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 2019 - Notes    No Comments

最沉重的打击—退出联会 (转摘)

“主耶稣,我感谢祢,
有祢,在黑暗的时候,不是最黑暗,
在贫穷的时候,还不是最贫穷,
在生病的时候,还不是最重病,
有祢,在黑夜的穹苍有星星,
在无助之时有良友,
在痛苦之时有安慰。”
— 司布真

1870年代,英国的浸信会,受到新派神学的侵蚀,信仰逐渐冷淡。组织虽然日益扩大,但掺入许多流行的理论与偏差的看法,不再以耶稣基督为永远的根基,偏离圣经。

1875年,司布真到普利茅斯参加“浸信会联会”(Baptist Union),他写道:“聚会时都在讨论芝麻小事,与救恩无关的看法。”

1878年,他去参加时才发现:“坚持圣经真理的传道人,都不在获邀名单之内,原来标榜神学看法宽广的人,在权力与组织上,排除异己,巩固一样看法的人。”

他向大会提出:“神学必须在主耶稣的宝血之下,否则再高明的论点,也不能事奉主。系统神学,必须以耶稣的十字架为骨干,否则都会散开。神学论点,必须以因信称义为核心,否则再多的看法,也不会被上帝称义。”

此言一出,激怒大会,主办人斥责司布真分裂浸信会的合一,是近代神学的绊脚石。为同在一个团体,必须合一。

司布真对控诉的回应:“合一很重要,但不能妥协真理。变相的合一,是要对方依附你。”

有人要他在联会里不要再提个人意见,才能巩固组织的影响力。

司布真回应:“合一是在耶稣基督的真理上,若非在真理上合一,合一没有意义。我坚持的合一,是上帝儿女在耶稣基督里的合一,不是与近代流行思潮合一。一个忠心事奉主的人,不能一脚在圣经,一脚在新派神学。我不能在罪上有份。”

Charles Spurgeon

留言 Comments