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8, 2018 - Notes    No Comments

神何以用慕迪

by R. A. Torrey 叨雷

       在八十六年前(一八三七年二月五日),美國北田一個窮苦的農家裏,生了一個小孩;這個小孩子長大的時候,卻成了那個世紀中最偉大的人物;他的名字,就是「慕迪」 (Dwight L.Moody)!

我們很多有名的大將軍、政治家、文學家,以及一切的科學家;但他們的工作,與他們的生命一同止息;我們再不能得著他們的幫助。惟獨慕迪的工作是沒有止息;他的影響仍舊留在人間;近來自美洲擴大至全世界;各國的人都因著他得著屬靈的供應。我相信他的工作,還將繼續存到永遠。

現在我要說:「神何以用慕迪。」因我想這是值得我們注意的。我不是要誇獎「慕迪」,乃是那榮耀的神怎樣愛他、用他;主耶穌怎樣為他死、為他復活,來救贖他;聖靈怎樣在他裏面運行,使他得著屬靈的能力。我深信當日用慕迪的神,今日也能用我們,若我們肯照慕迪所行的去行!

慕迪所以被主大用,最基本的秘訣,是在於詩篇第六十二篇11節:「神說了一次、兩次,我都聽見,就是「能力都屬乎神」。」按我所知道的,他得力的秘訣,是在於此。能力的源頭不是出於慕迪;也不是出於芬尼(C.G.Finney),或是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和其他為主所大用的基督徒。感謝神!我很喜樂,因為能力是出乎神;慕迪所有的力量,也是從祂而來的。

神將能力賜給人,不是隨便的。雖然祂能照著祂所歡喜的去作,祂歡喜誰,就賜給誰;但祂也必看接受的人,能否遵行祂的條件。而這些條件都明明記在聖經裏。感謝神!慕迪遵行了,神就把能力賜給他,使他成為那世代中,最有能力的傳道人。

慕迪所遵行的條件是甚麼呢?按我所認識的,在他的生命中,有七個特點,所以他配被神大大的使用。


一.是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

慕迪為神所用的第一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他的身體共有二百八十磅,每磅他都獻給神!他所有的,和他所行的,也都是屬乎主。這不是說,慕迪是一個完全人。我若認真的察看他的生命,至少也能找出不少的罪來。世上實在沒有一個是完全人,我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但完全屬神的人,就是不求自己的意思,只求神的旨意;完全順服祂,並且為祂的緣故,不顧一切的人;我卻已經看見了。然而,他們也有不純全的地方。
在慕迪晚年的時候,與我是最接近,我想他心裏的事,差不多全都告訴了我。我相信有些事,他只告訴我而不向第二個人說的。我知道他的短處;然而,我曉得他是一個完全屬神的人。

我在芝加哥城第一個月的時候,與慕迪交通一件事,意見不合。慕迪便頂溫和、頂坦白的,對我說:「叨雷!即便神若要我從一這窗口跳下,我也要順服祂!」我相信,他是會跳下去的。無論神要他作甚麼,他所曉得的,他都會作。他實在是完全屬主的,沒有為自己再保留一點!

亨利(Henry Varley)是慕迪早年最親密的弟兄。他常引慕迪的話語:「我們知道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神要如何用他! 」亨利說這話的時候,慕迪便說:「我要作那一個人!」我想,我們現在不用等著看神如何用那完全順服祂的人,我們在慕迪身上,就可以看見了。若你和我要給神用,就要像慕迪一樣;我們必須要把我們自己,和一切屬自己的,都要完全交在神的手裏,任憑祂怎樣使用我們,獨一遵行祂一切的吩咐。

現今在主的工廠中,有許多僕人和使女;聰明的、有學問的、離棄罪惡的,和甘心棄絕一切的,這實在不少。只因對於主沒有「完全的降服」,就沒有得著「完全的能力」!我們要作一個完全順服神的人麼?


二.是一個真正禱告的人

慕迪得能力的第二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真正禱告的人。我常聽見人說:「我曾走了數十里的路,為著去看慕迪和聽他講道;他實在是一個有能力的傳道人。」我也承認這句話,因他實在是我所曉得的,一個大有能力的傳道人。

我們有機會能聽他講道,實在是有福的。我和他配搭事奉多時,我能作見證,他的禱告比他的講道更有能力!多少的時候,當他遇見難處,好像是無法解決的,但他曉得如何勝過難處;他靈裏深信:「在神沒有難成的事!」他相信禱告,可以成就一切神所能成的!

每次他要出去為神作工的時候,他常寫信給我說:「我要到某處作工,由某日起,請你和你的學生,為我禁食禱告一天。」我接到了他的信,就在課堂裏報告說:「慕迪請我為他禁食禱告一天;使我們自己和他的工作,都可蒙著主的恩典。」有時因著他的請求,我們禱告直至深夜三、四點,或一直到天亮不止。我認識了許多的人,都是因著那幾次的禱告而悔改的,他們生命大大改變,且到處為主作工了!

有一日,慕迪特到我家裏,請我和他一同出外跑馬車。我們是向拉不爾地方跑去。在車上,我們交通到許多重大的和艱難的事,就是關於主工的事;那些難處,是我們所想不到的。我們正在交通的時候,忽然下起大雨來,慕迪就把馬車驅到可避雨的地方,使馬躲避風雨;既安頓好了,他就對我說:「叨雷!我們一同來禱告。」我就先禱告,我禱告完了,他仍不住地禱告。

弟兄阿,我巴不得你們能聽見他的禱告!那樣的簡單,有信心的、有能力的,和直接向主的禱告,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雨停了,我們就回家去。我們所交通的難處,都已一一的被我們勝過了!我們學校的工作,以及其他的工作都得著順利的進行,並沒有甚麼難處,一直到今天。

我們還在路上的時候,慕迪對我說:「叨雷!任別人來譏笑議論我們,我們只要持定神所託付我們的工作,至死忠心,把一切難處交托神。」

有一次在芝加哥,慕迪對我說:「我今日計畫在北田並這裏的工作,應需款兩萬元,沒有兩萬元我們不能繼續進行。我定意靠著禱告,仰望神,求神供給。」他沒有將他的需要告訴別人;就是無錢付這數目的人,他也不告訴。惟獨的仰望神說:「我的工作上需款兩萬元,求主把這款給我;還要求主,使我曉得這款是從你那裏來的呢!」

感謝主!神到底聽了他的禱告,那錢的來歷,使他明白真是神所預備的。我可以說,慕迪真是一個相信禱告的人。他不但在知識上是這樣相信,在經歷上他同樣是有實際的經歷的。他是凡事藉著禱告,來應付每一種難處;凡事藉著禱告來擔當每一件工作;除神以外,他無別的倚靠!


三.是一個勤讀聖經且切實遵行的人

慕迪得能力的第三個秘訣,因為他是勤讀聖經且切實遵行的人。現在各處地方的人,多說慕迪不是一個讀書的人;但我說,他實在是一個讀書的人。他沒有讀過「心理學」,也沒有讀過「人類學」,就是「人類學」這名詞,他也不曉得;至於「生理學」、「哲學」、以及各種的科學,他也都不懂得的;甚至現今所謂的「神學」,他也沒有讀過。但他卻讀過一本書,就是「聖經」!那本的聖書,比全世界的書還要寶貴。我相信他平生必清早起來虔讀聖經,至死也沒有改變!他每天早上起來的時候,是約在四點鐘的前後,一起床不作別的事,就讀聖經。

有一次,他對我說:「我必須在人還沒有起床的時候,先起床;然後我所讀的,才能精透。」他讀聖經的地方,在於家中安靜的房子裏。在那裏他關上門,獨與他的主和他的聖經相對。

有一次,我任萬國工人靈修會主席的時候,接到慕迪的信,叫我在聚會後到北田去。那時,我已負責辦理聖經學院院長的事。我去北田的那一天,慕迪就請了許多黑門學院的教員,和北田聖經學院的教員,到他家裏與我交通各學院的事。一直講到深夜,待各人散去以後,慕迪還和我解決幾個問題。當夜我就睡在他家裏,那是我第一次在他家裏過夜。

到睡的時候,當然不止是深夜了!第二天清早五點鐘,我聽見房門外有叩門的聲音,說:「叨雷!你起床否?我要與你出去。」我通常是沒有那麼早起來的,但不過那日我起得特別早。後來我才曉得,慕迪在兩個鐘頭前,已經起來在他的房子裏讀經禱告了!這事真的深深感動我,使我永遠也不會忘記。

現今的傳道人,想要得著講道的能力,卻把神的聖書忽略了,如何能得著能力呢?就是讀了許多屬靈的書,參加了許多名人的聚會,或禱告終夜,以求屬靈的能力,卻沒有常常虔讀聖經,你就不能得著那能力!就是得著了,若不讀經,也不能長久的。因為聖經是神傳遞屬靈能力的器皿;祂的能力,是因著祂的話來賜給人的。

可惜現今一百個基督徒當中,有九十九個沒有天天真實的讀經。他們乃是把讀經的事,當作兒戲!所以一百個的基督徒當中,九十九個在生命和工作上,本當可以剛強的,卻變成軟弱的了!
慕迪每次傳道,能使許多人來聽,大半也是因為他對於聖經有徹底的認識,且有實際的經歷。

一八九三年十月,芝加哥有一大紀念日,叫做「芝加哥日」,那日所有芝加哥的戲院,都停演一天。因為所有芝加哥人,都要到世界公賣場去。但慕迪吩咐我說:「叨雷!為我租了中央音樂院,並通告各處,那天上午九時直至下午六時,我們要在那裏聚會。」我便驚疑的回答說:「那天我們從哪裏得人呢?因為全城的人,都要到世界公賣場去,戲院都不敢開門,沒有人要到城這裏來的!」慕迪說:「你照我所說的去作吧!」因此,我就租定了那個音樂院,並遍發聚會的通告;但是,我的心還是掛慮有沒有人來。

「芝加哥日」到了,按著秩序單,我要在午時的佈道會裏講道,只因許多手續還沒有辦妥,遲至快要到午刻的時候,才赴會。我想人數是不會多的,進入會場時必然十分方便,哪知會場的前廊以及廊階,都滿了人;會場裏面更不必說了!我那時無門可入,若不是從窗口進去,他們將坐到午刻還是沒有講員!這無他,因為他們曉得,慕迪雖然沒有讀過科學以及一切人的學理,然而卻對於聖經十分熟識,所以他們都喜歡聽他講道。

一次,芝加哥所有的傳道人,派我去請慕迪來芝加哥聚會,那是慕迪一生最後一次到芝加哥。慕迪對我說:「你若能把芝加哥城的演講廳租來為聚會的地方,並通告從禮拜一起,一直到禮拜六,每天上午十時至下午三時,為聚會時間,我就應許你去。」我說:「慕迪!你曉得芝加哥是一大商埠,除禮拜日以外,沒有人能於上午十時至下午三時出來的;你能不能改在晚上,並且是禮拜日聚會麼?」他說:「不行,我若改在晚上及禮拜日聚會,對於城裏各禮拜堂平常的聚會,是有妨礙的!」

於是我回到芝加哥,把大演講廳租來,那是城中最大的會場,可容納七千餘人,併發通告給各處的人,按時來赴會。通告一發,反對的函件便陸續寄來;那大商家姓薛的來信說:「叨雷先生!你曉得那些商人都是喜歡聽慕迪講道的,但我們在上午十時至下午三時,哪裏走得開呢?請你改在晚上好麼?」同樣的信,我收到了許多!不得已又和慕迪交通一下,但慕迪說:「你還是照著我所說的去作吧!」

聚會的頭一天上午,我提早半點鐘赴會;但我還是擔憂有沒有人來;哪知道演講廳的門口,以及附近的馬路上,已有許多人站著等候開門了,除電車路外,均都被人塞住。我走到後門,後門口也為人所塞滿,幾乎無路可通。

等到聚會的時候,場外人數與場內是相等的。我們就請了二十個的警員來維持門口秩序,因為人數實在很多,警員幾乎也站立不穩。我想世上再沒有第二個人,在那樣的時間內,能吸引這麼多的人來聚會!這是因為慕迪只認識聖經。這個滅亡的世界所饑渴的,就是神自己的話;所以那些熟練聖經的人,是為世人所喜愛的!

當世界公賣場在芝加哥開幕的時候,也沒有人能吸引人來聚會,如像慕迪那樣多。照著報紙上所記的,當時的人說:「這次的聚會,可算為一次最大的聚會。」

有一才學兼有的人,被請為講員,那個機會,是他一生中最難得的;於是,就先期預備一個動人的講題,叫作「舊道學的新講解」。他預備的時候,必十分小心;預備好了,就送給他最知己、最有學問的弟兄看。弟兄為他修改一點;於是他照弟兄所改的,重新抄過,又送給他人看;前後更改共三次之多;在他看來是完全了。日期到了,他就上芝加哥去;他講道的時候,是禮拜六上午十一時,他預先站在門口,等候人入場。等到鐘鳴十一時,他的會場中,只有十一位婦女和兩個男人!

但慕迪的聚會,無論何時,芝加哥沒有一個聚會的地方,能容得下他的會眾!所以,弟兄姊妹們!你們若要多人來聽道,並使他們因所聽的道得著益處,你們務要虔讀聖經、傳聖經、和教聖經;因為惟獨聖經是神所默示的;出於神的話,沒有一句不是帶著能力的!


四.是一個謙卑的人

神多年用慕迪的第四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謙卑的人。我想在我生平所認識的人中間,他是謙卑的!他常引別人的話說:「有信心的人,是得福最多的人;有愛心的人,是施福最多的人;但謙卑的人,是蒙神保守最多的人!」他自己是一個謙卑的人,所以,他能保守他所得著的人!

我記得,他常常看別人比自己強。每逢聚會,他常請我們這些年青的人,坐在講臺上,他自己在台前講道,並用他的指頭,指著我們說:「在我後頭來的,有比我更有用的人!」我不曉得他怎能相信這事,但他確實的相信了,他的後輩要比他自己有用,沒有一點的虛假。他心裏實在輕看自己,重看別人!他實在相信,神要用別人,過於用他自己!

他常喜歡隱藏自己,讓別人前進。每次在北田聚會,他總要請他的同工:如慕安得烈、麥顧烈高、摩根等講道;他自己在後頭幫忙。我們若要請他講道,只得在大會中報告說:「下次我們請慕迪講道。」這樣,使他難於推辭。他自己實在願意作隱藏的事奉!

現今有多少的人,就學問才幹而論,實是教會的盼望;神也曾大大使用他;後來卻因他自高自大,墜入魔鬼的網羅,變成無用的人了!四十餘年以來,我已經見過許多這樣的人了。當初人們都看他們為不可多得的人才,如今已寂寞無聲,被神棄絕了!你們應當曉得,當他們自高自大,以不可多得的人才自居的時候,神就不能不棄絕他們!

我記得有一個人,從前在一大會裏與我同工,工作的結果頂好,人都看重他。一日我與他同行,他就對我說:「叨雷!我們兩個人,都是教會中不可少的人!」我回答說:「約翰!你這樣說,使我心裏十分憂愁難過,因我在聖經裏,見過多少人,被神重用以後,因以自己為要緊的人物,便被神棄絕了!」自從那個時候開始,神再沒有用這個人了,我想他還在世上,但世人沒有聽見他的名字!

神何以用慕迪,過於其他與慕迪同時的人;但他沒有一點「不與人同」的態度!有一天,他對我說:「紐約有一個傳道人,現在死了;他作了一件頂愚拙的事。我想像他那樣聰明,是不應當這樣作事的;就是一次我聚會完了,他來對我說:「少年人阿!你今天晚上所講的道,十分超絕!」他的話幾乎使我的頭,從前面轉到背後去!」

但感謝主!慕迪的心絕不動搖;就是當英格蘭、愛爾蘭,及蘇格蘭所有的會督、牧師,都要跟隨他的時候,他仍然絲毫無所動。他常俯伏在神的腳前,承認自己不過是一個無用的人,且求神使他謙卑,不叫他自滿!神實在是聽了他的禱告。

所以,我所親愛的弟兄姊妹!特別是年青的人,要注意你們的前頭,有一個魔鬼最惡毒的網羅。現時神才用你們,人都指著你們說:「這個青年所得的恩賜,是何等寶貴呢!他的能力,又是何等的大呢!」你們切要俯伏在神面前自卑;因為魔鬼若不能使你們灰心,就要用牠更厲害的詭計,在你們的耳邊說:「你是現今世代最難得的傳道人,可比當時的慕迪。」你們若接受了牠的話,你們就墮落了!

在基督工人的歷史上,都充滿了失敗的故事;起初的時候,個個都是得勝有餘的健將,但後來卻上了魔鬼的當,就一敗塗地了!因此,我們不可不認識仇敵的詭計!


五.是一個不愛錢財的人

慕迪所以得著能力,且長久為神所用的第五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不愛錢財的人。若是他要作一個財主,這是很容易的事;但錢財在他身上,是沒有力量的;他曾為主的工作積聚鉅款,但為自己的緣故,他卻不願積財。

萬國公賣場開幕的時候,他售佈道詩所得之款,約有一百萬元。但他未曾收入一文;這詩是他負責出版的,印詩歌費用完全是他自己付的。起初是孫蓋有幾首詩歌,慕迪就帶到英國去印,但英國印書公司卻不肯承印,是因為有一個名叫「腓力」的,才出版一本詩歌,不甚暢銷。慕迪就把自己的錢貼上,使詩本的價目格外便宜,詩歌就此印好了,出售極多,得利甚厚。照理所得的利,他是可以接受的;但他不肯接受,所以許多人就對他說:「這些錢實在是屬你的。」

他始終推辭,當時芝加哥的禮拜堂(就是慕迪會幕)才立好根基,因款不夠,還未竣工。那會計福倫弟兄(Fleming H.Revell)提議,把這款歸為蓋禮拜堂之用,於是這款才有所歸!此後,慕迪還收到各地來款甚多,他一一交出,由眾人決定歸何種聖工之用。

慕迪晚年的時候,在某城裏聚會,有人在聚會中報告說:「慕迪!無論何錢,他都不肯接受。」這實在他的開銷,一部分是由聚會時得來的。當此光景,他就一言不說,且要自備旅費。但還有別的,就是那城裏有一個傳道人在報紙上說:「慕迪要求了他們巨額的款項!」我深信這是一個憑空的故事,完全虛妄的。幾百萬元的款項,曾托在慕迪的手中,卻沒有停滯在他的手裏!

這也是許多傳道人失敗的因由,以致他們的工作如船破一樣;不但使佈道的工作失去了見證,並使後來的傳道人,也受虧損!

有一個可靠的執事,同我談起有一個傳道人,他到了某城裏聚會,所有的費用是由五十三個公會供給的,那個執事就是當時的會計。這個傳道人,在他應得的款以外,還要設法為自己捐款,會計不得已,要求辭職。後來因為省事的緣故,勉強辦下去。聚會結果,只有二十四個人立志歸主。那五十三個公會的委辦,就聯函對這傳道人說:「我們從今以後,永遠在傳道事上與你無往來;且要通告各地的教會,一同抵制你傳道的方法!」這事我們應當引作為鑒戒!


六.是一個愛人靈魂的人

神何以用慕迪的第六個秘訣,因為他是一個愛人靈魂的人。自從他自己得救以後,他就立志每日至少要對一個人傳福音。他若一日不傳福音,就好似一天二十四小時空過了!他平日很忙,有時上床安睡的時候,才記得他所立的志願;他必得再起來,穿好衣服,走到大街上去,使人曉得人的需要和救主的救恩。

一天晚上,他很遲才回來,因為仍沒有向人傳過福音,便對自己說:「一天空過了,我還沒有向一個人傳過福音;現在已經遲了,到哪裏去找人呢!」但他仍然走到街上去;遇見一個人站在路燈底下,慕迪素不認識他,他卻認識慕迪。慕迪問他說:「你是基督徒麼?」那個人回答說:「你太魯莽了!這與你有何相干呢?你若不是傳道人,我要把你輥在泥溝裏去了!」慕迪繼續說幾句懇切的話,就回家去了。

第二天,那個人把這事告訴慕迪的朋友說:「你的朋友慕迪,在北方作工,不但無益,而且有害;他是有熱心,卻是沒有智慧的;我與他素不相識,他竟問我是否是基督徒,我極不悅。所以對他說:這是與他無關的,他那樣的傳道,實在無益。」

慕迪的朋友聽見這話,便請了慕迪來說:「慕迪,你所作的,不但無益,而且有害;你有熱心,卻沒有智慧;昨晚在街上你得罪了我的朋友!你與他素不相識,竟問他是否是基督徒;他說:若你不是傳道人,他就要把你輥到泥溝裏去了!」慕迪頓覺不安,不曉得他所作的是否無益,而且有害。 .

但此後幾個禮拜,晚上的時候,慕迪已得安睡了,忽然聽見叩門的聲音,來勢甚急。慕迪以為門口起火了,趕緊起來開門,那知叩門的人,就是那天晚上發怒的人!他說:「慕迪先生!自從你那天晚上和我說話以後,我沒有一個晚上是好睡的。所以我在這深夜裏來見你,請你告訴我,怎樣才可以得救。」慕迪便請他到房裏,把主的救恩告訴他,他就接受了耶穌作救主。

弟兄阿!有熱心而沒有智慧的,到底勝過那有智慧而沒有熱心和愛心的。多少的人明白聖經,充滿了種種的知識,坐著論斷別人,自己卻不去救人,全年難得引領一個人歸主,若與慕迪相比,你會有甚麼感覺呢?

還有一天晚上,慕迪在床上的時候,忽然記起,他當日仍沒有向人傳過福音,就立刻起來穿衣服,走到街上去。那時正下著大雨,慕迪站在門口,自己說:「雨這樣大,哪裏有人呢?」不久卻看見一個,帶著雨傘來,慕迪說:「可否容我到你的傘下避雨?」那個人表示歡迎,慕迪便問他說:「大風起的時候,你有躲避的地方麼?」於是就與他傳講耶穌。弟兄阿!我們若都充滿了愛人靈魂的靈,全國的人何難被神的能力復興呢!

有一天,慕迪與我同在芝加哥,那日就是夏禮遜.卡德被殺的第二日。許多人到城裏來看他的遺體,我們的車不能經過那放屍首的地方。慕迪說:「叨雷!這是甚麼緣故呢?」我說:「你不曉得麼?這些人要去看夏禮遜的遺體,所以把我們的車攔住了。」他說:「我們豈可讓這許多人走去,而不告訴他們主耶穌的救恩麼?你去把這對面的演講廳租來,我們今天要在那裏聚會。」那天,我們從九時起聚會,直到下午六時!

慕迪不但自己樂意事奉,也常常要別人一同配搭事奉。有一次,我在北田學院裏作工了一個月,北田河的兩岸,各有一所學院,過河要用船。一天他對我說:「叨雷!載你過河的那個船家,還沒有得救,你曉得麼?」他沒有叫我向他傳福音,但我懂得他的意思。後來,他聽見那個船家得救了,便非常的喜樂!

有一天,慕迪在芝加哥路上,問一個素不相識的人說:「先生!你是基督徒麼?」那人立刻回答說:「這不關你的事!」慕迪說:「這正關我的事!」那人後來說:「你必是慕迪! 」因為慕迪無論何時何地,一有機會,就必向人傳福音。芝加哥的人稱他為「瘋狂的慕迪」,所以許多人都認識他!

還有一次,慕迪乘火車赴洛杉磯。一到車上就和坐在他旁邊的人說:「火車到站的時候,我們都要去辦事,現在我們要談談耶穌。你得救了麼?」那人說:「沒有。」慕迪立刻把聖經拿出來,和他講論主耶穌的救恩。那人當日就接受了耶穌作救主!

威爾遜總統,有一天到理髮店裏理髮。他一進去,就覺得坐在他旁邊的人,是有高貴品格的!但不曉得他是誰,便留心聽他的言談。不久,聽見他和理髮師傳福音。那個人走了以後,威爾遜總統問理髮師說:「那個傳福音的是誰?」理髮師回答說:「他就是慕迪! 」威爾遜總統後來說:「那一天的光景和他所聽見的話,使他一生不忘! 」

又有一次,慕迪看見一個小女孩子,帶著一個桶,站在芝加哥的街邊。慕迪就請她來上主日學,她應許說下個禮拜天來。但到了禮拜天,她沒有來。慕迪就注意她。過了幾個禮拜,又看見她在街邊。慕迪又要去請她,她望見了,就轉身逃去。慕迪就在後頭趕著,她跑到下一條街,慕迪跟到下一條街;她跑到上一條街,慕迪跟到上一條街;後來她跑進一條巷裏,慕迪也跟到巷裏去;出巷後,她又跑過另一條街,慕迪也跟著她過另一條街;最後她跑入一間飯店裏,慕迪也跟到飯店裏去,終於那個小女孩無路可走,便伏在飯店後面的床底下;慕迪也到床底下,拉住她的腳,把她從床底下拉出來!那個女孩子,後來也被他引導而歸向基督!

原來她的母親,是一個寡婦;以前家裏的光景很好,後來因貧窮而衰落,逼不得已才到飯店裏工作。她有許多兒女,慕迪把她全家的人都一一引到主前。她的兒女中,有幾個且成了很愛主的基督徒呢。那從床底下被拉出來的女孩,後來嫁給教會裏一個很愛主的執事。

二、三年前,我在孟斐火車站買火車票的時候,有一個少年跟著我的後頭,問我說:「你是叨雷弟兄麼?」我說:「是的。」他說:「我是某某人。」原來就是那女孩的兒子,他也是在教會裏面工作的。所以慕迪那一天,不但拉了那個女孩從床底下出來,他實在拉了女孩一家的人同進神的國去!將來我們到天上去,我們還可以看見他們的後代子子孫孫得救,都是因著慕迪的「一拉」!

慕迪熱心傳道,不是單傳給他所要傳的人,他的愛心是沒有分別的,他是不偏看人的。上至君王,下至黑種無知的小孩子,在他看來,都是一樣!每次工作,他都是一樣的出力。我有一個朋友對我說:他聽見慕迪的名,是由於他的朋友「仁樂」。這位仁樂先生,有一次,看見慕迪在一個極卑陋黑暗的棚裏,左手拿蠟燭,右手拿聖經,膝上坐著一個黑種的男孩,正在教他認識聖經!

親愛的年青弟兄和一切同工的弟兄姊妹!我們若有這樣的愛,主的教會難道不復興麼?我盼望這樣愛人靈魂的靈,神今天就賜給我們,使我們甘心樂意為主到任何地方,去拯救人的靈魂!


七.是一個確實得著屬靈能力的人

神何以用慕迪的第七個秘訣,是因為他被聖靈充滿,真實得著了從上頭來的能力。對於他的經歷,是毫無疑問的。未得能力以前,他雖願意為主作工,但卻無果效。當時他所作的工,是靠著自己肉體的能力。

有兩個愛主的姊妹,常到他的聚會裏。一個是顧姑(Auntie Cook)一個是雪師母(Mrs.Snow),聚會完的時候,她們常對他說:「我們常為你禱告。」慕迪聽見她們這樣說,覺得奇怪,就問她們說:「妳們何以為我禱告呢?」那兩位愛主的姊妹回答說:「我們盼望你能得著從上頭來的能力!」慕迪反復思想,不曉得是甚麼意思。後來又問她們說:「妳們所說的,是甚麼意思呢?」於是,她們就告訴他聖靈充滿的事。慕迪從那日起,就為此事迫切禱告,並請她們跟他一起禱告。

顧姑有一天跟我說:「慕迪禱告的時候,非常懇切,他禱告的話,幾乎叫人不敢重述。」感謝主!神聽了他的禱告。有一天,他正要動身去英國,經過紐約的時候,神的能力就臨到他!他趕緊地跑到他的朋友家裏,向他朋友借了一間房子,就在那房子裏幾個小時親近主。聖靈充滿他的時候,是無限量的,他的靈裏非常喜樂,使他擔當不了,惟有求神停止祂的手。不然,恐伯他的肉體要死在那房子裏(慕迪不常以此事告訴人)。

此後,他就滿有能力,到英國倫敦的北方聚會,幾百人便得救進入了主的教會!(此事大半也是因著一個臥病基督徒的禱告!)慕迪一生的事奉,是由此作起點。

慕迪常常吩咐我說:「叨雷!我要你講「聖靈的浸」(注:此講題參晨星出版社《認識聖靈》(The Holy Spirit)叨雷著)。」我不曉得他多少次要我講這個題目了。有一次,我被請到紐約長老會去聚會(是慕迪介紹的,若不是他,他們必不請我),快要去的時候,慕迪特意到我家裏對我說:「叨雷!這個聚會是難得的機會,那個禮拜堂是用一百萬元建成的。你到那邊去的時候,我要你講的,就是「聖靈的浸」和「我信聖經為神的話的十個理由」(此講題參「拾珍選輯」(22)之《聖經證據論略》叨雷著)。」每次我要出外聚會以前,他總要到我家裏說同樣的話。有一天,我問他說:「慕迪弟兄!你想我只能講這兩個題目麼?」他說:「這個你不要問,你講這兩個題目就好了!」

有一次,在北田學院裏的幾個教員,不信基督徒個人受聖靈的浸的道理;他們信凡是基督徒,都已經受過聖靈的浸。慕迪有一天對我說:「叨雷!你晚上聚會以後,可否到我家裏來,同那幾個教員交通「聖靈的浸」?」我就立刻答應他。

但那天晚上我們交通了許久,他們還是不能與我們同一見解。他們回去了,慕迪就坐著深思了幾分鐘。以後又對我說:「他們是極難得的教員,在我們學院裏極有幫助;他們所需要的,就是「聖靈的浸」,為甚麼他們得不著呢?」可見慕迪何等注意「聖靈的浸」!

一八九四年七月八日,是我永遠不能忘記的日子;那一天是禮拜天,是北田學院學生靈修會的最後一天。慕迪請我在禮拜六晚上,和禮拜天上午講論「聖靈的浸」。我就先在禮拜六晚講「聖靈的浸」的大綱,禮拜天上午講「如何得聖靈的浸」。我講完的時候,是正午十二時,我就在會中報告說:「慕迪弟兄要我們下午三時,到山上去禱告,專求聖靈的浸;但你們若不能等到下午三時,你們現在就可以在你們的房間裏,或是其他安靜的地方,禱告親近主。午後三時,我們要先聚集在慕迪弟兄母親的家裏(那時他的母親還在),然後我們一同上山。」

那一天共有四百五十六人,因為慕迪把我們數過。到了山上,慕迪說:「你們學生要說甚麼話麼?」那時,我記得有七十五個人起來說:「慕迪弟兄!我們沒有等到下午三時,已經求主賜我們聖靈的浸。我們信我們已經得著了。」

他們說完以後,慕迪仍請學生跪下求聖靈充滿,如同使徒在五句節確實被充滿一樣。我們才跪下去,天色忽然變了,四面黑雲起來,大雨隨風而下;但我們的禱告,經過那天空的雲,直到神的面前!聖靈充滿我們,真如霖雨普降無異。

親愛的弟兄姊妹阿!是的,這正是你我今日所需要的!

 

留言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