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赵中辉:教会在现今世代中的责任

帖前 1:9-10

因为他们自己已经报明我们是怎样进到你们那里,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侍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儿子从天降临,就是他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愤怒的耶稣。

 

  我们首先要问一个问题:什么是教会?大约一千九百多年以前,在巴勒斯坦(即今日之以色列)发生了一个令人瞩目的运动。最初这个运动并不为人所注意;但在一百年以内,它在罗马帝国各大城市中根深蒂固,并在未来约三百年中征服了整个罗马帝国。此后,这个运动已经遍布在地球的每个角落。

  这个运动就是基督教会。这个运动在最重要开始的阶段像什么呢?关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在历史家中(不拘是基督徒或非基督徒),都有些同意:基督教会起初在友敌的眼光中都清楚的显示出她的某些特性。

  第一,基督教会根本是属于教义的,这是为人所共知的。教义不仅仅是基督徒生活的表词,正如今天实用主义怀疑论所想象的,正相反的是教义在先,生活在后。生活是以信息为基础,而不是信息以生活为基础。

  在原始教会的文件中,都可以清楚看到教义是基督徒生活的根基。例如在帖撒罗尼迦前节中,使徒保罗就给了我们一个他所传信息的总纲。保罗在帖撒罗尼迦,腓立比以及各处所传的信息,可以说使当日的世界天翻地覆。保罗所传的信息是什么呢?在他所传的信息中包括整个的神学系统。保罗说,“你们是怎样离弃偶像归向神,要服事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儿子从天降临,就是他从死里复活的那位救我们脱离将来忿怒的耶稣。”(帖前l:9-10)根据保罗所传的基督教的教义,它并非是在得救以后产生出来的基督徒经验的表白,乃是基督徒得救所必须的条件。根据保罗来说,基督徒的生活是以信息为基础的。

  我们考察最初耶路撒冷教会的情形也是如此,耶路撒冷教会根本也是属于教义的。保罗在哥林多前书中论到他从原始的耶路撒冷教会所领受的,给了我们一个归纳性的说明。他所领受的是什么?原始耶路撒冷教会所传给他的又是什么?那仅是一种劝勉吗?仅是生活计划的提供吗?在耶路撒冷最初的基督徒仅仅说:耶稣曾经度过一个高尚自我牺牲的生活,我们也受了他的感化,要像他那样的生活,并且呼求我们的听众和我们一同享受这样的生活吗?绝对不是的。请听那些初代基督徒所说的:基督按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死了,并且埋葬了,又照圣经所说第三天他复活了。”那不是劝勉,乃是事实的重述;那不是一个生活的方案,乃是一项教义。

  第二,基督教会根本上是不妥协的。原始的基督教会绝不容忍当时的宗教上的一夫多妻制,基督教会要求信徒完全对神敬虔与崇拜。人不能崇拜基督徒的上帝同时又拜别的假神。他不能接受基督所提供的救恩而同时承认为别人可能还有别的救法。那就是我们所说原初的基督教会根本上是不妥协的。

  第三,原始教会根本是属于伦理的。当日的宗教除了犹太人之外与善良绝对没有密切的关联。但原始的基督教会与这种非伦理的宗教无关。根据原始的基督教,上帝是圣洁的,不洁之物不能在神面前站立。耶稣基督在世上过了一个完全美善的生活,只有那些饥渴慕义的人才能属于他。当然这并不是说基督徒是完全的,他们只是靠赖救主基督的功劳才能站立在神面前,并不是靠赖他们自己的功劳,但是他们得救是要成为圣洁,而在今世生活中也必须表现出圣洁。一个人说他得救了而又继续在罪中生活,根据原始教会来说,不拘他对基督有什么样的信仰,他也是一个假牌货。

  原始基督教的特征在基督教会长期的历史中从未完全丧失。可是,这些特征必须在教会内外去抵抗仇敌而自卫。这个冲突在使徒时代已经开始了。在新约教会中是不能够避免冲突的,一个人不能只宣传真理而不去攻击错谬。在第二世纪还有一个冲突发生那就是抵抗诺斯底派的教训,另外尚有—个冲突就是奥古斯丁在基督徒对罪的看法上,抵抗伯拉纠派的主张。(注一)

  在中世纪的末叶,基督教似乎终于战败了——似乎最终教会要与世浮沉了。当马丁路德去到罗马的时候,异教主义已在控制一切。但圣经已被发现。九十五条抗议文已经钉在韦敦堡教堂的大门上,加尔文约翰已经写下了他的《基督教要义》,在罗马教会中有反宗教改革的运动。于是基督教会的基本的性格得以保存。宗教改革运动正如原始基督教一样,根本是教义的、不妥协的、伦理的。宗教改革在抵抗势力的面前保守了这些特性。她宣布了圣经中的信息,就是唯一的得救之法。

  基督教会在现今时代中又面临一个冲突。正如以前的冲突一样,这个冲突并不是基督教两个方式之间的冲突,乃是基督教与另一个宗教之间的冲突。然而,这项冲突正在教会中进行着。非基督教的势力引用基督教的名词企图控制教会的组织。

  对基督教的现代攻击曾采取了许多不同的方式,但不拘在什么地方它在本质上都是相同的。有的时候它公开的表示自然主义的态度,否认基本神迹的历史性,即如耶稣基督的复活。有时它攻击基督教信息的必要性。严格说来,攻击信息的必要性,就是攻击该信息的真理,因为信息的必要性乃是信息本身的中心。往往它对基督教的攻击完全是出自实用主义的怀疑论,这种攻击说基督教是生活而非教义,教义是基督徒经验的表词。一项教义可以表白基督徒在此一世纪的经验,在未来的世纪中可能同样表白一个相反的教义。当然这不仅是说这一项或那一项的真理受到攻击,乃是说真理本身受到了攻击。这样一来我们根本就得不到什么真理了。

  这实用主义怀疑论,这人类自足的乐观宗教,今天已经取代了救赎的宗教,这救赎的宗教就是基督教,她的教义就是神的超越,人类失丧罪中的绝望,以及神在耶稣基督降世受死与复活中的伟大的救赎作为,神彰显了他奇妙的恩典。教会中大多数的人以及许多个别的教会团体都是真正的基督徒。但是有许多教会的中心组织在各方面已经逐渐的停止了对基督教义的宣扬,并且已经成为一个虚伪宗教宣传的代理者,这个虚伪的宗教是根本与基督教相反的。

  当我们说到基督教会在现今世代中的责任的时候,我们乃是说到真正基督教会的责任。现存的教会组织在世界中或许有些用途,但是她的功能绝不是真正基督教会的功能。问题是有少数的人在控制着教会的组织。教会的存在大部分是基于信条的,根据他们的信条,在过去他们才邀请人予以支持。可是,教会的中心组织已经悄悄的把这些信条推到背后,而从事其他的活动或与教义无关的宣传。从世界的眼光来看,他们这样做或许有些成就。但一般说来,他们所站的错误立场已经干犯了教会最高尚的目的。

  有些现存的抗罗宗教会组织(有几个显著的例外),在真基督徒之前被认为必须经过根本的改革。与这些组织不同的真正基督教会的功能又是什么呢?

  第一,真正的基督教会在根本上说来总是属于教义的。她绝不引用实用主义怀疑论的暗语,它绝不说教义是经验的表词,它绝不把凡是有用的就当作是真实的,乃以真理当作生活中一切追求的根基。真教会对于变幻无常的人类意见,对有关现代人生意义的失望,都给予清晰与迫切的信息,那信息是在圣经中。圣经并非包含人类宗教经验的记录,圣经乃是从神启示而来的记录。

  第二,真正的基督教会根本是不妥协的。可是在这一点上需要解释。教会的偏执并不包括任何与自由的冲突,相反的,乃是保守自由。在民事的与宗教的自由中,最重要的因素之一就是自动参与的权利,教会是一个自动参与的会社,没有人被强迫做一个教会的会友,也没有人被强迫做该会的代表。基于同样理由,我们反对教会联合,我们反对现在所梦想的一元化的教会组织,把整个的抗罗宗教会置于几个委员会的管制之下。如果这个梦想实现,那就是一个不可容忍的教会专政。那也意味着真教会联合的死亡。

  但是我们所说真正基督教会根本上是不妥协的,我们只是说教会必须主张她的信息的绝对排他性与普遍性。教会所提供的耶稣基督的福音不仅为一项救法,乃是唯一的救法。那就是说基督教会绝对不能以其他宗教信仰在人得救上主张殊途同归。真正基督教会主张异教徒必须改宗归向基督。教会的呼召是普遍性的,并且承认没有任何人是例外的,众人都失丧在罪中,若不借着福音中所阐明的救法,就没有一个人能得救。人们不欢迎基督教的地方就在这里,但这也是她的光荣与能力。一个容忍其他宗教的基督教,根本就不是基督教。

  第三,真基督教会在根本上是伦理的。所谓教会是属乎伦理的并不是说她希望在凡事上都体贴人的意思,也并不是说她认为本身是完全的,虽然这教会的信徒都已经靠着神的恩典得蒙救赎。乃是说这真教会在另外的一个世界中怀抱着希望与真正的善良,甚至现今可以显示新生命的开端,这新生命就是神的恩赐。

  这新生命要在爱心上有所表现。毫无问题的,这爱要向众人,不拘是否是基督徒,扬溢出来。这新生命要把许多的福益提供给人,不像那位祭司利未人一样,看见有人在急难中,冷冰冰的从旁边走过去。但真教会也不以满足人的肉身需要为满足,乃是在各处,把所有的人,(不论尊卑、富贫、智愚)带进信心之家的温暖与喜乐中。

  有些事情是你不能从这真基督教会有所期待的。第一,你不能期待这个教会与任何作基督教的宗教合作,或参与非基督教的伦理的文化活动。有人说为要建立人的品格,应当研究圣经。真基督教会是不参与这项计划的。一个若不接受圣经中所宣布的借着神儿子的伟大救赎,而仅根据人类经验来建设品格,则可能是品格的毁灭。这种思想与圣经中的罪观是相对立的,圣经中的罪观是所有基督徒信念及基督徒生活的根基。

  圣经的中心就是救赎,只以圣经为建立人格的凭借是靠不住的,以此为标榜的宗教也是虚伪的宗教,以人类经验为基础而非以神的律法为基础的道德不是真道德,真正基督教会反对这种宗教教育与品格建立的方案。我们要按照神的话来教育儿女,同时要劝勉其他的父母相信基督,并用同样的方法来教养他们的子女。

  第二,你不能期待真基督教会就有关当时政治的与社会的问题作正式的宣布,教会的功能完全是另外一件事,她用以抵抗罪恶的武器是属灵的而非属肉体的,教会的使命就是宣传基督的福音。

  此外,还有些事情你能够期待真基督教会做到的,如果你对世上所谓的善良不满足,如果你感觉到心中有罪,饥渴慕义。如果这世界不能满足你的心,并且你想寻求一位真活神,那么你就应该转向耶稣基督的教会。这个教会在今日往往不易分辨,因为有许多假伪的教会,鱼目混珠。真教会往往未能以强大的组织以及壮观的人数来表现她自己,她总是隐藏在这里或那里,以个别会所的姿态单独出现,拒绝集权中央的教会组织,这真教会有大小不同的团体,这些人就是脱离罪恶得蒙救赎的天国子民,不拘你在哪里找到这个教会,你一定要归向这耶稣基督的真教会,为求得从神来的信息。你必需要听从这信息,如果你听从并留心这信息,你就拥有了这世上最大的财富。

  不要以为假如你听从了这信息,你就对社会的问题漠不关心,不要以为你成了天国的子民,你就不配来解决这世界的难题。你以为接纳了基督教的信息就会拦阻社会的进步吗?绝不是的。那些只把这个世界当作他们希求对象的人是永远也不能解决这世界的难题的。如果你想这个世界只此而已,这世界永远也不会变好。为要推动这个世界,你必须在世界以外有一个站脚处。

  这就是我们对目前问题的答案,教会在现今世代中的责任,正像她在每一个世代中的责任一样。她见证这个世界已经丧失在罪中,人的生命也可以说人类历史的期限,在永世的深海中乃是一个极渺小的海岛。有一位奥妙的、圣洁的真活神,就是宇宙万物的创造主宰,他托住万有,他是无限的,在万有之外,他借着他的话将自己启示给我们,他愿意借着主耶稣基督叫我们与他自己有交通,为个人为国家,除此以外并无救法,但这救法是充份的,是白白的,不用付任何代价,任何人有了这救法就是获得了宝藏,不但他自己获得这宝藏,连那些听他见证的人也照样可以获得这宝藏,这宝藏是世上的万国,甚至连天上的众星的光彩也不能与之比拟的。

  有人说这信息是不时髦的,是不能兑现的。但它却是基督教会的信息,忽视它你就要灭亡,听从它就得生命。

注一:伯拉纠派乃是异端,为第四世纪英国的修道士伯拉纠所倡导该派否认原罪与完全堕落的教义,并主张人得救不是靠神主权的恩典,乃凭自己的自由意志。(人得救不是出于神,乃是出于自己。)这古老的异端又被上了现代的法衣——即阿民念派的异端。

  (摘自作者《福音讲道集》)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