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wsing "Notes"
Jan 3,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Prayer is…

Prayer is God’s will. God’s will is for us to ask from Him in the name of Christ. It is about relationship. Prayer is neither about we yielding to God, nor God yielding to us, but God yielding to us within His will. As a baby cannot yield to the father, but the father yields to his baby, God yields to His children in their prayers, yet He is still sovereign, and He is also love.

Jan 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赵中辉:教会在现今世代中的责任

帖前 1:9-10

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报明我们是怎样进到你们那里,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侍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儿子从天降临,就是他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愤怒的耶稣。

 

  我们首先要问一个问题:什么是教会?大约一千九百多年以前,在巴勒斯坦(即今日之以色列)发生了一个令人瞩目的运动。最初这个运动并不为人所注意;但在一百年以内,它在罗马帝国各大城市中根深蒂固,并在未来约三百年中征服了整个罗马帝国。此后,这个运动已经遍布在地球的每个角落。

  这个运动就是基督教会。这个运动在最重要开始的阶段像什么呢?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在历史家中(不拘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有些同意:基督教会起初在友敌的眼光中都清楚的显示出她的某些特性。

  第一,基督教会根本是属于教义的,这是为人所共知的。教义不仅仅是基督徒生活的表词,正如今天实用主义怀疑论所想象的,正相反的是教义在先,生活在后。生活是以信息为基础,而不是信息以生活为基础。

  在原始教会的文件中,都可以清楚看到教义是基督徒生活的根基。例如在帖撒罗尼迦前节中,使徒保罗就给了我们一个他所传信息的总纲。保罗在帖撒罗尼迦,腓立比以及各处所传的信息,可以说使当日的世界天翻地覆。保罗所传的信息是什么呢?在他所传的信息中包括整个的神学系统。保罗说,“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儿子从天降临,就是他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前l:9-10)根据保罗所传的基督教的教义,它并非是在得救以后产生出来的基督徒经验的表白,乃是基督徒得救所必须的条件。根据保罗来说,基督徒的生活是以信息为基础的。

  我们考察最初耶路撒冷教会的情形也是如此,耶路撒冷教会根本也是属于教义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论到他从原始的耶路撒冷教会所领受的,给了我们一个归纳性的说明。他所领受的是什么?原始耶路撒冷教会所传给他的又是什么?那仅是一种劝勉吗?仅是生活计划的提供吗?在耶路撒冷最初的基督徒仅仅说:耶稣曾经度过一个高尚自我牺牲的生活,我们也受了他的感化,要像他那样的生活,并且呼求我们的听众和我们一同享受这样的生活吗?绝对不是的。请听那些初代基督徒所说的:基督按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并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他复活了。”那不是劝勉,乃是事实的重述;那不是一个生活的方案,乃是一项教义。

  第二,基督教会根本上是不妥协的。原始的基督教会绝不容忍当时的宗教上的一夫多妻制,基督教会要求信徒完全对神敬虔与崇拜。人不能崇拜基督徒的上帝同时又拜别的假神。他不能接受基督所提供的救恩而同时承认为别人可能还有别的救法。那就是我们所说原初的基督教会根本上是不妥协的。

  第三,原始教会根本是属于伦理的。当日的宗教除了犹太人之外与善良绝对没有密切的关联。但原始的基督教会与这种非伦理的宗教无关。根据原始的基督教,上帝是圣洁的,不洁之物不能在神面前站立。耶稣基督在世上过了一个完全美善的生活,只有那些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属于他。当然这并不是说基督徒是完全的,他们只是靠赖救主基督的功劳才能站立在神面前,并不是靠赖他们自己的功劳,但是他们得救是要成为圣洁,而在今世生活中也必须表现出圣洁。一个人说他得救了而又继续在罪中生活,根据原始教会来说,不拘他对基督有什么样的信仰,他也是一个假牌货。

  原始基督教的特征在基督教会长期的历史中从未完全丧失。可是,这些特征必须在教会内外去抵抗仇敌而自卫。这个冲突在使徒时代已经开始了。在新约教会中是不能够避免冲突的,一个人不能只宣传真理而不去攻击错谬。在第二世纪还有一个冲突发生那就是抵抗诺斯底派的教训,另外尚有—个冲突就是奥古斯丁在基督徒对罪的看法上,抵抗伯拉纠派的主张。(注一)

  在中世纪的末叶,基督教似乎终于战败了——似乎最终教会要与世浮沉了。当马丁路德去到罗马的时候,异教主义已在控制一切。但圣经已被发现。九十五条抗议文已经钉在韦敦堡教堂的大门上,加尔文约翰已经写下了他的《基督教要义》,在罗马教会中有反宗教改革的运动。于是基督教会的基本的性格得以保存。宗教改革运动正如原始基督教一样,根本是教义的、不妥协的、伦理的。宗教改革在抵抗势力的面前保守了这些特性。她宣布了圣经中的信息,就是唯一的得救之法。

  基督教会在现今时代中又面临一个冲突。正如以前的冲突一样,这个冲突并不是基督教两个方式之间的冲突,乃是基督教与另一个宗教之间的冲突。然而,这项冲突正在教会中进行着。非基督教的势力引用基督教的名词企图控制教会的组织。

  对基督教的现代攻击曾采取了许多不同的方式,但不拘在什么地方它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有的时候它公开的表示自然主义的态度,否认基本神迹的历史性,即如耶稣基督的复活。有时它攻击基督教信息的必要性。严格说来,攻击信息的必要性,就是攻击该信息的真理,因为信息的必要性乃是信息本身的中心。往往它对基督教的攻击完全是出自实用主义的怀疑论,这种攻击说基督教是生活而非教义,教义是基督徒经验的表词。一项教义可以表白基督徒在此一世纪的经验,在未来的世纪中可能同样表白一个相反的教义。当然这不仅是说这一项或那一项的真理受到攻击,乃是说真理本身受到了攻击。这样一来我们根本就得不到什么真理了。

  这实用主义怀疑论,这人类自足的乐观宗教,今天已经取代了救赎的宗教,这救赎的宗教就是基督教,她的教义就是神的超越,人类失丧罪中的绝望,以及神在耶稣基督降世受死与复活中的伟大的救赎作为,神彰显了他奇妙的恩典。教会中大多数的人以及许多个别的教会团体都是真正的基督徒。但是有许多教会的中心组织在各方面已经逐渐的停止了对基督教义的宣扬,并且已经成为一个虚伪宗教宣传的代理者,这个虚伪的宗教是根本与基督教相反的。

  当我们说到基督教会在现今世代中的责任的时候,我们乃是说到真正基督教会的责任。现存的教会组织在世界中或许有些用途,但是她的功能绝不是真正基督教会的功能。问题是有少数的人在控制着教会的组织。教会的存在大部分是基于信条的,根据他们的信条,在过去他们才邀请人予以支持。可是,教会的中心组织已经悄悄的把这些信条推到背后,而从事其他的活动或与教义无关的宣传。从世界的眼光来看,他们这样做或许有些成就。但一般说来,他们所站的错误立场已经干犯了教会最高尚的目的。

  有些现存的抗罗宗教会组织(有几个显著的例外),在真基督徒之前被认为必须经过根本的改革。与这些组织不同的真正基督教会的功能又是什么呢?

  第一,真正的基督教会在根本上说来总是属于教义的。她绝不引用实用主义怀疑论的暗语,它绝不说教义是经验的表词,它绝不把凡是有用的就当作是真实的,乃以真理当作生活中一切追求的根基。真教会对于变幻无常的人类意见,对有关现代人生意义的失望,都给予清晰与迫切的信息,那信息是在圣经中。圣经并非包含人类宗教经验的记录,圣经乃是从神启示而来的记录。

  第二,真正的基督教会根本是不妥协的。可是在这一点上需要解释。教会的偏执并不包括任何与自由的冲突,相反的,乃是保守自由。在民事的与宗教的自由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自动参与的权利,教会是一个自动参与的会社,没有人被强迫做一个教会的会友,也没有人被强迫做该会的代表。基于同样理由,我们反对教会联合,我们反对现在所梦想的一元化的教会组织,把整个的抗罗宗教会置于几个委员会的管制之下。如果这个梦想实现,那就是一个不可容忍的教会专政。那也意味着真教会联合的死亡。

  但是我们所说真正基督教会根本上是不妥协的,我们只是说教会必须主张她的信息的绝对排他性与普遍性。教会所提供的耶稣基督的福音不仅为一项救法,乃是唯一的救法。那就是说基督教会绝对不能以其他宗教信仰在人得救上主张殊途同归。真正基督教会主张异教徒必须改宗归向基督。教会的呼召是普遍性的,并且承认没有任何人是例外的,众人都失丧在罪中,若不借着福音中所阐明的救法,就没有一个人能得救。人们不欢迎基督教的地方就在这里,但这也是她的光荣与能力。一个容忍其他宗教的基督教,根本就不是基督教。

  第三,真基督教会在根本上是伦理的。所谓教会是属乎伦理的并不是说她希望在凡事上都体贴人的意思,也并不是说她认为本身是完全的,虽然这教会的信徒都已经靠着神的恩典得蒙救赎。乃是说这真教会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中怀抱着希望与真正的善良,甚至现今可以显示新生命的开端,这新生命就是神的恩赐。

  这新生命要在爱心上有所表现。毫无问题的,这爱要向众人,不拘是否是基督徒,扬溢出来。这新生命要把许多的福益提供给人,不像那位祭司利未人一样,看见有人在急难中,冷冰冰的从旁边走过去。但真教会也不以满足人的肉身需要为满足,乃是在各处,把所有的人,(不论尊卑、富贫、智愚)带进信心之家的温暖与喜乐中。

  有些事情是你不能从这真基督教会有所期待的。第一,你不能期待这个教会与任何作基督教的宗教合作,或参与非基督教的伦理的文化活动。有人说为要建立人的品格,应当研究圣经。真基督教会是不参与这项计划的。一个若不接受圣经中所宣布的借着神儿子的伟大救赎,而仅根据人类经验来建设品格,则可能是品格的毁灭。这种思想与圣经中的罪观是相对立的,圣经中的罪观是所有基督徒信念及基督徒生活的根基。

  圣经的中心就是救赎,只以圣经为建立人格的凭借是靠不住的,以此为标榜的宗教也是虚伪的宗教,以人类经验为基础而非以神的律法为基础的道德不是真道德,真正基督教会反对这种宗教教育与品格建立的方案。我们要按照神的话来教育儿女,同时要劝勉其他的父母相信基督,并用同样的方法来教养他们的子女。

  第二,你不能期待真基督教会就有关当时政治的与社会的问题作正式的宣布,教会的功能完全是另外一件事,她用以抵抗罪恶的武器是属灵的而非属肉体的,教会的使命就是宣传基督的福音。

  此外,还有些事情你能够期待真基督教会做到的,如果你对世上所谓的善良不满足,如果你感觉到心中有罪,饥渴慕义。如果这世界不能满足你的心,并且你想寻求一位真活神,那么你就应该转向耶稣基督的教会。这个教会在今日往往不易分辨,因为有许多假伪的教会,鱼目混珠。真教会往往未能以强大的组织以及壮观的人数来表现她自己,她总是隐藏在这里或那里,以个别会所的姿态单独出现,拒绝集权中央的教会组织,这真教会有大小不同的团体,这些人就是脱离罪恶得蒙救赎的天国子民,不拘你在哪里找到这个教会,你一定要归向这耶稣基督的真教会,为求得从神来的信息。你必需要听从这信息,如果你听从并留心这信息,你就拥有了这世上最大的财富。

  不要以为假如你听从了这信息,你就对社会的问题漠不关心,不要以为你成了天国的子民,你就不配来解决这世界的难题。你以为接纳了基督教的信息就会拦阻社会的进步吗?绝不是的。那些只把这个世界当作他们希求对象的人是永远也不能解决这世界的难题的。如果你想这个世界只此而已,这世界永远也不会变好。为要推动这个世界,你必须在世界以外有一个站脚处。

  这就是我们对目前问题的答案,教会在现今世代中的责任,正像她在每一个世代中的责任一样。她见证这个世界已经丧失在罪中,人的生命也可以说人类历史的期限,在永世的深海中乃是一个极渺小的海岛。有一位奥妙的、圣洁的真活神,就是宇宙万物的创造主宰,他托住万有,他是无限的,在万有之外,他借着他的话将自己启示给我们,他愿意借着主耶稣基督叫我们与他自己有交通,为个人为国家,除此以外并无救法,但这救法是充份的,是白白的,不用付任何代价,任何人有了这救法就是获得了宝藏,不但他自己获得这宝藏,连那些听他见证的人也照样可以获得这宝藏,这宝藏是世上的万国,甚至连天上的众星的光彩也不能与之比拟的。

  有人说这信息是不时髦的,是不能兑现的。但它却是基督教会的信息,忽视它你就要灭亡,听从它就得生命。

注一:伯拉纠派乃是异端,为第四世纪英国的修道士伯拉纠所倡导该派否认原罪与完全堕落的教义,并主张人得救不是靠神主权的恩典,乃凭自己的自由意志。(人得救不是出于神,乃是出于自己。)这古老的异端又被上了现代的法衣——即阿民念派的异端。

  (摘自作者《福音讲道集》)

Jan 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赵中辉:圣经的可靠

经文:提后3:16-17

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

 

       有不少神学家与教会领袖,不再接受圣经为神不可错谬的话语。他们不相信“如果是记载在圣经中的话,那么就应当遵守。”他们关于圣经的可靠性心存疑惑。他们争辩说,圣经的话是不可靠,又说有些超自然的事简直是不足信。结果,教会历代以来所持守的圣经默示的见解被弃之如敝屣。

1、默示的意义

       默示一词(当用在圣经来源的关系时),意思就是圣灵使著圣经的作者正确地记录神所要写下来的。圣经说这就是默示。

       新约有二段直接论到圣经的由来。保罗在提后3:16说:“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默示直接翻过来的意思就是“神呼吸”。圣经都是由神所呼出来的。属天的神圣的气味充满着圣经。写圣经的人并不仅仅是从他自己的理智所写出来的,他们所写的乃是神将他的信息吹入他们的心智与灵魂中。所以在彼后1:21圣经说,圣经“乃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感动”这二个字直接翻过来的意思就是“带走”,属神的人被圣灵感化。同样的字(在希腊文)是说到一只船被风的力量飘去。徒27:17说到,在地中海船破的情形。海上的暴风非常厉害,水手张惶失措,船就飘来飘去。徒27:17里面的“飘”和彼后1:21里面的“感动”在原文是同一的字。圣灵感动写圣经的人并把他所愿意书写的吹入他们的心中,正如,船被风吹动任意飘去。

       但请注意,“默示”与“听写”不同,神不是将全部圣经逐字说给写圣经的人听。有些圣经章节是神直接说给作者(例如十条诫命)。十条诫命是神用他的手指所写并逐字的写在出埃及记上,但在默示中的一般程序并不是听写。圣灵控制圣经作者的思想、判断与字句,然而同时作者仍要用他们自己的题材和他们的人格来表达神的思想。例如,马可书写的方式与路加的完全不同。每一作者都自由运用他们自己的词汇,然而当他们写完的时候,他们所写的正是神所要他们记载的话语。在这书写的过程中,圣灵有完全的支配。你说:“那是不可能的,那是属乎超自然的事。”那正是如此!那是超自然的。圣经是一本超自然的书,它产生超自然的结果。如果你否认超自然的事,那么你干脆不要理基督教好了。

       也请注意默示并不是说神赞成圣经中所说的一切话。神并不赞成魔鬼所说的一切话,也不赞成约伯的朋友所说的话。圣经的默示保证所说的这些话是正确的记载,但神在伯42:7对以利法说:“我的怒气向你发作……因为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约伯记中那三个“朋友”所说的话正是他们所说的,但神不一定赞成他们所说的。这就是我们需要仔细研究圣经的理由,要按正意分解真理的道。

       默示是逐语的。圣灵正确地保守他所用的字。保罗在林前25:13说,他所记载下来的都是神赐给他的,“我们讲说这些事,不是用人智慧所指教的言语,乃是用圣灵所指教的言语。”圣经中每个字都是经过圣灵的保守。

       默示也是全部的。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不仅仅是一部份,这包括约拿书也包括创世记都是神所默示的。这也包括你不了解的那一部分,正如你所了解的那一部分一样。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全部圣经都是从神而来的。圣经在属灵的内容上虽然不是同等的丰富,但圣经的每一部分都是同等的可靠。尼希米记第七章(所记载的一切名字与数目,正如我们所爱读的约翰福音十四章,同样是为神所默示的。圣经原文都是由神所呼出来的。

       默示是最后的。神所写下来的话到启示录已经终结了,他给人全部的旨意都记载在圣经中。罪人所需要知道的一切事、以及顺服的圣徒所期待的一切都存记在这部圣经中。启22:18宣布,如果有什么人给这部书加添什么是要受咒诅的。圣灵要对神的真理有所光照并给予更圆满的解释,但神真理的本身是完全的、是最后的。

2、默示的证据

       圣经默示的证据之一就是它延续的神迹。在人类历史中圣经是最受逼迫的书。过去圣经曾从各方面受攻击、耻笑与焚烧,然而到今天仍然存在一如往昔。有些书刊公然仇视圣经。有一个单张说圣经充满了矛盾、荒谬、不可能的事、对女人不公平等等。写这篇单张的人继续说,如果败坏的书刊要被焚烧,其中应当包括圣经,奇怪的是这些对圣经的仇视,为什么还引领千千万万的人过一个更美好的生活,为什么有这些人仇恨圣经?人们恨圣经因为圣经揭穿了他们的真面目,圣经攻击他们所犯的罪,圣经在他们生活上有所要求。有一个人对一个不信的人说:“你为什么总是批评圣经,你为什么不干脆放弃圣经算了呢?”他回答说,“因为圣经不放弃我。”英国大文豪萧伯纳在他死前几年将他唯一的一本圣经卖给一个拍卖商、在圣经的前空白页写着这样的话:“除了好奇之外,这本书是我最不喜欢的东西……我必须把它处置掉……我实在不能容忍它在我的屋内。”人们恨圣经结果呢?历代以来圣经屡次遭受到攻击,但如今它却屹立无恙,一如往昔。如果圣经是一本假伪的书,它老早就被铲除了。以赛亚说:“我们神的道要存到永远。”

       圣经默示的另一个证据就是预言的证据。例如,在耶稣一生中许多的事件在老早以前就正确地预言要发生。以赛亚预言耶稣要为童贞女所生、弥迦预言他要降生在伯利恒、何西阿提到逃埃及、大卫预言到他的复活、诗篇二十二篇就包括了三十多次有关耶稣在十字架上的正确描述。虽然写诗篇的人是在这些事件发生一千多年以前所写的,但他所描述的,正好像他站在十字架底下、亲眼见到所发生的事一样。

       或许在预言中所应验最有印象的事,就是有关推罗城就如在以西结二十六章所记载的,当推罗城在最繁华的肘候,以西结预言说,这城要被多国所侵夺,他的城墙要倾倒,至终这城要夷为平地。以西结说这城的废墟要变为打渔人晒网的地方,并且他下结论说:“你不得再被建造,因为这是主耶和华说的”。(结26:14)现今这一切都完全的发生了。推罗的古城是位居地中海沿岸,城的一部分是建造在从海岸伸出的半岛上。当推罗城被毁的时候,从倒塌的建筑物中所移出的石头及废物都推到海中,于是打渔人利用这块地方世世代代来晒网。关于未来的事件,在任何一本书中所作的正确预言,作者一定要知道将来的事——知道将来之事的人就是神。

       有关圣经默示的最伟大证据就是耶稣的见证。耶稣在约10:35中说:“圣经是不能废的。”当他引证出3:6(正如太22:31所记载的)的时候,他就证实了旧约,并且说:“神在经上向你们所说的,你们没有念过吗?”耶稣说摩西所写的,就是神所说的。当耶稣在世上传道的时候他从旧约各部分广征博引。他说到人的创造,婚姻的制度,挪亚的日子,所多玛的毁灭,从天降吗哪,举起铜蛇,神在荆棘中向摩西显现,大卫的一生,所罗门的荣华,亚伯拉罕的历史,以及约拿的神迹。总而言之,耶稣言论的记载没有丝毫的暗示,认为圣经是不可靠的。他对旧约没有一点点冲突和矛盾的地方。关于新约耶稣说:“但保惠师就是父因我的名所差来的圣灵,他要将一切的事指教你们,并且要叫你们想起我对你们所说的一切话”(约14:26)。时常有人问:“在福音书作者的报告中我们有什么保证,因为他们有关耶稣所说的话是正确的么?我们怎能知道福音是真实的呢?能不能福音书的作者忘记了耶稣说的,又对他的话加以错误报导呢?”回答是:他们可能也会忘记,因为他们也是人。耶稣说他们并不是只靠自己可能错误的记忆,但是圣灵要叫他们想起耶稣对他们所说的一切话。因此在福音书中,我们并不只是单有使徒回忆耶稣所说的话,乃是有圣灵的回忆,他是永远不会忘记的。

       对耶稣基督来说,圣经乃是神不可错谬的话,没有一句话可能是被废弃的。我们要离弃耶稣吗?我们要说耶稣是错了吗?

3、默示的结果

       因为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所以是一本很深奥的书。圣经不仅仅是人所写的,它乃是神所默示的,因此圣经往往并不像人所想象的那样单纯、容易明白。例如,有一节圣经说:“他儿子耶稣基督的血洗净我们一切的罪。”这节圣经实在是人难以了解。关于流血赎罪,我们学习到很多事情,并且在我们的生活中也经验到它的实际性。领受到它的意义,但是了解基督宝血如何洗净我们罪的神迹却是不可能的。

       如果我们能明白圣经中所有的一切事,我们就要有理由相信那个人就是神了,我们所以不能够明了一切的事实,那就告诉我们说写这书的乃是神。

       因为圣经是神所默示,所以它乃是一本有权威的书。圣经要求我们的顺服。圣经是我们的最高法庭。除此之外我们不能向任何人求诉。一位老主教说过:“请你告诉我这圣经中有哪个地方没有教导过,我就从那里教起,或者你告诉我,我所教导的一些事情,并不是圣经中所教导的,那我就停止不教。”当圣经说话的时候,你要确实知道那就是神说话的声音,因此我们要顺服。圣经乃是神的心意,因此我们相信并顺服神的心意乃属必要。

       因为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所以它是一本有益的书。提后3:16末了说:“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在教训上是有益的——引我们向神之路。在督责上是有益的——圣经在那里告诉我们错误了。在使人归正上是有益的——圣经告诉我们如何归正。在学义上是有益的——圣经告诉我们一个得救的人应当如何生活。

       圣经是神的书,为了这个理由你能根据圣经所说的,建立你的生活和你永远的命运。在主日学所唱的那首诗歌就表达了这项真理:“耶稣爱我我知道,因为圣经明明告。”圣经告诉我们有关耶稣基督的事,圣经告诉我们他是如何死的,圣经告诉我们犯了什么样的罪。圣经告诉我们信他,不致灭亡,反得永生。圣经的写成是要启示一个位格,从圣经中人可以相信、知道、爱慕、了解、并跟随耶稣基督。(约20:30-31)

       许多现代教会领袖不去高举圣经,反而说我们要回到圣经时代的基督那里。他们说那些相信圣经逐语默示的人,乃是崇拜圣经者,他们说我们不需要敬拜一本死书,乃是要敬拜一个活人。这句话听来似乎很敬虔,但经过仔细研究之后,我们就看出这句话的确是错谬的。

       我们崇拜的真正对象就是耶稣基督。但是除了在圣经中所记载的以外,我们对耶稣基督所知道的又是什么呢?除了圣经的信息之外,我们如何能认识他呢?我们信基督就是我们信圣经的结果。(约20:30-31)我们知道有关耶稣基督的品格与属性的唯一来源就是圣经。从这一本被人藐视的圣经,我们得知耶稣基督。如果圣经充满了错谬与矛盾,那么关于耶稣基督也一定是错谬的。

       我们并不是崇拜圣经,我们的确爱圣经,因为其中所传布的信息。当我们默想圣经的时候,我们对耶稣基督的爱日日增加。我们对这部毫无错谬的圣经信仰,并不能使我们对救主的爱模糊,反而对荣耀的主更加深了我们的敬虔!事实是,那些说信一本完全的圣经的人,是敬拜一本书,而不是敬拜基督;他们才是敬拜一些东西而不是敬拜基督。他们敬拜的是人不可错谬的心意。

       让我们把圣经放在它应有的地位上。诗篇一三八篇说:“我要为你的慈爱和诚实称赞你的名,因你使你的话显为大,过于你所应许的。”神重视他的名,但他却彰显他的话为大,超乎他的名声。

(选自作者《福音讲道选集》)

Jan 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赵中辉:传道人的四大危险

有些行业本身就带有危险性,如矿工、深海潜水员与攀登峭壁的工作人员,大家都知道从事这些行业多半必然会有危险。

  在西方与此相对照的传道工作,似乎就没有任何的危险。因为肉身方面的危险几乎等于零,所以大受保险业欢迎。

  但是传道这职业却是最危险的行业,因为魔鬼最恨恶传道人被圣灵充满,其原因不难发现,因为一个有效、象基督的传道者,常使魔鬼感到困窘,对牠的国度产生威胁,并对其发出有力的驳斥,且使魔鬼记起那不久即将来到的倾覆,难怪魔鬼恨恶这样的传道人。撒但深知神仆人的堕落就是牠自己在战略上的胜利,所以牠昼夜不停地为传道人设下陷阱。或许最好的比方就是撒但用毒箭射杀传道人,但我想牠不是希望立刻取他的性命,只是希望他瘫痪,因为一个无效、半死半活的传道人比杀死一个好人更有利于为地狱宣传。所以传道人的危险是属灵方面,而非肉体方面的,但虽然如此,撒但有时也会藉着肉体的软弱来获取传道人的灵魂。

  的确,一些真正的危险是传道人必须注意的,即如贪爱钱财与犯第七条诫命,但最致命的危险却比这些更甚、更狡猾,所以让我们集中注意力来看看这些危险。

  第一、传道人的危险就是他们自认属于特殊阶级

  在西方国家中对传道人多有优待,如坐飞机、火车、公车时都享有折扣,东方国家则无。

  但传道人应当想到,基督来到世上是付出、服侍、牺牲并舍命,主耶稣曾说:“我差遣你们,正如我父差遣我。”传道人是主的仆人、主的百姓,当他忘记此点时,他就陷入了最大的道德危机中。

  第二、传道人在作主的工作上采取一种职业化的态度

  习以为常可能产生出轻视,即便祭坛的服事也是如此。当传道人对工作开始习以为常,奇异感消失,视特殊事情为平常,在至圣者面前丧失敬畏之心,对神与属天之事感到有些厌倦时,坦白说这实在是可怕的情形。如果有人认为不可能会有这种情形,那么他就应该去读旧约,观察一下耶和华的祭司为何会丧失神秘感,并且在从事圣职时成为亵渎。教会历史也显示此种职业化的倾向意识,并未因旧约祭司制度的过去而中止。世俗化的神父和牧师为吃饼得饱而看守圣殿之门,至今仍大有人在。撒但就是愿意看见他们这样作,因为这种情形对神国所造成的伤害,远较无神论者所造成的伤害更大。

  第三、传道人在心灵上与教会中的一般人隔离

  这是由于组织化之基督教的性质所产生出来的。因为牧师经常地都是与教会中的首脑人物来往,所以一般会友对他们多存戒心、无话可谈,以致传道人以为信徒的属灵状况都很好,其实他们都活在虚伪中。

  生活在此虚伪造作的环境中,其结果是可悲的。在他们中间并没有推心置腹的交谈,只有“开会”;再没有象我们主所爱的那些平信徒了,只有“特殊个案”与那些有问题的人物。在基督徒与同道之间的关系已荡然无存,教会一变而为宗教的诊疗所,圣灵无法在这种气氛中工作,而且此种情形到头来也是有害的,因为没有圣灵的工作就是草木禾秸的工作。

  第四、缺乏真爱心,传道人的危险就是没有同情心

  而且他的态度也趋于抽象和学术性,对人缺发爱心。这与基督恰恰相反。基督爱小孩、税吏、娼妓与有病的人,祂是立刻、个别地爱他们,所以凡声称属基督的人必要步其后尘。

  另一个容易陷入的陷井就是悠哉悠哉的懒散我写这样的话必会得罪许多人,但却盼望能领更多人步入正途。传道人很容易成为一个有特权的懒散者,他没有老板来管辖他,也没有什么人要求他按时上下班,所以他能自我安排很舒适的生活方式,让自己能随意游玩、打盹、任意地行动。许多传道人的生活就是这样。

  为要避免这些危险,传道人就应当以农夫、学生、科学家劳苦的生活来自我约束、限制。他没有资格比那些劳力阶级的人更安舒,他乃是应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然而我们应当提一提,有些传道人在圣灵中已学会了如何为主劳苦,并藉着付出一切来逃避懒散与死亡,结果他反而得了长寿。即如古时的摩西与撒母耳,现代的卫斯理约翰与宣信,这些人都作了很大的工作,但却未伤害身体。

  再者,牧师传道人工作的效率也容易受到两项极端易犯的影响,其一就是太容易迁就,其二就是过于刚硬不随和。二者之间有一中庸之道,找着的人便为有福。

  在道德或教义的问题上,若一味迁就非属灵会众的愿望,这实在是极大的罪恶;若为讨好一个属肉体的执事或长老而修改讲章,这乃是至深的罪恶;但是若在小事上拒绝妥协,就显明出使徒雅各在其书信第三章中所描述不协调的情景:“惟独从上头来的智慧,先是清洁,后是和平、温良柔顺、满有怜悯、多结善果、没有偏见、没有假冒。”(17节)

  过于刚硬的恶习为肯培多马提及:“不错,每个人都愿意随心所欲,且多半倾向于此……但是如果有神在我们中间,我们就必须为了和平的缘故捐弃自己的意见。有谁是那么智慧足以知道万事呢?因此,不要过于自信自己的意见,也当听听别人的判断。”   

  此外,对于神的仆人仍有两项危险必须提及,且此两项仍是对立的。一是因成功而自高,另一就是为失败而低沉。

  或许读者认为这些都是小事一件,但历来传道事工的史实却告诉我们情形正相反。以上所说都是非常严重的危险,应当特加防犯。当七十个门徒出外传道回来后兴高采烈地对主说:“主啊,因祢的名,就是鬼也服了我们。”耶稣立刻提醒他们说:“我曾看见撒但从天上坠落,象闪电一样。……不要因鬼服了你们就欢喜;要因你们的名记录在天上欢喜。”(路10:17、18、20)

  此双重危险的另一半是不难了解的。每位福音使者都知道,当他的工作毫无果效时,仍能保持属灵的状况,实是难能可贵之事。然而虽然事情未如想象,但他仍应该在神里面喜乐。

  本文的目的并不是要轻视或斥责什么人,乃是要指出危险的所在。我们都是魔鬼毒恨的对象,只要指出危险的所在。只有当我们愿意谦卑自己,并彼此得帮助,甚至在最软弱的人身上也得帮助时,我们才能得到安全。

(原载《信仰与生活》1972年7-9月号,本站首发,请链接出处)

Jan 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赵中辉:传道人的四个特性

读经:林后六章一至十三节。

  我们在传道上,不单是对主负责,对我们内在的动机负责,对我们所传的信息负责,也当对我们自身的道德品格负责。

  我们传道人的生活,一定要与我们所传的信息相符,不然的话,我们就是唱戏的。

  林后六章一至十三节告诉我们为什么我们要这样作。我们不可徒然领受神的恩。

  神已完成和好之工,但他将这宣布和好的职责委托给我们,因此我们是与神同工的,换言之,他藉着我们去劝人与他自己和好。我们的请愿(劝)是什么?林后五章二十节说,“你们要与神和好”,六章一节不可徒受神恩,要接受福音,不可听了不信,这是使徒的劝勉。是由以赛亚四十九章八节引来的。恩门不是永远开放的(林后6:2)。趁着今日努力传福音,不可放下绊脚跌人之物,这是指我们的生活说的(林后6:3)。罪人有许多推辞的理由,不接受福音:你们教会的人如何长短,这是厉害的,这就是传道人的生活与所传的道不一致的缘故。请问这道还怎能传下去?

  保罗的良心是清洁的,他在他生活的方式上高举福音,他以他生活行为来证明他是神的真正仆人(林后6:4)。有的很有名的传道人,言不由衷,说了不算数,结果人家认为他是卖膏药的。王明道先生所以能够到今天还能在中国信徒心中保有馨香的回忆,就是因为他是神的真正仆人,言行如一,信仰与生活打成一片。

  林后六章三至四节是不可分开的,是消极与积极的两方面:

  (1)凡事不可叫人有妨碍。你知道你一点点小的过失就拦阻人亲近神,阻碍人接近圣道吗?你说了的话以后不负责任,可是人家还在那里等候你话语的兑现哪!(3节)

  (2)在各样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这应当是我们的决志!证明自己是神的用人何意?并非是自己推荐,乃是圣灵在我们心中的工作(3:1)这是神的推荐,有圣灵在我们心中生活,证明我们是神的用人。

  这证明为何?林后六章四至七节,保罗提出十九个特性来证明神仆的资格。

  第一个特性是忍耐

  四节的“多多忍耐”指忍耐环境;六节的“恒忍”指与人忍耐。
  九种试炼,分三组:
  A一般的苦难:患难、缺乏、困苦。
患难是指着各种压迫。穷乏逃脱不了的苦难。困苦感到被囚在一个小地方。
  B特殊的试炼:人的毒恨、鞭打、监禁、扰乱,保罗经过这一切。你我还没有到这个地步呢!
  C自加的训练:(纪律)勤劳、警醒、不食。

  基督工人的苦工就是自己加上的纪律,衣不能绫罗绸缎,食不能珍馐美味,住不能楼台殿阁,行不能高车驷马,为了什么?为了福音!“吃喝玩乐”传道人不要想那些。忍受苦难作基督精兵。懒惰、贪爱安逸,不能为主作见证!德国的尼慕勤牧师说:“一个不受逼迫的教会,是应该自问是否真教会。”我们是被召跟随拿撒勒人耶稣的,他是谦卑、受苦,被压不开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不是光能忍受苦难,也当有勇敢去忍受。

  不可自怜,许多基督工人向别人自怜、鸣不平,以种种说辞,发牢骚。因我们有一位慈爱的天父。

  第二个特性是圣洁(6节)。

  不但为外面的仇敌——苦难。
  也为内面的仇敌——试探。
  七节“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包括我们生活各部分的动机。基督工人应当在思想,言语行为上自己约束。我们当与世界分离,遵照神的标准,弃绝空幻的快乐。一个圣洁的福音使者乃是神手中可怕的武器!

  我们最大的需要就是我们个人的圣洁!

  第三个特性是知识(6节)。

  知识是任何人凭苦工都可得到的,藉圣灵的光照与启迪。知识不充足的信徒,不能为主作见证。不明白神的真理容易错传道理。我们是神奥秘的管家,我们应当对真理有相当的把握,作真理的出口,神的仆人,不但应有真理的知识,也能传达真理。

  第四个特性是爱(6节未句)

  无伪的爱心。基督徒工人中间也有代替这爱的,那是假装,教会中传道人很多爱心是虚伪的,说的话言不由衷,有的地方还不如外邦人!没有真正的同情之爱。真正的爱心是外向的,舍己的忘己的。用真正的爱心去爱人,只求他人的益处,牺牲一切,爱别人是将自己的利益从属于别人的利益,这是基督工人的四大特性,忍耐、圣洁、知识、爱心。谁能给我们这些?圣灵(6节),神的大能(7节)。惟有圣灵能赐给我们圣洁的动机,品格、行为,惟有圣灵能给我们能力把握真理,交通真理,惟有圣灵能教导我们去爱人。神仆人之最大需要是圣灵。

  神仆并不是无往而不利,到处被人欢迎。卫斯理约翰问一位刚刚出来传道的青年人说:“你为福音树立了几个仇敌?”我们也如同基督一样,受人毁谤,受欺压,遭拒绝,但他的品格不阿,保罗也是如此。虽然我们自荐,但人还是把我们当作万物中的渣滓。(8-10)

  神是知道的,与我们同有一个心志的人是知道的。

(原载《信仰与生活》1972年7-9月,本站首发,请链接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