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7,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講道的人必須是個嚴肅的人

——摘錄自鍾馬田(Martyn Lloyd-Jones)著,夏蔚譯,《講道與講道的人》(麥種,2015年4月),第五章

       下一個要素就是嚴肅性。講道的人必須是個嚴肅的人,他絕不能讓人覺得講道是一件輕鬆、膚淺、平庸的事。我在此只略微提一下,稍後我會有更多的闡述。現在我籠統地提出,一個講道的人必須使人感到,他所做之事的嚴肅性超越任何人所能考慮到的事情。

       他究竟在此做什麼?他乃是從神而來向他們說話,在向他們講述神,講述人的境況以及他們靈魂的狀態:

       他告訴他們,他們天生就處在神的憤怒之中。
       「本為可怒之子,和別人一樣」。
       他們的生活方式得罪了神,要受到神的審判,
       並且警告他們那擺在他們前面的、可怕的、永遠的結局。
       無論如何,所有講道的人都要認識到今生的生命轉瞬即逝。
       全世界的人都忙於自己的工作和事務,沉浸在享樂與虛榮之中,
       他們從未停下腳步,思索生命的短暫。

這就意味著,講道的人始終應該營造並傳達一種印象,讓人們知道講臺上正在進行的事情是多麼的嚴肅。你記得理查.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的著名格言:

       我講道,好似再無機會講道
       好似一個垂死之人向一群垂死之人講
       I preached as never sure to preach again,
       and as a dying man to dying men.

       我認為,這再恰當不過了。你還記得十九世紀蘇格蘭那位聖潔的麥其尼(Robert Murray McCheyne)吧。據說,他走上講臺之時,甚至還未發一言,人們就開始默默哭泣。這是為甚麼?就是因為他具有這種嚴肅性。人們一見到他就能感受到,他從神而來,要向他們傳講神的信息。所以,他還未開口,就產生了此番效果。忘記這一點,對我們自己有害,對聽眾也損失慘重。

       接下來要說的事情,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糾正——或者,與其說是糾正,不如說是防範——人們對我在此講述的觀點的曲解。我指的是「活潑」的因素。這裏所強調的嚴肅,並不意味著陰沉。嚴肅不是悲傷、不是病態。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區分。講道的人必須充滿活力,你完全可以既充滿活力又嚴肅認真。

       讓我換種方式來說。講道的人絕對不要沉悶,不要枯燥乏味,他不應該是所謂的「陰沉」的人。我之所以強調這幾點,是因為人們常常告知我這些,讓我很是憂心。我隸屬於改革宗傳統,並且最近四十年該傳統在英國的復興多少跟我有些關係。因此,當教會的人不時跑來跟我說,年輕的改革宗都是好人,他們無疑讀過很多書,也非常有學識,但是他們是十分乏味無趣的講道者,這讓我感到擔憂。跟我說這話的人,自身也持改革宗的立場。這對我來說是很嚴重的問題。沉悶乏味的講道者,有一些根本上的錯誤。一個人在處理這些事情的時候怎麼會乏味呢?我想說,一個「沉悶的講道者」,這本身就是個矛盾用語。如果他很沉悶,那麼他就不是一位講道的人。他也許站在講臺上講話,但是他肯定不是講道的人。有了聖經的宏偉主題和信息,是不可能沉悶的。這是宇宙中最引人入勝、最激動人心、最扣人心弦的主題。用很沉悶的方式將其呈現出來,這真的使我懷疑,造成這種沉悶的人,是否從未真正理解他們自稱相信並提倡的教義。我們的所作所為,常常顯示出我們的所是。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