell)提議,把這款歸為蓋禮拜堂之用,於是這款才有所歸!此後,慕迪還收到各地來款甚多,他一一交出,由眾人決定歸何種聖工之用。

慕迪晚年的時候,在某城裏聚會,有人在聚會中報告說:「慕迪!無論何錢,他都不肯接受。」這實在他的開銷,一部分是由聚會時得來的。當此光景,他就一言不說,且要自備旅費。但還有別的,就是那城裏有一個傳道人在報紙上說:「慕迪要求了他們巨額的款項!」我深信這是一個憑空的故事,完全虛妄的。幾百萬元的款項,曾托在慕迪的手中,卻沒有停滯在他的手裏!

這也是許多傳道人失敗的因由,以致他們的工作如船破一樣;不但使佈道的工作失去了見證,並使後來的傳道人,也受虧損!

有一個可靠的執事,同我談起有一個傳道人,他到了某城裏聚會,所有的費用是由五十三個公會供給的,那個執事就是當時的會計。這個傳道人,在他應得的款以外,還要設法為自己捐款,會計不得已,要求辭職。後來因為省事的緣故,勉強辦下去。聚會結果,只有二十四個人立志歸主。那五十三個公會的委辦,就聯函對這傳道人說:「我們從今以後,永遠在傳道事上與你無往來;且要通告各地的教會,一同抵制你傳道的方法!」這事我們應當引作為鑒戒!


六.是一個愛人靈魂的人

神何以用慕迪的第六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愛人靈魂的人。自從他自己得救以後,他就立志每日至少要對一個人傳福音。他若一日不傳福音,就好似一天二十四小時空過了!他平日很忙,有時上床安睡的時候,才記得他所立的志願;他必得再起來,穿好衣服,走到大街上去,使人曉得人的需要和救主的救恩。

一天晚上,他很遲才回來,因為仍沒有向人傳過福音,便對自己說:「一天空過了,我還沒有向一個人傳過福音;現在已經遲了,到哪裏去找人呢!」但他仍然走到街上去;遇見一個人站在路燈底下,慕迪素不認識他,他卻認識慕迪。慕迪問他說:「你是基督徒麼?」那個人回答說:「你太魯莽了!這與你有何相干呢?你若不是傳道人,我要把你輥在泥溝裏去了!」慕迪繼續說幾句懇切的話,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那個人把這事告訴慕迪的朋友說:「你的朋友慕迪,在北方作工,不但無益,而且有害;他是有熱心,卻是沒有智慧的;我與他素不相識,他竟問我是否是基督徒,我極不悅。所以對他說:這是與他無關的,他那樣的傳道,實在無益。」

慕迪的朋友聽見這話,便請了慕迪來說:「慕迪,你所作的,不但無益,而且有害;你有熱心,卻沒有智慧;昨晚在街上你得罪了我的朋友!你與他素不相識,竟問他是否是基督徒;他說:若你不是傳道人,他就要把你輥到泥溝裏去了!」慕迪頓覺不安,不曉得他所作的是否無益,而且有害。 .

但此後幾個禮拜,晚上的時候,慕迪已得安睡了,忽然聽見叩門的聲音,來勢甚急。慕迪以為門口起火了,趕緊起來開門,那知叩門的人,就是那天晚上發怒的人!他說:「慕迪先生!自從你那天晚上和我說話以後,我沒有一個晚上是好睡的。所以我在這深夜裏來見你,請你告訴我,怎樣才可以得救。」慕迪便請他到房裏,把主的救恩告訴他,他就接受了耶穌作救主。

弟兄阿!有熱心而沒有智慧的,到底勝過那有智慧而沒有熱心和愛心的。多少的人明白聖經,充滿了種種的知識,坐著論斷別人,自己卻不去救人,全年難得引領一個人歸主,若與慕迪相比,你會有甚麼感覺呢?

還有一天晚上,慕迪在床上的時候,忽然記起,他當日仍沒有向人傳過福音,就立刻起來穿衣服,走到街上去。那時正下著大雨,慕迪站在門口,自己說:「雨這樣大,哪裏有人呢?」不久卻看見一個,帶著雨傘來,慕迪說:「可否容我到你的傘下避雨?」那個人表示歡迎,慕迪便問他說:「大風起的時候,你有躲避的地方麼?」於是就與他傳講耶穌。弟兄阿!我們若都充滿了愛人靈魂的靈,全國的人何難被神的能力復興呢!

有一天,慕迪與我同在芝加哥,那日就是夏禮遜.卡德被殺的第二日。許多人到城裏來看他的遺體,我們的車不能經過那放屍首的地方。慕迪說:「叨雷!這是甚麼緣故呢?」我說:「你不曉得麼?這些人要去看夏禮遜的遺體,所以把我們的車攔住了。」他說:「我們豈可讓這許多人走去,而不告訴他們主耶穌的救恩麼?你去把這對面的演講廳租來,我們今天要在那裏聚會。」那天,我們從九時起聚會,直到下午六時!

慕迪不但自己樂意事奉,也常常要別人一同配搭事奉。有一次,我在北田學院裏作工了一個月,北田河的兩岸,各有一所學院,過河要用船。一天他對我說:「叨雷!載你過河的那個船家,還沒有得救,你曉得麼?」他沒有叫我向他傳福音,但我懂得他的意思。後來,他聽見那個船家得救了,便非常的喜樂!

有一天,慕迪在芝加哥路上,問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說:「先生!你是基督徒麼?」那人立刻回答說:「這不關你的事!」慕迪說:「這正關我的事!」那人後來說:「你必是慕迪! 」因為慕迪無論何時何地,一有機會,就必向人傳福音。芝加哥的人稱他為「瘋狂的慕迪」,所以許多人都認識他!

還有一次,慕迪乘火車赴洛杉磯。一到車上就和坐在他旁邊的人說:「火車到站的時候,我們都要去辦事,現在我們要談談耶穌。你得救了麼?」那人說:「沒有。」慕迪立刻把聖經拿出來,和他講論主耶穌的救恩。那人當日就接受了耶穌作救主!

威爾遜總統,有一天到理髮店裏理髮。他一進去,就覺得坐在他旁邊的人,是有高貴品格的!但不曉得他是誰,便留心聽他的言談。不久,聽見他和理髮師傳福音。那個人走了以後,威爾遜總統問理髮師說:「那個傳福音的是誰?」理髮師回答說:「他就是慕迪! 」威爾遜總統後來說:「那一天的光景和他所聽見的話,使他一生不忘! 」

又有一次,慕迪看見一個小女孩子,帶著一個桶,站在芝加哥的街邊。慕迪就請她來上主日學,她應許說下個禮拜天來。但到了禮拜天,她沒有來。慕迪就注意她。過了幾個禮拜,又看見她在街邊。慕迪又要去請她,她望見了,就轉身逃去。慕迪就在後頭趕著,她跑到下一條街,慕迪跟到下一條街;她跑到上一條街,慕迪跟到上一條街;後來她跑進一條巷裏,慕迪也跟到巷裏去;出巷後,她又跑過另一條街,慕迪也跟著她過另一條街;最後她跑入一間飯店裏,慕迪也跟到飯店裏去,終於那個小女孩無路可走,便伏在飯店後面的床底下;慕迪也到床底下,拉住她的腳,把她從床底下拉出來!那個女孩子,後來也被他引導而歸向基督!

原來她的母親,是一個寡婦;以前家裏的光景很好,後來因貧窮而衰落,逼不得已才到飯店裏工作。她有許多兒女,慕迪把她全家的人都一一引到主前。她的兒女中,有幾個且成了很愛主的基督徒呢。那從床底下被拉出來的女孩,後來嫁給教會裏一個很愛主的執事。

二、三年前,我在孟斐火車站買火車票的時候,有一個少年跟著我的後頭,問我說:「你是叨雷弟兄麼?」我說:「是的。」他說:「我是某某人。」原來就是那女孩的兒子,他也是在教會裏面工作的。所以慕迪那一天,不但拉了那個女孩從床底下出來,他實在拉了女孩一家的人同進神的國去!將來我們到天上去,我們還可以看見他們的後代子子孫孫得救,都是因著慕迪的「一拉」!

慕迪熱心傳道,不是單傳給他所要傳的人,他的愛心是沒有分別的,他是不偏看人的。上至君王,下至黑種無知的小孩子,在他看來,都是一樣!每次工作,他都是一樣的出力。我有一個朋友對我說:他聽見慕迪的名,是由於他的朋友「仁樂」。這位仁樂先生,有一次,看見慕迪在一個極卑陋黑暗的棚裏,左手拿蠟燭,右手拿聖經,膝上坐著一個黑種的男孩,正在教他認識聖經!

親愛的年青弟兄和一切同工的弟兄姊妹!我們若有這樣的愛,主的教會難道不復興麼?我盼望這樣愛人靈魂的靈,神今天就賜給我們,使我們甘心樂意為主到任何地方,去拯救人的靈魂!


七.是一個確實得著屬靈能力的人

神何以用慕迪的第七個秘訣,是因為他被聖靈充滿,真實得著了從上頭來的能力。對於他的經歷,是毫無疑問的。未得能力以前,他雖願意為主作工,但卻無果效。當時他所作的工,是靠著自己肉體的能力。

有兩個愛主的姊妹,常到他的聚會裏。一個是顧姑(Auntie Cook)一個是雪師母(Mrs.Snow),聚會完的時候,她們常對他說:「我們常為你禱告。」慕迪聽見她們這樣說,覺得奇怪,就問她們說:「妳們何以為我禱告呢?」那兩位愛主的姊妹回答說:「我們盼望你能得著從上頭來的能力!」慕迪反復思想,不曉得是甚麼意思。後來又問她們說:「妳們所說的,是甚麼意思呢?」於是,她們就告訴他聖靈充滿的事。慕迪從那日起,就為此事迫切禱告,並請她們跟他一起禱告。

顧姑有一天跟我說:「慕迪禱告的時候,非常懇切,他禱告的話,幾乎叫人不敢重述。」感謝主!神聽了他的禱告。有一天,他正要動身去英國,經過紐約的時候,神的能力就臨到他!他趕緊地跑到他的朋友家裏,向他朋友借了一間房子,就在那房子裏幾個小時親近主。聖靈充滿他的時候,是無限量的,他的靈裏非常喜樂,使他擔當不了,惟有求神停止祂的手。不然,恐伯他的肉體要死在那房子裏(慕迪不常以此事告訴人)。

此後,他就滿有能力,到英國倫敦的北方聚會,幾百人便得救進入了主的教會!(此事大半也是因著一個臥病基督徒的禱告!)慕迪一生的事奉,是由此作起點。

慕迪常常吩咐我說:「叨雷!我要你講「聖靈的浸」(注:此講題參晨星出版社《認識聖靈》(The Holy Spirit)叨雷著)。」我不曉得他多少次要我講這個題目了。有一次,我被請到紐約長老會去聚會(是慕迪介紹的,若不是他,他們必不請我),快要去的時候,慕迪特意到我家裏對我說:「叨雷!這個聚會是難得的機會,那個禮拜堂是用一百萬元建成的。你到那邊去的時候,我要你講的,就是「聖靈的浸」和「我信聖經為神的話的十個理由」(此講題參「拾珍選輯」(22)之《聖經證據論略》叨雷著)。」每次我要出外聚會以前,他總要到我家裏說同樣的話。有一天,我問他說:「慕迪弟兄!你想我只能講這兩個題目麼?」他說:「這個你不要問,你講這兩個題目就好了!」

有一次,在北田學院裏的幾個教員,不信基督徒個人受聖靈的浸的道理;他們信凡是基督徒,都已經受過聖靈的浸。慕迪有一天對我說:「叨雷!你晚上聚會以後,可否到我家裏來,同那幾個教員交通「聖靈的浸」?」我就立刻答應他。

但那天晚上我們交通了許久,他們還是不能與我們同一見解。他們回去了,慕迪就坐著深思了幾分鐘。以後又對我說:「他們是極難得的教員,在我們學院裏極有幫助;他們所需要的,就是「聖靈的浸」,為甚麼他們得不著呢?」可見慕迪何等注意「聖靈的浸」!

一八九四年七月八日,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日子;那一天是禮拜天,是北田學院學生靈修會的最後一天。慕迪請我在禮拜六晚上,和禮拜天上午講論「聖靈的浸」。我就先在禮拜六晚講「聖靈的浸」的大綱,禮拜天上午講「如何得聖靈的浸」。我講完的時候,是正午十二時,我就在會中報告說:「慕迪弟兄要我們下午三時,到山上去禱告,專求聖靈的浸;但你們若不能等到下午三時,你們現在就可以在你們的房間裏,或是其他安靜的地方,禱告親近主。午後三時,我們要先聚集在慕迪弟兄母親的家裏(那時他的母親還在),然後我們一同上山。」

那一天共有四百五十六人,因為慕迪把我們數過。到了山上,慕迪說:「你們學生要說甚麼話麼?」那時,我記得有七十五個人起來說:「慕迪弟兄!我們沒有等到下午三時,已經求主賜我們聖靈的浸。我們信我們已經得著了。」

他們說完以後,慕迪仍請學生跪下求聖靈充滿,如同使徒在五句節確實被充滿一樣。我們才跪下去,天色忽然變了,四面黑雲起來,大雨隨風而下;但我們的禱告,經過那天空的雲,直到神的面前!聖靈充滿我們,真如霖雨普降無異。

親愛的弟兄姊妹阿!是的,這正是你我今日所需要的!

 

Jan 7,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Howard Griffin – Black Like Me

美国有一个白人名叫格里芬(Howard Griffin),在一九五九年故意用药物,太阳灯,染料将自己的肤色染黑成像一个黑人,借以体验一下真正黑人的遭遇。他去美国南部各州走了一趟,结果受到各种非人的待遇:有的车子他不能坐,有的餐馆他不准进,的旅馆他不能住,有的厕所他不准用;他遭受了不少的 逼害,轻视,欺骗,这些都记载在他的“Black Like Me”的书中,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为了要救我们,无限的神成为有限的人,圣洁的神成了罪身的形状,永生的神成为替死的囚犯。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re was a white man named Howard Griffin. In 1959, he deliberately used medicine, sun lamps, and dyes to make himself like a black man in order to experience what a real African American experienced. 

 

       He took a trip to the Southern states. He had encountered a variety of inhuman treatments: some cars he could not sit, some restaurants he could not enter, some hotels he could not live, and some restrooms he could not use; He also suffered persecutions, contempt and deceptions, which are all recorded in his book Black Like Me.

 

       In order to save us, the infinite God becomes finite, the holy God becomes the form of sinners, and the living God becomes the prisoner for death.
Jan 6,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饮鸩止渴

– 摘自 王明道《圣经光亮中的灵恩运动》

       我听说灵恩派才到某处的时候,有许多信徒离开他们的本教会加入了灵恩派。他们本教会的牧师去警告那些信徒,说他们吃了那毒物。他们回答那位牧师说:“牧师,毒物虽然不好,但这里还有毒物可吃,在你那里连毒物还没有得吃呢!吃毒物不是还比饿死好些么?”

       “饮鸩止渴” 的固然是愚人,然而他们渴得就要死了,负责预备水的人连一滴水都预备不来,他还有脸站在一旁责骂那些饮鸩止渴的人么?请问那些饮鸩的人因为饮鸩死了,罪究竟在谁身上?

Pages:«1234567...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