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 29, 2014 - Notes    No Comments

鐘馬田:講道是在烈火中的邏輯!

鐘馬田 David Martyn Lloyd-Jones

       在威爾士有一個我非常熟悉的老佈道家。他是一個非常能幹的老人、一個優秀的神學家;可是,我很遺憾地說,他有犬儒主義的傾向。但他是一個非常尖銳的批評家。

       有一次,他出席一個宗派的公會會議,在最後一段時間有兩個人要講道。這兩個人都是神學教授。第一個人講道,當他講完之後,這位年老的佈道家、這位年老的批評家轉向他的鄰座,對他說,‘有光無熱’。

       然後第二個教授講道了——他年紀更大,而且有點情緒化。當他結束以後,這位年老的憤世嫉俗者轉到他同座那裏,說,‘有熱無光’。

       當然,在這兩個案例上他都說對了。但重點是,這兩個講道者都有缺陷。你必須同時要有光和熱,講章要加上講法。

       沒有熱的光決不會影響任何人;沒有光的熱沒有持久的價值。它可能會有一個短暫、暫時的效果,但它不會真的幫助你的會友,不會真的建立他們、真正解決他們的問題。

       (更確切地說,我認為 “講道應該是在烈火中的真理”)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